艄公爱煎鱼 发表于 2015-11-23 19:56:45

【原创】【all紫/主恭紫】会有半身替我爱你(游戏剧情扩写)

本帖最后由 艄公爱煎鱼 于 2015-11-27 20:55 编辑

因为玩的时间也挺长了,部分剧情已经模糊了,可能写起来比较混乱,请大家包涵,个人还是比较倾向于恭紫这个配对,但写着写着就刹不住车,把第一章大师兄暗恋的情节写得太详细了,真是感到尴尬(扶额)。
--------------------------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第一章:大师兄的暗恋

  修真门派天墉城最近出了一件事,那就是执剑长老的小徒弟百里屠苏把自个儿的大师兄陵越给打伤了,至于大师兄伤得严不严重,看执剑长老已经低到零下二十摄氏度的冰块脸就知道了。

  “徒儿该死,请师尊责罚!”

  陵越从昏迷中醒来之后不出意外地看见了那蓝衣白发之人站在自己的床前,在因为身上的疼痛而有片刻恍神之后,他慌忙挣扎着坐起身,不顾身体的虚弱和伤痛而要下床向对方请罪,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在发出一声干涩的痛叫之后,再次重重地跌回床上。

  “别乱动。”

  然后他并没有跌痛,而是落入了一双有力的臂膀之中,之后才被慢慢地放回床上,银白色的长发从他的头顶上方垂落下来,抚过他苍白的面颊,最后散落在他的衣襟上,陵越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抓,然而不知是身体的疼痛还是心中的敬畏,他终究没有动作。

  他的视线不自觉地向上扫去,不出意外地撞入了那双幽深如古井的黑眸之中,他的整个人似乎都陷进去了,离得这么近,他仿佛又嗅到了从对方身上传来的那股淡淡的如兰又似梅的清香,从衣裳间,发丝间,亦或是肌肤上透出来的,那是久违了的儿时的味道,令他如此地怀念。

  可随着年纪的增长,随着小师弟的到来,他已经失去了赖在师尊身边的资格,大师兄的身份注定他要变得成熟独立起来,不能再做出小孩一样的举动,包括不能向师尊撒娇,不能吃师弟的醋……

  “师尊……”他痴痴地看着,忘记了心里想好的请罪说辞,半晌才唤出一声,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紫胤望着大徒弟虚弱的面容,红到不自然的面颊,他的额头也是滚烫的,好像发着高烧一样,便知他是被焚寂的炎煞之气所伤。他不由蹙起雪白的眉,露出一丝忧虑,随即微微摇了摇头,知道眼下不是责怪徒弟的时候,而是伸手托住大徒弟的手腕,将自己体内的一股仙元缓缓输入对方的体内,替他暂时平息体内那股翻腾的煞气,让他感觉好受些。

  像是被什么心事蛊惑着,陵越不由自主地反手握住了那近在咫尺的白皙手肘,被自己的汗水濡湿的手心底下那份温凉细润的触感,鼓动着他的心跳,令他抓得越发紧了,似乎永远不想松手,可最终他又不得不放手。

  “师尊……不生弟子的气,不责备弟子吗?”等紫胤替他疗伤完毕,陵越终于低低出声,毕竟是他先挑衅屠苏在先,两人才会打起来,可自己身为大师兄却是技不如人,最终以被师弟打伤收场。

  “我是该罚你,”替徒弟疗伤告一段落,那一直默不作声的白发仙人终于出声了,他的声音也如他的面容般冷峻清洌,带着显而易见的愠怒,“你身为大师兄,不好好以身作则教导师弟,反而同门相斗,现在可好,一个重伤,一个煞气发作……”

  “你们两个都太不知轻重了。”说到最后,那白发仙人嘴角忽然溢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为他冷峻的面容添上了一分愁色,反倒显得不那么难以接近了。

  陵越不怕师尊责骂他,他最怕的是自己让师尊失望和伤心,身为执剑长老的大弟子,他告诉自己必须足够优秀出色,才能配得上这个身份,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期望,可眼下,他却让师尊对自己既失望又伤心。

  一时间陵越陷入了无限的后悔自责与自我厌恶之中,他低垂着头,嘴里重复着之前的那句话“徒儿该死”,此时再多的辩解都显得虚假而苍白无力,之后讷讷问道:“不知道屠苏师弟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事?”

  “煞气已经被压制住了,被我罚去净室面壁五天,抄写门规二十遍,好让他牢记这次的教训,你也一样!”蓝衣白发的仙人冷冷地说着,加重了语气,“等伤好以后就跟他一起去罚抄门规,我不会纵容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的。”

  “不过在这之前,你先好好养伤吧,你身上的煞气还没有完全清除,不要到处乱跑,更忌动武……”

  蓝色的修长身影已经悄然离去,然而石室中似乎还残留着那抹浮动的暗香,若隐若现,似乎一直弥漫在陵越的心头,虽然身影早已消失,可他却久久没有收回视线。师尊心里还是有我的,他这般想着,却又忽然自嘲着摇了摇头,师尊自然是关心他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然而即使师尊关心着自己,在他的心中师弟的份量终究还是要比自己重上一分。


你诱人的浅笑l 发表于 2015-11-23 22:58:39

终于有新文了,顶起!楼楼加油!

JJ不分叉 发表于 2015-11-24 21:55:42

嗷嗷有新文!Lz加油啊

我就是橙子 发表于 2015-11-25 01:20:49

嗷嗷嗷嗷,ALL紫,蹲坑,楼主加油(๑•́₃ •̀๑)

尧颜惑众 发表于 2015-11-25 15:12:44

新文,支持!我们是有多饥渴!

绫罗芸韵 发表于 2015-12-3 00:13:46

肉肉很香啊all紫最好不过苏苏爽了一回就嗝屁了好可惜

xzyxg 发表于 2015-12-3 22:04:33

All紫,期待下文,:lol

艄公爱煎鱼 发表于 2015-12-5 14:50:03

写文手残党好痛苦,不过自己开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
  第二章:艄公的阴谋/魇魅的侵袭

  紫胤真人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为两个徒儿操劳,既要为受伤卧床的大徒弟疗伤,又要为小徒弟压制失控的煞气,不可谓不焦头烂额,殊不知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等着他。

  夜色如墨,石室中寂寂无声,蓝衣白发的仙人盘坐在石床上运功打坐。紫胤觉得自己在做一个漫长而悠远的梦,自从数百年前成仙以来,他已经许久不曾做梦了,梦是如此地真实,梦中所涌现的俱是数百年前他曾亲身经历的悲欢离合,前尘旧事,难以忘却,又不愿想起,因此深埋于心底,此时成了妖邪入侵的最好切入点。

  因为连日操劳而略显疲惫的面孔不由浮现出一片凝重,雪白的双眉皱得越发紧了,然而他的双眼依旧紧闭着,整个人依旧保持着打坐的姿势,无法从噩梦中挣脱,对方似乎很好地洞察了他的弱点,趁着他虚弱的时刻侵入识海中,将他的元神禁锢在了梦境中。

  是谁?究竟是什么样的妖物,能够胆大到潜入天墉城作祟?

  “师尊!师尊!你没事吧?”

  正努力地与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抗衡着,猛然间听见自己的小徒弟急促而焦虑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响起,转瞬便近在耳畔,他心神不由一阵涣散,终于睁开了双眼,入目处是被聚光阵所散发的幽幽清光照亮的寂寂石室,一道修长的身影倏地出现在了他的跟前,遮挡住了聚光阵流泻出的清辉,将紫胤整个人包裹在一片阴影中。

  对方眉心那一点殷红的朱砂在昏暗的光线中尤为显眼,俊美而略显稚嫩的面孔,担忧的表情,无一不真实,无一不叫人动容。

  “师尊,你怎么了?你很难受吗?”穿着紫白相间的天墉城校服的小徒弟百里屠苏在他的师尊面前蹲下身,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对方,却又迟疑。

  紫胤却始终端坐不动,也没有回应百里屠苏,然而眉头却皱得越发紧了,仿佛在极力压制着什么,但不久后,他的身子忽然摇晃了几下便倒了下去,像是脱力般,面孔也变得更加苍白了,但他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被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接住,被拥入了一个坚实而温暖的怀抱中。

  “师尊——”映入紫胤眼帘的是少年紧张的面容与深情的呼唤,“对不起师尊,都是徒儿的错,如果不是徒儿与陵越师兄打起来,师尊也就不会受伤了……”

  少年眉心那一点殷红的朱砂在昏暗的光线中流动出异样的光彩,似妖冶,又似危险……蛊惑着人心。

  一丝迷惑从白发仙人的眼眸中一闪而过,他动了动嘴唇,终于出了声,低缓而虚弱:“屠苏……你是怎么进来的,进来时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少年回答道:“师尊请恕徒儿唐突,徒儿因为打伤师兄的事,心中有愧,睡不着便想出来走走,隐约听到师尊房里传来奇怪的声音,徒儿也不知怎么地,心里就有些不安,唤了师尊几声也不见应答,斗胆闯了进来,就看见师尊……”

  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随之整个人便被狠狠地打飞了出去,“师尊,为什么?”重重摔倒在地之后浮现的惊愕表情足以说明一切,他痛苦地捂住胸口,说话间嘴角不断涌出殷红的血,模样十分凄惨。

  失去了他人的支撑,紫胤也便颓然倒地,拼尽全力拍出一掌后,他的面孔变得越发苍白,胸口大力地起伏着,发白的嘴唇猛地抿紧,阻止着喉咙上涌的阵阵腥甜。但他的眼神却很凌厉,大声疾斥道:“大胆妖孽,天墉城岂是你放肆之地!”

  可怜兮兮的少年微微一怔,瞬间苍白的面孔便爬上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他突然毫无预兆地哈哈大笑起来,望向紫胤的目光没有丝毫怒气,反而充斥着浓浓的欣赏,他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即使已经被对面之人戳穿身份,但他依旧维持着百里屠苏的模样,只是嘴角挂着的戏谑而邪魅的笑容怎么看都与百里屠苏那张木头脸不相称,叫人越看越觉诡异,毛骨悚然。

Ariadne 发表于 2015-12-8 15:06:41

终于有新文了,顶起来顶起来。
楼主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哦:'(

艄公爱煎鱼 发表于 2015-12-8 21:00:28

       “剑仙大人是什么时候看破我的?”用着百里屠苏的嗓音说些话,少年的声调此刻却比任何时候都显得诡异而危险。

  “并非看破,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你。”紫胤冷漠相对。

  “呵呵~”又是那放肆的邪笑,“可真是狠心那,连自己的徒弟都下得了手,一点都不像传言中的那般……师尊你就这么讨厌我,恨不得杀了我吗?”突然间少年邪魅的姿态又换成了痛苦的模样,吐血含悲地盯着地上的白发仙人。

  “住口!”这种荒诞的表演惹来紫胤冷声疾斥。

  “呵呵,紫胤真人何必再做无谓的挣扎,你已是强弩之末,还是乖乖躺下任我……为所欲为吧。”

  瞬息之间那妖魅已经逼至跟前,一片浓重的阴云笼罩在紫胤的头顶,最后半句话是对方俯下身贴在他耳畔吐出来的,暧昧的气息喷洒在洁白如玉的耳垂上,引起底下受伤身体一阵几不可见的轻颤。

  “呵~”将一切收入眼底的妖魅,喉咙里发出一声似嘲讽又似看破的暧昧轻哼,身子越发伏低,几乎压在了紫胤的身上,眯起双眼轻笑道,“真人不喜欢别人靠得你这么近么?”

  “你是谁,究竟有什么意图?”尽力压下胸口翻腾的气血,紫胤冷冷地与上方幻化成自己徒弟模样的妖魅对视着,质问着。

  “百里屠苏”笑起来道:“我来这里不过是想扫除障碍,夺回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我原来以为天墉城的执剑长老对付起来会有些棘手,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是我高估了,呵~”

  他这话明显是想激怒对方,然而换来的依旧是底下人冰冷如常的音调:“你想带走什么,天墉城有什么值得你觊觎的?”

  妖魅笑而不语,却调转话题道:“你说堂堂的执剑长老落在了我的手里,我该怎么处置你呢?是立刻就杀了你……”

  说话间他的手已经抚上了那如玉的脖颈,声音瞬间压低,带上了一股森冷杀意,五根修长的手指蓦地收拢,仿佛下一刻他就会扼断这纤细洁白的脖子,不过很快收紧的手指就松开了,改为用指腹缓缓地摩挲着指尖留下的勒痕,仿佛在欣赏自己在这身体上留下的印记,品味着肌肤的温润触感。

  他朝他咧嘴一笑:“还是狠狠地折磨你好呢?一个将死之人不但不摇尾乞怜,却还露出这种高高在上,凌然不可侵犯的姿态,啧啧可真叫人讨厌,真想撕下你这张故作冷静的面孔,把你从云端拉入泥淖,让你惊慌失措,对着我痛苦哀求……如果让你的徒弟们见到那样的情形,想必会非常美妙吧?”

  紫胤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力地拖延着时间:“我想知道整件事的始末,难道一个将死之人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得不到满足吗?”

  可惜他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妖魅修长的指已经从他的脖颈滑到苍白瘦削的面颊上,以一种轻佻的姿态抚弄着,被强大的法力束缚在地,受伤的仙人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即使只是暂时的,也足以叫他内心忐忑。雪白的青丝铺满在地,宛如月光间流泻的一泓清泉,纠缠在蓝白相间的道袍上,散乱在俊美而苍白的面颊上,充斥着一股凌乱的病弱之美,更勾起人心底的嗜虐欲,想要狠狠地毁掉。】
-------------------------------------------------
是不是写得太啰嗦了?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原创】【all紫/主恭紫】会有半身替我爱你(游戏剧情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