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上官星际

[苏紫] 【原创】【苏紫】分,赶紧分!(古剑现代同人)7,15更新正式发售通告

  [复制链接]

3

主题

115

帖子

55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1
发表于 2014-10-16 11: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
敲碗等肉
求少侠三下五除二把师尊吃干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190

帖子

132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29
发表于 2014-10-16 13: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问题,承蒙不嫌弃渣人体,拿去吧
专注虐师300年,不虐不要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09

帖子

60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01
发表于 2014-10-16 17: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章师尊的状态是不是可以用近则不驯远则怨来形容,看来对付这样的傲娇,就应该不时改变策略,小鞭子抽抽,小空调吹吹,小蜜糖灌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50

帖子

53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3
发表于 2014-10-16 18: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我都纠结了。。。。。。要不要这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7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发表于 2014-10-16 20: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完……额,好吧,还吊着半口气等后天lz放结局~
师尊你个傲娇就从了小鲜肉吧~

点评

已经可以帮少侠收礼金了基本=v=  发表于 2014-10-16 20:5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5

帖子

55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1
发表于 2014-10-17 18: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更新大结局
先抢占有利地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3

帖子

34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1
发表于 2014-10-18 09: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少恭啊~~配了一晚毒药....笑死我了,没想到少恭也有这一天~
师尊果然是有点洁癖的XXXD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613

帖子

312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27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8 11: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嗯嗯,因为上次更文发现吃货不少,所以这次私心放几个个人比较拿手的家常菜谱,绝壁不是为了凑字数算篇幅神马的,不信请看我CJ的眼神(殴~~~)
都是些很简单但是很下饭很养人的菜谱,有兴趣的可以试哈~\(≧▽≦)/~
少侠之所以一路被我点厨神技能,是因为玩游戏的时候,看到他能把一只鸟养的那么肥,然后还叮嘱阿翔,为啥这个肉不能给你吃,要吃回头给你买巴拉巴拉的,就觉得这孩子绝壁是个很会照顾人的主。
然后师尊没有那么抗拒,是因为觉得现代背景的话,对这种事情都应该会相对open一点,不至于那么提起来就跟做贼一样。
至于少侠送花不成改为送泡茶用的干花瓣那个梗,那真是发生在LZ身上的真实故事。
今年情人节某人直接带LZ去买的一包干玫瑰花瓣,说你看这个多实惠,泡开得多少朵花啊?不比大街上五十一朵划算?然后LZ居然真的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真心不浪漫,不过,LZ自己挺喜欢这种老夫老妻过日子的感觉,所以顺手用了^_^

————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好不好!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口吻泄露了多少情绪,紫胤狠狠的瞪着他:“现在几点了?你倒是去了哪里?”
百里屠苏干脆利落的眨眨眼:“哦,我去了欧阳教授那边。”
————他倒老实??
只觉思考回路完全跟不上事态发展的紫胤甚至没有多想,便随着少年的示意侧开身体,让这个片刻前他还发誓要同着欧阳少恭一起揍个体无完肤,然后从此彻底拉黑永不来往的少年进了门。看着他把那大包小包的食材拎到厨房,嘴里还叮嘱着:“师尊你休息一下,我马上开始做饭。”
紫胤听他说得直白,倒相信他没同欧阳少恭串谋搞什么鬼,却还是好奇的挑眉:“你去他那里干嘛?”
百里屠苏放下食材,擦了擦满手的肉菜气味,坦然道:“打工啊,今天他也不晓得倒了什么霉,尹千觞在他的温室里喝酒,喝得半醉的时候遇到雷严来找他。结果两个人一言不合直接在他的温室里动手,差点就把他的温室给拆了,回味过来事情不对又一起拔腿开溜。你也晓得他除了试管和培养皿之外拿不起什么更重的东西,就找我帮忙收拾温室。”
身为本校明星教授之一的欧阳少恭在学校里也有不少特权,找涵素在学校花园里专门申请了片不小的地方盖了个温室,说是要培育一些临床药材。那温室里种的花团锦簇,各色果实累累确实赏心悦目。
不过除了尹千觞这种由他亲身解说过里头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的熟人之外。哪怕是学校里最淘气的学生,考虑到这位教授在研究方向上的独特爱好,也从来没说有谁敢到里头偷个果子掐朵花什么的,死于非命或者不至于,浑身长点什么彩色斑点,发个痒恨不得切肉这样的程度就已经消受不起了。
不过欧阳少恭对那个温室打理得有多用心众人倒也都看在眼里,这一来只怕心血大半成空。紫胤认为自己身为一个有容人之量,当如山岳定,秉浩然之气,不胜其大的君子,此刻应当对欧阳少恭摒弃成见报以深切同情。
不过想到那张帖子的事情,再想想还有句古语明训叫“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也就非常从善如流的在心里默默幸灾乐祸了一把。
一时心情大好,连带眼前的百里屠苏看着也顺眼许多。虽然还是挑眉怒视,但口气却已和缓如常:“你胆子也大,他的工你也敢接?”
百里屠苏忙摆摆手:“师尊你放心,放心,吃过亏还不怕死吗?现在就算他递过来一杯水我也不敢喝的。”
紫胤看着他慎重而慌乱的动作,再想想欧阳少恭彼时吃瘪的模样,一时嘴角略略牵动,清冷淡然的面上只那一丝极轻极浅的笑颜,落入少年眼中,却已如三月春光。
紫胤转身在沙发上坐下,想到这几日少年的异常举动,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就算这样,这么防不胜防的工你也打,你就真的这么缺钱?”
百里屠苏似乎有些为难的锁紧了眉头,却在紫胤追究的目光下叹了口气,从裤袋里掏出个小本子,递了过来。
紫胤接过信手翻阅,小本子纸角早已翘起,色泽暗黄,一看就是积年旧物。再翻开内页,里面最初的字体是歪歪斜斜的,然后慢慢开始饱满流畅,一直到最后,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端正笔挺,一如那少年从未弯曲的脊梁。
“XX年X月XX日,收到某某某资助700元。”
“XX年XX月X日,某某某资助1200元。”
“XX年……某某某……多少多少……”
紫胤讶异的抬起头,迎上的是少年略带哀伤的神情:“这些,都是自……那时候开始,我接到的捐款。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带着记者来的……”
接下来的话少年不必出口,紫胤却也能明了他的心情。在灭顶天灾中幸存的孩子,聪慧而无助,还有什么载体能比这更加完美的映衬出自身的高大完美?又还有什么新闻更能标榜所谓的媒体良心而赚取大把口碑?
“我还是很谢谢他们的,不管他们的心意和初衷是什么,得到实惠的都是我。没有他们,我无法完成学业。只是、只是对于他们,我、我真的喜欢不起来……”
每一张一模一样的笑脸,最完美的雕刻刀划出来般。在每一张或胖或瘦或圆或方的脸上,凿出同样深浅如一的慈悲同情,牵着身不由己的他在闪光灯面前诉说殷殷关切,却从没有人体会过他的尴尬,他的慌乱。
那些深埋心底的悲哀,被一遍一遍的撕开,成为一行行那时幼小的他还无法看懂的铅字,配合着一张张怜悯的面孔,登载在各种各样的刊物上。
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根本不愿意那样暴露那些软弱与痛苦,更不愿在那些怜悯的言语中不断的回想起那些幼小的他根本无法清楚面对的噩梦。
所以,他想把这一切全部还清,不拖不欠,那样,他的人生才能真正无拘无束。
紫胤轻咳一声,发黄的纸张在修长指尖微微流动被翻到最后:“怎么、怎么又没我的名字?”
他倒不是在乎,只是觉得好奇而已。
百里屠苏看着他,无比诚挚而无比坚决:“师尊的,不用还。”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都在这里,这辈子什么对师尊好,我都会去做都会去学。我会好好照顾师尊,用我的一生给你幸福。所以,不会,也不用记在那上面。”
因为这个人,只有这个人……
突如其来的站在他面前,平等的给他一个工作的机会。那冰冷无情得近似亘古冰雪的眼眸中,却写满最平静也最真诚的温柔通达。
不是施舍,不是怜悯。不求回报,不做思考,只是想帮他所以帮他,如此而已。
明明那般清冷刚毅的人,却只要那张面容浮现心头,就是那样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暖暖的热。
是不是不晓得什么时候开了空调?不然为什么耳朵会有些发热呢?紫胤从未有过这种不敢与人正眼对视的莫名慌乱,侧过头去,轻轻的道了句:“屠苏,我们、我们不合适。”
“我知道。”百里屠苏十分干脆的点点头,有些丧气的低下头:“我、我知道自己现在学业还没完,没房没车一事无成,根本、根本就没什么资格给师尊幸福……”
发现对方完全误解了自己的意思,紫胤慌忙摆手:“不、不是、屠苏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会在乎那些,你知道的。”这孩子过得本来就不容易,若是这话不说清楚让他挫败留下创伤,那紫胤真是一辈子都过意不去了,何况这些事情他本来就没放在心上过。
百里屠苏却显然越发丧气了:“师尊不在乎,可是不代表我不在乎。我知道就算完成了学业,我也需要很久的打拼努力,不像师尊你事业有成。”
紫胤见他头越垂越低,当真急了,绞尽脑汁的哄着他:“我真不在乎啊屠苏,而且你已经很能干了,你想想你这些年帮了我多少忙?你都说了我的不用还,我也不会在乎你能给我多少的,我们没必要算那么清楚的不是吗?”
————等等,不对!他刚才说了什么?
————怎么好像把自己越套越深了!
紫胤心头刚浮过“自绝死路”四字评语,少年却已经神采飞扬的抬起头来:“不过师尊你放心,我虽然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我有为了你努力的决心,你相信我,我会为了你变得更好,我一定能给你幸福。我不能保证什么,但能给你的,我一定倾其所有。”
明明心头有数不胜数的抱怨,最后出口的却还是一句嗫嚅着的关切:“那个……以后别那么拼命打工……这几天看你精神那么不好。”
百里屠苏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哦,犯困倒不是因为我这几天打工太多,是因为我在戒烟。”
“戒烟?”紫胤不解的看他。百里屠苏和陵越都有点小小的烟瘾,不过不重,一天也就两三根,属于提神的范围。所以紫胤也不认为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虽然戒烟对身体比较好,但突然听他这样说,还是觉得有些诧异。
至于紫胤本人,则素来是烟酒不沾。认识他的人都经常夸说他注重养生,然后被红衣美人助理甚是刻薄的呛回去。但凡长成她家主人那个模样,烟酒不沾叫懂得养生之道,抽烟喝酒叫享受人生。戒绝绯闻叫洁身自好,来者不拒那叫风流潇洒。
听到这番话的人,无不吐血不起,退避三舍无言以对之。
总结————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
百里屠苏再看着他却有些脸红:“第一次……那个忘记刚抽了烟熏着了师尊不是吗?后来你说眼镜磕着不、不肯,其实是不喜欢我的口臭又不好直说吧?所以我想想还是戒烟好了。没事,我瘾不大你也知道,犯几天困也就差不多过去了。”
紫胤瞪大了眼:“你、你以为我、我不肯跟你、跟你……是因为嫌弃你口臭?”
百里屠苏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然还会为什么?师尊你又不是那种玩弄感情的人。”
————好吧,他是没打算玩弄感情……
————他只是打算不认账好不好!!
无言以对的紫胤近乎垂死挣扎的:“那、那门口那花又是怎么回事?”本来打算送他的花都丢了,那不是预备分手的意思吗?
百里屠苏有些不好意思的:“哦,那个啊,本来上网看了些攻略,说第一次和自己喜欢的人过生日要送花才买的。可是想来想去,红玫瑰好俗气,和师尊一点都不配,才丢了打算重新买。”
紫胤哑口半响:“那、那你是觉得什么花和我比较配。”
百里屠苏干脆利落的:“白玫瑰。”
原来你的品位俗气不俗气就只是看颜色决定而已吗?
浑身无力的紫胤默默扶了一把沙发扶手,却也不得不悲催的承认,就自己一味的眼光看来……白玫瑰也真是比红玫瑰合眼缘了不少……
“那,白玫瑰呢?”
百里屠苏一脸尴尬:“买完菜发现,钱、钱不够了……就、就只够钱买了包这个……”
战战兢兢地从裤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来,紫胤看的目瞪口呆当场脱力。
泡茶用的,白玫瑰干花瓣一大包。
————这个、这个没脑子的毛头小子,干事敢不敢成熟一点点啊!?
————可、可为什么除了哭笑不得之外,竟然连一点想要冲他发火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只是一股热流涌上心头,那样的温暖而柔软。
————是不是因为他看得十分明白,尽管少年为他付出的如何单薄到近乎可笑,却都一如他的誓言——倾其所有?
百里屠苏兀自解释:“这几天戒烟没什么精神出去打工所以存的不多,我、我知道我没有准备好,师尊你不要生气,下次,下次我一定会好好准备的。”
抬手揉了揉额头,紫胤近乎无力的:“行了行了,先做饭吧。”
别说,这么啼笑皆非的折腾了一通,他还真觉得肚子有些咕咕作响。百里屠苏立刻双眼发亮的点点头,冲进厨房里奔波。
几粒干贝泡水后撕成条,活虾剪开脊背抽去虾线,一起下锅略略翻炒,然后把泡好的粉条放入焖锅均匀铺开,把翻炒后的干贝和虾子倒上去,耗油,老抽,生抽兑好浇开,倒水略略没过粉丝,中火煨到收汁。
选取个大肉厚的香菇去蒂,灌上打好的肉馅上锅蒸十分钟,起锅,用柠檬和芡粉勾汁浇上去。
茭白切块,和木耳,菱角,调鸡蛋清炒,加一道紫菜虾米汤。
最后是紫胤以前就最爱的一道饭后小点,山药去皮切块上锅蒸熟,用细纱布包起碾成泥,加奶油,牛奶,蜂蜜搅拌,最后浇上一勺草莓果酱和山楂碎。
每道菜做的都不多,刚好两个人吃到八分饱的分量,却每一种都是让紫胤无比熟悉而温暖的味道。
二人对坐静静用餐,没什么话,唯有菜肴的香气和筷子汤勺碰撞碗沿的低低声响,气氛却是十分柔和宁静。
吃完饭后想要收拾碗筷的紫胤又被少年打发到一边坐下,有些失神的看着他进进出出的收拾。
明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形,却好像他一直在那里,从未离去……
于是当少年把一切收拾停当,走出来的时候,紫胤轻轻的说了句:“我想喝茶,泡杯茶吧。”
百里屠苏的双眸,明亮得像是沾染了清晨露水的黑宝石。
清清淡淡的一杯花茶端上来,白玫瑰花瓣舒展的身姿玲珑剔透的卧在其中。
宁静而温和的香气萦绕在鼻尖与舌苔的时候,紫胤莫名的觉得——其实,泡茶就泡茶吧,比那只能干看的玫瑰花束还实惠不少。
少年半蹲在沙发旁看着他,双眼里是发亮的笑意。紫胤默默的看了他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茶杯,抬手取下了从来端正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像是一只优雅遗世的仙鹤,终于收起了高傲美丽的羽翼,主动落在守候已久的少年身边。
当少年的唇再次印上的时候,紫胤第一个想法却是————好吧,戒烟之后,口感好像是比上次好了不少……
少年俊挺的眉目无限扩大的在眼前那一点点视角展开,充斥了他的整个视线,温和而坚定的侵入,纠缠。
费了那么多心思,浪费了那么多气力,怎么就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呢?
自己曾经的那些困扰和坚持,在这一刻都似乎那么脆弱不堪了啊。
他趁虚而入?
或许是上天注定在那一刻送他来的。
他事业无成?
可他聪明上进前途无量并且愿意为你努力。
他心浮气躁毫不成熟?
可他的心,从来为你倾尽所有。
摊上这么个伤不愿,打不忍,分不开的混账毛头小子.
要不然,要不然就……就认命了吧……
恋恋不舍的分开胶着的唇瓣,瞧着紫胤眼底那再不掩饰的温暖笑意,少年头脑一热,便伸手去抱紫胤。
一个高挑修长,又时常保持高强度格斗训练的成年男子自然分量不轻。
第一次的努力以失败告终后,紫胤也没配合也没反抗,只是嘴角微微上挑,带着点挑衅与纵容的看着他。像是大人看着一个因了淘气而挫败的孩子,顽皮却无法让人彻底讨厌。
然后,少年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咬咬牙用尽全身气力一把抱起紫胤带到了卧室床上,却因为一下用力过猛放下紫胤后便趴到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休息。
紫胤伏在枕头上笑的几乎停不下来,却忘记了,年轻人恢复气力的功夫从来很短。他更不知道,素来不苟言笑的自己,卸下所有骄傲与冰冷,眉目轻卷,漂亮的银发随着动作在空中流泻着波光的模样,又是一道多么可口的大餐……
于是……片刻后……
“等等,不对!为、为什么是我?”
“那个……师尊,我怕痛……”
“混账!难道我就不怕痛吗?”
“……我不会让你痛的。”
“你扯什么鬼话?不管,要……可以,休想、休想我……”
冰山美人就算已经被人压在身下,银发散开铺在枕上的神态美得如画如歌。那长眉高挑,冰蓝眸子狠狠瞪去的时候,气场照样强到滴水成冰。
————真是,非要逼我放大招啊。
百里屠苏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开口:“师尊,今天是我生日对吧?”
紫胤挑眉:“那又如何?”
百里屠苏放出终极绝杀:“师尊好像……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吧?”
然后……

“胡、胡闹……嗯……哈……你、你哪里……呜啊……学来、学来的这些东西……”
“跟晴雪襄铃他们借的同人志。”
“……这些小丫头片子,脑子里都在想的什么啊!胡闹……啊呜……”
“师尊,专心点。”
“嗯啊……当真……胡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清晨,紫胤是在一片温暖的香气和几声高亢的啼鸣中醒来的。
披上睡袍走出房间,见百里屠苏在客厅里抱着一只巨大的绒毛娃娃正在低低说话,紫胤正觉得奇怪,那只圆团团的绒毛娃娃却张开翅膀,“啊啊”叫着朝紫胤扑了过来。
阿、阿翔?!
紫胤又惊又楞的伸手接过那坨已经完全和传说中“万鹰之王”的海东青扯不上关系,而是直接和呆、萌、囧等词语画上等号的肥鸟,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轻轻抚摸着益发丰润光滑的羽毛,惊讶的道:“不过大半年,阿翔怎么就成这样了?”
记得刚从自己家搬出去那会儿,阿翔虽然有些圆滚滚的,但也不至于真到这种直接可以当球踢的程度啊。
百里屠苏咳了两声:“那个、晴雪他们说它可爱多喂了些肉,它又不晓得节制,就……”边说边心虚的把眼光转开。
开玩笑?以为那一手哄紫胤无往不利的厨神技能是怎么点的?练手过程的成品可全都直接喂阿翔了好不好?
紫胤想想女孩子们也是比较喜欢这种滚圆可爱的体型,虽然不懂养鸟但还是皱皱眉道:“太胖了会不会对它身体不好?你以后还是注意给它节制点吧。”
百里屠苏满口称是,丢了块肉过去示意阿翔自去玩耍。拉着紫胤坐到餐桌旁:“师尊,吃早点。”
先端上来的是一碗皮蛋瘦肉粥,然后又是一碟蒸饺,百里屠苏说了声:“边角料,别嫌弃。”
蒸饺和边角料能有什么关系?
紫胤夹起一个咬开,木耳,粉丝,香菇碎调馅的素饺子在口中弹开饱满的口感和香气。唔,做为边角料可以死成这样,真的可以瞑目了吧。
又喝了一口粥,微微一愣:“怎么熬的?很费功夫吧,不必太麻烦的。”
他一直不是很喜欢皮蛋瘦肉粥,因为熬得不够米没味儿,熬的太久粥倒是有味儿了,皮蛋却又稀糊糊的口感很差。可这一碗粥米粒略呈浅绿色,皮蛋的浓郁香气整个渗透在米粒中,但是切碎的皮蛋又口感饱满。
百里屠苏不以为意的笑笑道:“米昨天晚上就泡好,先拿半个皮蛋切碎放下去熬半个小时,到皮蛋在粥里边彻底化开之后再放切好的皮蛋和瘦肉熬五分钟,很简单的小窍门,不费什么力气。”
的确不费什么力气,费的是……心意而已……
看着那人捧着碗,安安静静的吃着。白色的睡袍袖子卷起两道边,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手腕,银色长发整齐的梳理顺畅披在脑后,在晨曦中笼着一抹透明般的光晕。漂亮得像是要融入这晨曦般的干净澄澈。
这个漂亮的人,是他的。
在前几年,他和欧阳少恭发生争执的时候,论坛闹得沸沸扬扬的回帖中,有张在被一堆爱心、花环、抱抱熊包围的表达爱意花样回帖里,有一张普普通通的回帖十分不起眼,所以,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那里面包含的决心。
————他是我的。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漂亮,真诚、正直,内心强大无比却又温柔无比,在这个浮华现世却依旧能保留并坚守着所有先贤高士最尊贵的品格。
不求回报不带炫耀的对他伸出手,然后全心全意的付出,甚至为他不惜彻底得罪同为校内实权人物的同事。
可是又那么带点迷糊的可爱,不会照顾自己得过且过,对信赖的人全心保护不忍伤害。不过就是趁感冒亲了一下,却能愧疚得像是从婚礼殿堂上抽出送到了指边的戒指一样认真的考虑“分手”?
对他的每一句誓言都是发自肺腑,当这些誓言第一天被自己在心底确认的时候,就想尽一切法子不要再被他看成个孩子,想要被他平等的看着。
天知道离开这个家的时候自己有多么舍不得,可是如果不在那个时候独立让他正视自己已经不在是那个需要他照顾的孩子。只怕真能等到那个机会亲了的话,也会直接被他当成“孩子的安慰”直接无视掉自己的心意吧?
而现在,这个人终于、终于是他的了。
“师尊。”百里屠苏停下筷子,紫胤见他神情认真,也停下动作看向他“把家政辞了吧,我可以照顾好你的。”
当时走的时候千算万算,却算不到花那么大价钱的家政完全不会照顾到紫胤那奇葩的口味。当然,估计紫胤从来不会在这方面说好或不好的原因是最重要的理由……
那天看到紫胤冰箱里那一堆方便食品的时候,他真心有砸了那冰箱的冲动。
看着紫胤微楞的表情,少年赶紧摆手解释:“我、我不是说要搬回来。我租的房子不远,每天只是做饭和打扫很快的,花不了什么功夫。”
紫胤低低的垂下头去,继续安静的吃着。就在少年几乎都要放弃的时候,一个轻轻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不必跑来跑去的麻烦……反正有房间……”
这样意外的狂喜让少年毫不掩饰的笑出了声,于是看着那样的笑容,紫胤也觉得心情是真的不错了起来。
其实,和这小子也算合得来,咳咳,那个方面也……还行……
自己也真的很喜欢他做的饭菜,或者说,这样被一个人全心全意看重着,放在心上的感觉,真的……无法拒绝……
想想屠苏也真的挺好的啊,长得看着顺眼,脾气好分轻重,知根知底对自己上心。聪明上进前途无量,生活技能全能。
这么想一想,好像还是自己赚了吧。
算了算了,不就是养个小情人么,又不是养不起。
不然,就先交往看看?
这样想着的紫胤强调道:“不过,你那些打工先给我都停了,课业为重。无论你要还什么,我、我都不会只看着的。”
竟然决定要在一起,他便不会再容许少年单独扛起他的悲伤和负担。
少年却并没拒绝:“好。”
他还分得清楚骄傲和无谓的差别,如果想要真的从各种意义上给紫胤幸福,优秀的学业的确是第一步关键。而这一生,他只想也只会和紫胤走下去,所以他不会再和紫胤去算会欠他多少,要还他多少。
因为他们有的,还有一生。
彼此目中的暖意,都不需言语再说明。
少年又想了想:“师尊。”
“嗯?”紫胤一边喝粥,一边毫不在意的看向他。
百里屠苏认真的看着他:“我二十岁成人了。”
紫胤的耳根刷的一下有些红了:“我、我知道啊。”昨天那份礼物……亏死了!
百里屠苏却坚定的道:“不是,我想说的是,我到法定年龄结婚了。”
啊?
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紫胤楞楞的看过去,听着他自顾自继续道:“师尊,昨天的事情我会负责到底的。”
————你个小毛孩子负责什么啊?以为这是什么时代剧吗?
“我知道国内还不行,可是我会努力赚钱,以后带你去国外注册结婚。”少年说到这里,凑过来在呆若木鸡的紫胤面颊上亲了亲:“师尊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个名分的。”
“喀拉”紫胤脑海中,传来理智碎成一地的声音。
————放心什么鬼?名分什么鬼?
他刚刚才决定可以“交往”一下而已,这混蛋怎么就可以直接扯到结婚上头去啊!
昨天晚上那个见鬼的认命的念头是怎么冒出来的啊?认个鬼?
得寸进尺的小毛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好不好!
分!他还是要分!
这次,他说什么都要分!
握紧手中的筷子,紫胤再次坚定的重复了这个已经在心头回荡了千百遍的誓言。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1

帖子

1330

积分

荒魂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30
发表于 2014-10-18 11: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结撒花!!等办公室的道具play(*′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5

帖子

55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1
发表于 2014-10-18 13: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捶地!!!
说好的肉呢!!!!
太太你驴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6-18 12:34 , Processed in 0.08817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