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18|回复: 22

[玄紫] 【原创】【玄紫】归未(古代架空,完结)

[复制链接]

3

主题

6

帖子

6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7
发表于 2014-10-4 11: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搬个旧文~

————————————————————————————————————

归未

在被囚禁于九天城大牢的年月里,玄霄常常会想起许多在琼华的往事。

位于九天城东北角的大牢临着东海,墙上一方狭小窗户,从窗户望出去便是东海万顷波涛,总算是好过琼华城的地牢,每天还能得见半日阳光。这儿的冬天来的不算早,却冷极,可即便是牢房内到了滴水成冰的日子,东海的海面却是从未结冰的,只是那海水同天空都变作刺骨的铁灰色,看一眼,更叫人心下生寒。

他原以为,经历了琼华的那十九年幽禁,自己已然不会有“寒冷”这种感觉了。

玄霄幼年便入军中,受城主太清赏识,于帐下得兵法传授,后受封成为琼华城最年轻的将军,一时间可谓是风光无限。可也是在那年,他随城主领兵出征幻暝,却因了太清的一次决策失误导致琼华五成兵力全毁,太清亦亡于战场,他作为先锋,难辞其咎,归来后被代城主免了死罪,改为永久囚于琼华地牢,思过一生。

——直到十九年后,九天大军兵临城下,琼华城因当年一战元气大伤至今未能恢复,第二十五任城主夙瑶迫于无奈将玄霄赦免,加封元帅,命他统领全军,抵御外敌。

因为幽闭地牢十九年,他甫出牢时双目几乎无法正常视物,闭门修养数日才总算能登上城楼,于三军之前接下帅印。琼华城楼容颜未改,甚至连刮过的冷风都依旧还是记忆中的感觉,他独自伫立待人皆散尽,才终是低叹一声,手拍阑干,冷声长吟。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小厮将铁筝送至,玄霄接过,横于膝头便挥手一扫,铁筝铮然之声惊得那孩子刚转身走开几步就一下子跌坐在地。这铁筝是他昔年惯用之物,没料到这次归来居然还依旧留在居所里未有损坏,他一时弹得尽兴,也懒得理会旁人,余光瞟到一人登上城楼,似是个少年,望向自己的目光似乎愣了一愣,旋即俯下身去将那名小厮扶起。蓝白衣衫是家常的装束,腰间却配着剑,应当不是城中的平民——何况这城楼又岂是人人都能登上的。

玄霄直到夜深才独自归去,寻城的将士看见他一身装扮都纷纷按剑行礼,他有些不耐地还了,只觉得地牢中十九年如一日,连那盏旧油灯都没能换过,可琼华城中却再没存下几张自己识得的容颜。

而在他们眼中,自己又何尝不是个陌生面孔呢。



第二日刚过午就听见通报说有客来访,名帖上写着慕容紫英,也是个玄霄从未听过的陌生名字。小厮低声在耳边说此人年前刚获了将军之衔,还未及弱冠,如今在城里算得上风头无两。他听得心下生烦,敷衍地点点头,小厮便忙不迭将人请入,只听得一阵佩剑撞击腿甲的轻响,候在门外的来客入内,躬身,行礼,声音朗朗。

“末将慕容紫英,见过玄霄元帅。”

“不必多礼。”玄霄淡淡一指座位,这才想起来仔细打量来人几眼。

居然就是昨日在城楼上见到的少年,同这城里不少守城的将士们一样,年纪轻轻,是这十几年来才训练出的新人。他随口问了几句,慕容紫英也都一一答了,恭谨有礼,身上不见丝毫浮躁之气——也难怪年方十九就能官拜将军。

似是想起了什么,玄霄脸色忽地转冷。

“剑术如何?”

“尚可。”

“尚可?”他冷哼,“使与我看看。”

话音未落玄霄便起身离席,指配给他的贴身小厮服侍他了这几日,也算明了了自个儿主子那一贯雷厉风行的性子,当下就转去后堂取他的佩剑。慕容紫英也在玄霄起身的瞬间立起身来,却踟蹰了片刻才跟着踏入天井。

这边玄霄已经接过小厮取来的剑。他一身寻常布衫,蓝色滚边的袍袖宽松随意,乍看起来还颇像他方才话里所说的,只是想看看慕容紫英的剑法而已:“慕容紫英,拔你的剑。”

眼前的少年再度躬身,这会行的却不是军礼。

佩剑出鞘,一望即知是口家传好剑。慕容紫英道一声“得罪了”便提剑而起,直刺玄霄左肋,不是沙场上惯用的大开大阖的剑招,骨子里却同是执着的。他不易觉察地点头,手握剑柄自下往上一格,登时火花飞溅,两人皆是一震。

玄霄的剑仍在鞘中,这一格便在鞘上留下道长长的印痕。对峙之下他们隔的极近,他清晰看见面前少年咬紧了牙关,紧紧盯住那个被自己砍缺了的剑鞘:“玄霄元帅,既说了试剑,又为何剑不出鞘?”

他挥臂,慕容紫英便顺势退开几步,长剑指地,未有丝毫松懈的样子。眼前一时间晃过十九年前,琼华城演武场,玄霄甩落剑鞘,踏步上前。

“再来过!”

太像了。

他隐藏在谦恭里的少年傲气,他作为军人的执,甚至连他挥剑时眉间的那一股凛然之气,都像极了自己。

——十九年前,刚被第二十四任城主封为将军,意气风发的自己。



一大团白雾在眼前晕开,玄霄这才发觉自己居然叹了口气。

那一场比试后他才想起询问慕容紫英的师承,果不其然是宗炼教出来的弟子,论辈分来讲还算是自己的师侄。之后少年告辞离去,他在天井里盯着剑鞘上的缺痕看了许久,才终是笑了一声,把剑扔回小厮怀里。

“拿回去吧。”

那次居然也算得上是两人间唯一的一次长谈。玄霄原本便不是逢人就热络的脾性,经地牢十九年幽闭后性格更是转冷,就连商议战事时也不愿多说什么,往往几句简单交代了任务后就起身离去,总惹得帐下军士不满。那些非议纷纷扰扰,最终飞进城主的耳朵里,夙瑶按捺不住跑来相劝,他连出门迎客都懒得,斜倚在榻上冷笑了声,只让小厮把话传给门外的城主大人听。

“我玄霄行事,又何须它人多言。”

慕容紫英倒是从未说过什么,虽然这行为又落了话柄,玄霄没少听闻传言说其他将士排挤慕容紫英,嫌他年纪轻轻便封得将军,嫌他趋炎附势,元帅行事偏执,却未敢有丝毫异议。玄霄自然更是懒得管这些琐事,只是让小厮回宅子里拿了铁筝送来,坐在城楼上弹上一曲。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负返还。”

萧萧的风将曲声传出很远。今日,距琼华被九天城的大军团团包围已有整整三月。玄霄在城楼上闭目,只觉得如今被包围住的琼华城只剩下一层纸似的壳,只须一次略重的敲击,便能土崩瓦解,露出早已被蛀得腐朽不堪的空心来。

当年若不是前任城主太清起了妄念,企图将幻暝吞并,琼华又怎会一战衰落如斯,落得如今下场。自食因果,便是亡在此回,也怨不得谁。

——可他又怎会将这座城池轻易拱手于他人。

“除非我死,休得让琼华城为九天所破。”



终究还是迎来了他意想中的结局。玄霄还记得那应该是琼华城最冷的日子,井水结了冰,因为粮食与木柴的短缺,连日来许多居民都倒毙在了街头。琼华城破后他被夺去了兵刃押上九天军队筑起的高台,与同样被俘的夙瑶一道眼看着九天城的士兵接受了屠城命令,随即挥着佩刀,浩浩荡荡地涌入城门。

那场屠城持续了三天,新的旧的尸体堆积到一起,鲜血淌了满城,最终都渗入地里变成黑色的印记。被锁上了铁镣关入囚车押赴东海之滨的九天城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琼华城外方圆三十里平野间,尽是鲜血泼洒,残破的武器随着北风乱滚,扬起漫天尘埃。

若是没有记错,再过些日子,酷寒便会慢慢地从这一带褪去,这之后只要再来场春雨,登上城楼放眼城外原野,便会发现一簇簇的野花盛开,四处皆是生机。

夙瑶死在前往九天城的路上,那时他们已远离故土千里之遥。她的尸身被草草埋葬在路边,连墓碑都未立的一个孤坟,谁能想到里面埋葬的是风光了半生的琼华城第二十五任女城主,可就算是留了碑文,而今琼华城,又剩得谁能来祭奠。

沉甸甸的铁链撞击着原本就伤痕累累的手腕,玄霄仰倒,冰凉的东西枕在脑后,是他的那具铁筝。城破之时他犹在抚筝,直到九天城的军队冲上城楼才呼喝一声拔剑而起,招招皆是生平所学最狠厉的剑招。可一人一剑又如何敌得过那源源不断的敌军,最终他折了剑被反剪住双手,已经再无力挣扎。

铁筝就滚倒在他身后一丈,染满血污,十三弦尽断。那将领似的人眼睛斜睨着他,又望向地上的铁筝,摇晃着上前笑着踢了一脚:“既然玄霄大元帅喜欢这些调调儿,咱们就发个慈悲,一同带回九天城,也免得您住牢里觉得寂寞。”

虽然口上是这样说,可铁筝断裂掉的那十三根琴弦在他囚于九天的三十年间却始终未能得以接续,再无法弹奏。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他不止一次的想起慕容紫英。

最初的年月中,玄霄原本是恨着慕容紫英的。那场城楼上的争执到底是因何而起的他已悉数忘却了,只记得少年紧紧握住的双拳,指关节泛出的青白如同他几昼夜未歇后疲惫的脸色。慕容紫英的右手还保持着擂在铁筝上的姿势,紧抿的唇沉默了许久后才总算是干巴巴吐出一句“末将失礼”,可脸上却全然不见因擅自打断他人奏筝而感到的丝毫愧疚。又是许久沉默,当他终于不耐,冷着脸想要出声赶人时,慕容紫英却突然又开口了,缓缓地:“末将斗胆,依适才玄霄元帅所言……元帅心中,这琼华城数千百姓性命,竟还不如一个城池的尊严来得重要?”

玄霄无法忘记那之后出现在少年脸上的深深失望。

他也更无法忘记,当第二日清晨,传来昨夜慕容将军与副将怀朔率部分军士与居民连夜离开琼华城这一消息时,自己心中涌起的巨大愤怒与一瞬间的后悔。

他后悔为何在最后关头自己只使出了五成力道。昨日争执至激烈时,自己原本便该一掌将他毙于城楼之上!

东海之滨的九天城又渐渐露出了春意。

断断续续又听说到琼华的消息是在他来到九天城的十多年后。日复一日的囚禁过得久了也就不觉得时间难耐,往往闭目调息之间就又是一天过去。他的牢房在大狱的最深处,偶尔关入了新人,就有些令他在意的字词从那些人的闲谈里飞入耳中,渐渐拼出个模糊的轮廓。

慕容紫英率的那一支旧部竟真的杀出了九天的重围,一路向南迂回躲避,最终总算是寻得了一处绝佳阵地,击退了九天追兵,在那之后又建立了新城。那新城城址比之当年琼华旧城还要贫瘠许多,慕容紫英逐一细心打理,不知道又过了几年,才总算让城中居民稳定下来,得以安居。

新城依旧名琼华,循旧制,慕容紫英则继任为第二十六任城主。每年冬日,这位城主都会带少少几个随侍,前往琼华的旧城祭拜。

这位新城主为人温和谦让,建城数年间也都一贯秉行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从未主动向邻城挑起战端。即便不是如此,玄霄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再见到琼华的军旗飘扬在眼前,那个隐忍了三十年的少年将军,如今的城主慕容紫英终于将已蓄满力量的剑挥向了九天城,仅仅为了救出那个被困在深牢中的人。



车马一路向南,去往那个新建的城池。玄霄被安置在马车中,每日有随行的军医熬制好针对他这一身病痛的各种伤药送入,再由负责照顾他起居的小兵服侍他依次服下。那具铁筝的弦也被续上了,放在榻边,他却忽地没了弹奏的兴致。

车行十多日,有天自假寐中醒来,车正经过一个小镇,玄霄突然喝令车夫停车,让小兵下去到街角的香纸铺子买来一沓纸钱。镇外便是一片广袤原野,他立在车辕上径自将纸钱燃了撒开,也不理会旁人询问——即便答了又如何?就算这些后辈肯谅解当年的屠城之失,可这荒野上的草枯萎又重生了几十载,哪里还找得到那座无碑的坟茔,将夙瑶的尸骨迁回故土?

披风被小心地送到身侧,玄霄摇摇头,将手抚上铁筝,却终究是没有弹奏。

早春三月正是乍暖还寒时候,虽然风还料峭,可山头原野已隐现青碧,听赶车的士兵说,琼华新城地处南方山谷,此时城里应当已有桃花开放了。

“也亏得是这样的好气候,我有个妹妹在城主身边当值,听她说,城主当年战乱时候受过重伤,之后又忙得厉害,拖到后来,也只有靠着药慢慢调理着,好个大概。可就算大夫说了,万万不能受寒,城主每年冬天还是怎么都要亲自去旧城祭奠,带的人又不多,等回来了,好几天都出不了门,整日里咳。”

玄霄皱眉,不答。那车夫以为这将军大人是嫌自己话多烦人,嘿嘿一笑就闭了口。他可哪里知道,让慕容紫英沉疴至今的元凶,此时正坐在自己身后呢。

传令官的蹄声嘚嘚跑远,此时距琼华新城,终于只剩下一日的路程。



玄霄不是没有想过慕容紫英会用怎样的态度来对待自己。于他看来,慕容紫英不惜倾尽兵力攻陷九天城救出自己,不过是为了挽回当年琼华失掉的颜面而已——当年浴血奋战的将军还被囚禁,新任的城主又怎么能让他人信服?

他沉默着,直到半日之后,传令官折回,带回那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慕容城主……方才已在城楼上去世。”那个士兵不过是个孩子,红着双眼,说这话时隐有哽咽之声,“城主、城主他临去前吩咐说,请玄霄将军继任第二十七任城主之位……还请将军先回城里,慕容城主的后事,还得由您来操持。”

手臂在失神中撞上筝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传令官还在马车外小声禀报着什么,而他脑海中反反复复的,依旧还是方才的那两句话。

三十载后,玄霄第一次清晰意识到,自己此生,恐怕从未,也再也无法了解慕容紫英。



“这便是城主……是先代慕容城主的卧房。”那个小婢子拭着粉妆花得乱糟糟的一张脸为他开了门,才换上的丧服袖口已经泪渍斑斑,“城主是在城楼上去的……明明又呕血了还要出门,说是算着日子去攻打九天的军队该回来了,想去等着……”

玄霄却只是沉默以对。不同于慕容紫英一贯的温和,这个大半生都在沙场与囚牢中度过的男人是冷硬的,宽大袍袖下露出的手腕上隐隐可以窥见疤痕,是当年被押送至九天时一路锁镣碰撞留下的伤。瑶筝被这个气势完全不同于前任城主的人吓着,渐渐连哭都不敢了,道了万福就小心退了出去在门外候着,将玄霄一人留在这一方空间里。

卧房不大,床榻被屏风隔住,外面一张书案临着半开的窗,案角细瓷花瓶里一枝新桃是这屋子里唯一鲜亮的点缀。玄霄上前,果真在窗外看见了一树盛开的桃花——恐怕就是今晨才从那树上新折下的。

笔架上还留着支狼毫,墨已经被风给吹干了。铺开的宣纸上寥寥几行,夹杂着几点溅上去的血沫,书了一半,却突然停笔。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竟是玄霄最爱吟奏的那曲水龙吟。

字迹工整,应是这卧房的主人仔细写就的。常年在军营中的人哪里需要有那么一手好看的书法,能写得让人看懂就了事,士兵们往往打字都不识几个,可宗炼教出来的慕容紫英自是事事都不肯松懈的。玄霄突然就忆起当年琼华军营,他深夜自城楼归来,少年戎装未解,犹自在营帐外练剑。他停在暗处里看着,不知怎么的还是让对方发觉了,急忙上前行礼,包裹在冷硬铁甲中的袖口上居然还洇着团墨渍,那样不伦不类的场景,搁在慕容紫英身上,反倒是让玄霄觉出了点携书弹剑的快意潇洒来。

可那仅仅只是他一时的错觉罢了。玄霄望着那盏端放在棺木一角的长明灯,有些慨然地想着。灵堂设在正厅里,此时并未正式对外发丧,一众侍卫婢女们又对这位新城主多少有些惧意,不敢大声嚎哭,故而四处都是静悄悄的,只听得见纸钱被投入火盆中的声音。

慕容紫英一生未娶,死前一股脑的将所有事都推给了他,连后事规格居然也要玄霄来定。他皱着眉批下“依循琼华旧制”后就将人都赶出了殿门外,火盆里纸钱燃尽,火便渐渐熄了,玄霄大步上前,在棺旁停住。被包裹在一袭华美礼服中的人倒有五成还是记忆里的样子,只是发丝雪白,眉间亦是有了细纹。慕容紫英的表情是如释重负的欣慰,他这三十年,以至那算不得是漫长一生,何曾有过这般的安逸清闲。

“慕容紫英。”

玄霄从袖中抽出张被自己补好下半阙后叠起的宣纸,俯下身,将它压在慕容紫英枕下。随身服侍了城主许多年的两个婢女并未远去,见玄霄推门而出,连忙行礼:“城主有何吩咐?”

“去取我铁筝来。”此时已至正午,日光极盛,玄霄扶着门,似是有些不能直视地阖了阖眼,“他那具古琴也一并拿来,放进棺里。”

他曾恨极了他。可三十年岁月冲蚀而过后,终究是慕容紫英向他证明了自己的那番话。

“城为守护百姓而建,城安而百姓安,城破,则百姓流离失所。元帅此次以全琼华人命相搏,激怒九天,恐怕城破之日后果不堪设想……元帅就不能替城中百姓想想?大家最希望的,难道不是永远安定的生活?”

铁筝架在灵前,玄霄一震袍袖,席地而坐,伸手抚上那弦。

在前几日的旅途上,他甚至还想过,那人害他深陷监牢,又救他出狱,这回归来,便旧账勾销,新账另算。可韶华白首,须臾成空,他毕竟还是算不过这莫测天意。

从此再不能两清。

“水龙吟。此曲祭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13

帖子

916

积分

荒魂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16
发表于 2014-10-5 11:39:52 | 显示全部楼层
0v0这篇当年看过!虽然是架空但是和原作剧情超级符合……
以及莫名的喜欢这个结局!

PS 帮大大重新编辑了一下标题,希望不要介意!原谅我轻微的强迫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

帖子

6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7
 楼主| 发表于 2014-10-6 01: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依依 发表于 2014-10-5 11:39
0v0这篇当年看过!虽然是架空但是和原作剧情超级符合……
以及莫名的喜欢这个结局!

嗷嗷嗷谢谢帮忙!Qv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5

帖子

34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4
发表于 2014-10-8 15: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他们的感情也永远不会明了,真是虐cry。比起那些生离死别,这个才是真虐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

帖子

14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2
发表于 2014-10-8 23: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呀啊啊啊啊啊好带感,本能引为知己甚至爱人的两人擦肩而过..我从未懂过你,而你已经离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9

帖子

12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发表于 2014-11-25 20: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这篇文我想起了剧里的一句话,“手中虽然执剑,却仍需天意成全”
不经历过的人可能永远不知道这样的话里有多少无奈,多少痛苦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

帖子

13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7
发表于 2014-12-10 14: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叫天意莫测,这就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

帖子

20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7
发表于 2015-2-28 17: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该说什么,这结局,实在是……
天意这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1

帖子

18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3
发表于 2015-4-1 22: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局好心塞,可是木办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4

帖子

1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6
发表于 2015-4-7 17: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啥到觉得这篇虽然是个阴阳两相隔的结局,却并不是觉得特别虐,反而有种释然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慕容紫英如释重负的欣慰表情吧,少了几分执念,就少了几分求不得的苦,也就不会觉得那么难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6-27 03:53 , Processed in 0.08500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