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31|回复: 16

[其他] 【原创】【恭紫】未泯(仙四古剑混合设定,完结)

[复制链接]

3

主题

6

帖子

6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7
发表于 2014-10-4 11: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搬搬旧文_(:з」∠)_

————————————————————————————————————————————————

未泯


在欧阳少恭还未成为欧阳少恭之前,他已在这世上存在了太久,久得连他自己也记不住究竟已经活了多少年的光阴,或是以多少人的身份生活过。

他魂魄不全,如凡人一般的转生于他而言只是奢求,渡魂之术虽能让他抢占躯体获取新生,可记忆却一世世累积下来,蓄于脑海,每每沉湎其中都会令他不可自拔。

记得最深的自然是身为太子长琴的第一世,纵是每世渡魂之痛已远非常人可以想象,可凤鸣真身被焚毁以及三魂七魄生生分离之时,那种痛苦更是让他永世难忘。

还有一世极其悲惨潦倒,他渡魂后与新的躯体产生了极大的排斥,不仅无法开口说话,连行走也是不能,那躯体以前的主人在一家药铺帮佣,无亲无故,本是他特意挑中的,哪知道此次出了差错,店主看他变成这等模样,立刻翻了脸,找了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就让人把他拖出去扔在了街上,任他自生自灭。

可让他记住这一世的原因却并非仅仅于此。渡魂后无法控制身体的情况实属常见,在荒野里咬牙爬行吞食树根野草与兽类争食的日子他过过许多,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等身体积蓄够了力量,就可以寻找下一个躯体,重新施行渡魂。

而这一世,他原以为也会如此。那条街道阳光还算充裕,他找了个背风的地方,靠着路人施舍的冷饭残羹果腹,一面暗中寻觅着合适的目标。他听说,城北慕容家的小公子自幼体弱多病,请了许多大夫仍不见好,慕容夫人说起这孩子总是掉泪,曾在菩萨前许愿道若有朝一日小儿能够痊愈,余生必定吃斋念佛,多做善事以谢菩萨大恩。

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他暗中寻思。小孩子的躯体本来就容易受控的多,只是那些新生的生命总是天真烂漫,他学不来,宁可去赌一把,夺个成人的。可这一世他虚弱的很,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而且这慕容小公子既然从小身体抱恙,突然痊愈肯定是喜事一桩,就算出现什么性格大变的问题,父母也应该不怎么放在心上。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怎么接近这小公子。他想了许久都没个对策,严冬却先一步来了。外出的行人越来越少,阳光也变得稀有起来。这具身体被饥饿与寒冷折磨得脆弱不堪,有时候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总觉得自己就这样再也无法醒来。

如果还没有坚持到渡魂就让这个躯体先一步死去的话,残缺的魂魄便会化作荒魂,散入天地间再不存在吧。

怎能……甘心。



便是这样挣扎着又过了一阵子,有一天街上却忽然热闹起来了。他蜷缩在墙根下睁不开眼,听着那人群的喧嚣声由远而近的响起,突然有个孩子的声音说:“停一下!”

于是又突地安静了。那天的太阳罕见的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他也就懒得在意其他的,只是大口呼吸着终于没那么冰冷的空气,却突然感觉到有人站在了自己旁边,连阳光都给挡去了一片。

“你……你还好吗?天那么冷,你怎么穿的这么少?”

于是又听到了那个孩子的声音,这次是在近前了,也让他明白过来旁边站着的是谁。那声音清亮亮的,可又有点儿中气不足,估计是带着病——他刚这样想,就立即听见了一阵咳嗽。

“我的小少爷,你怎么又胡闹!你可是答应了夫人,路上都乖乖在暖轿里呆着……”这次响起的是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只听得那孩子“哎”了声,似乎是被一下子拉开了,“听我的,你身子那么差,快离这叫花子远点儿——万一被传染了什么病可麻烦的很!”

身子骨弱的小少爷?他险些在心底狂笑出声。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撑着身体装出努力想坐起来的样子,又重重的跌落在地,往那孩子所在的地方滚了两步——若不是无法开口说话,他必然还要用沙哑的声音颤巍巍吐出一句“救我……”,好让那孩子彻底相信,如果再不救自己,眼前这个人肯定立刻就会被冻毙街头。

小孩子总是很简单的,单纯的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事物都是美好的,认为应该对所有人好,而自己对他人的好也会得到回报——真是可笑。

他盘算着让这孩子把自己带回家去,那样就方便得多了。哪知道自己还没想到下一步的动作,一双手却先按上了自己的背,不轻不重地捶着:“这样舒服一点儿了吗?唔……”又摸了摸他的手,“好凉,难怪你要咳嗽。”

在被奶娘大惊小怪的拽开前,那孩子又把几粒药丸被塞到了他的手心。耳边不断的传来争论声,大抵是奶娘要拉这小少爷回家,这小少爷却犯了倔非要把这个倒在街头的人也救回家去云云——明明是按着预期所进行着的,他却忽然没了方才的欢欣,那几粒药丸被握在掌心里,凉凉的,让他有了点儿些微的失神。

这还是渡魂失败被抛在街上后,第一个主动愿意触碰自己的人。

“娘不是也说了要行善事么,多行善事,菩萨才会开心……”孩子的声音急促促的,甚至都带上了点哭腔,说了一大通的话,紧接着又是一阵咳嗽,吓坏了随行的奶妈。

“我的祖宗诶,轻点咳、轻点……”老妇人手忙脚乱地给他拍着背,口气总算是软了下来,“真是怕了你了,那就先带回去?你去问问他干不干?”

“嗯!”

脚步声在耳边停下,他感觉到有人蹲在了自己的身旁,用商量的口气发问:“那个……你愿意来我家吗?我家有大夫,可以给你看病……”

他皱了皱眉,终于有些费力地睁开了眼,日光晃得他眼睛发花,流了些泪出来终于可以看清楚了。等了许久的慕容家的小公子就蹲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一张完全还没长开的脸,在冷风里呆的久了,脸颊被吹得通红。见他看过来,有些紧张的又问了一遍:“你愿意来吗?”这话,也是他盼了无数天的。

他轻轻摇了一下头。



不愧是给大户人家少爷的补养药丸,他居然奇迹般地挺过了那个冬天。等到开春的时候,城里便有了传言,说慕容家的小公子被一个得道高人相中,带去昆仑山修仙了。慕容夫人自然是舍不得,只是那小公子身体差的厉害,思来想去还是希望孩子能健康活得长久些,就忍着泪送走了。

昆仑山很远。于是,在他使用这个身躯的剩下的光阴里,他都再没见过那个曾问自己要不要跟他一起回家,又被拒绝了的孩子。

他甚至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用那个身体残喘了两三年后他终于积蓄够了足以使用渡魂的力量,那镇中的人除了慕容家的那位小公子他再没看上其他的,身体又行不得远路,最终渡魂到了一只白狐的身上。也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就想要去昆仑山。

狐的身躯比起人类来灵活了许多,他选中的这只白狐更是毛皮长而密,在冬天里丝毫不觉寒冷。他只觉着一时间轻便得都有些不习惯了,每天急匆匆的赶路,也从没想过,茫茫昆仑山,传说是最接近天界之地,光是为世人所乐道的便有昆仑、琼华、碧玉、紫翠、玄圃、玉英、阆风、天墉八派之多,不为人所知的更是不胜枚举。那孩子到底是拜入何派他并不知晓,便是真到了昆仑,又应去何处寻找。

便这样过了大半个月,离昆仑还有万里之迢,他却先被人盯上了。白狐的皮毛,若是完整的剥下,对于猎户而言是不菲的一笔收入。被射伤爪子的一瞬那种好久不曾体味到的死亡的恐惧感又汹涌着袭来包裹了全身,他几乎是拼了命的奔逃,最终甩掉了猎人却也耗尽力气倒在了雪地中,不知道是会冻僵而死还是流干了血液死去。

再度醒来时却又变了场景。身下传来的触感硬邦邦的,他低下头,看见的是老旧木桌的粗糙纹理,身边是一盏正燃着的油灯。尾巴甩动了下,似乎拂上了什么东西,传来哗啦啦的一声脆响,然后就是一个有几分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师公师公,小狐狸醒了!”

他呆了一下,才想起来应该抬起头来。正面的视野里满当当的是一张孩子的脸,看见他醒了,喜上眉梢。有什么东西被塞到了嘴边,他还愣着,下意识就是一咬,结果那孩子“哎呀”一声缩回了手,食指上一个尖尖的牙印,边缘已经冒出了血。

孩子被方才那个师公拽开去包扎,他低下头看看,滚在桌上的是一小块肉干,已经被火烤热了。他有些抱歉地望向那孩子,正巧也碰上他回过头来,似乎是读懂了这只狐狸的眼神,孩子咧嘴笑笑:“没事!”

“小狐狸快吃肉!”

这孩子长高了,面色也红润了,不再是当年那个连暖轿都不能下,还得整天整天吃药的病怏怏的小团子,穿了身蓝白相间的道装,还没完全长开的眉宇间隐隐透露出英气来。

这次他总算是知道了他的名字,那老人唤他做紫英。

慕容家的小公子,慕容紫英。

第二天的清晨,他悄悄离开了这两人借宿的客栈。



“……就按我讲的这个剂量,每日三次,饭后煎服,如果三天后还不见好转,再来让我看看。”

“诶,诶,谢谢您了。”

巷尾的医馆,每日里只能照到半天的阳光。当年那个拎着药箱的郎中是图了这地方便宜才盘下了这里开了间店子,这镇上本来也不缺口碑好的大夫,一个初来的外乡人,百姓们来他这儿也就是图个便宜,一个月下来除去开销,也挣不到几文钱。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郎中的医术变得愈发精妙,有几次镇里人得了难解的杂症,几位老大夫诊了脉都摇头不知如何下药,他却自请上门,望闻问切后写下药方,往往几日后药到病除。

渐渐的,那间狭小逼仄的医馆逐渐成了镇里病患们最常光顾的地方。再后来,就连邻县的人都知道,那小镇里住了个大夫,是华佗再世扁鹊重生,再疑难的病情,到了他那儿也没有好不了的。

其实他也只是因为活了太久,所以见过的,懂得的,比常人多了多那么一些而已。

也因为活了太久,他对时间的概念始终有些模糊。也不知道在镇上以“神医”的身份又平淡生活了多久,这具身体逐渐显出老态了。他开始疲于四处看诊,每日里只是在医馆后面的小院里晒晒难得的太阳,等着病患上门。

“欸,两位公子爷,就是这儿了~”从巷外传来的声音中气十足,伴随着几人的脚步声,最终停在医馆的门口,吵得他微微皱眉,一时也不想起身,“咱镇上这位神医啊,在这儿那么多年就没遇上一次治不好的病,别担心,这位公子的眼睛,估计几天之后就没事儿咯~”

“蒙您吉言,谢过了。”

另一人的客气而不失礼数,从未听过的声音,大概是来求医的外地人。他抖了抖洗的发白的袍子,慢吞吞走进外间,迎面进来的两个青年年纪相若,一人做猎户装扮,紧闭着双目,而扶着他的人却是一身自己眼熟至极蓝白道装,玉冠束发,背上负着剑匣。

慕容紫英。

差点就把这个名字脱口唤出,他哑然失笑,渡魂术常会扰乱或消除掉自己的一些记忆,再加上时间的流逝,他惊讶于自己居然从未忘记当年那个孩子的名字。“这位……公子,”他定了定神,淡淡开口,“可是为您这位朋友的眼睛而来?”

“正是。”

“那么,请恕在下无能为力。”他摇头,躬身一礼。从方才进门时他便发觉那猎装青年所受伤势并不简单,自己当年获罪于天,对从那双目中感受到的气息自是明了得很,“这伤势……非是人祸,药石无医,并不是凡人可以治愈的。我斗胆劝一句,这位公子双目不便,四处奔波求医更劳心伤神,还是早日看开了吧。”

“你看,紫英,我就说了,这伤哪是说治就能治好的。”那青年听了他的话,也不着恼,反而挠着头笑了起来,“你陪着我到处找大夫,也太累了,咱们还是回青鸾峰去吧,还可以猎了野猪烤来吃~”

“天河……”慕容紫英黯然,却也无计可施,只得向他行礼谢过,如方才般扶着那人离去了。他站在门口目送着二人背影,感受到日光一点点下移,逐渐离开了这条小巷,突然觉得有些冷。

不知为何,在那一瞬间,他脑海中浮起模糊的预感,未来,自己还会见到这个叫慕容紫英的人。

他已经很多年不曾思及未来,那东西太过渺茫,还不如顾及眼下。否则有一日没寻着合适的渡魂对象,残缺的魂魄飘散化作荒魂,便再没有未来。

可今日,出乎意料地,他居然想到了这个。



后来他又渡魂了几世,其中孤独痛苦自是不必再提。记不清究竟是过了一百年还是两百年,不过他想,那个慕容紫英,大概也如之前所遇见的所有凡人一样,在岁月中逐渐苍老,然后化作黄土了吧。

预感什么的,终究只是自己私心的一时希冀,不可尽信。世间之物,繁盛之后必会凋零,就算人类寿命比之花草树木稍长了一些,也还是会有终结的一日。

获罪于天,无所禘也……生生世世寡亲缘情缘……他在衡山觅了处隐蔽的山洞,在那里住了许久,将自己还能忆起的往昔通通刻在了山壁之中。有个孩子被父母遗弃在山中,乱走了几日,在被他遇见时已是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了,他夺了那孩子的身体,倒是出乎意料地好用,叫他满意的很。

那日他心情自是极好,甚至顺路救下了一名被山妖围困的韶龄女子,也懒得掩饰自己与这句身体不相符的种种行为。之后那少女似是不知去何处才好,怯怯跟在自己身后回了山洞,那一壁的字迹通通被她看去了,第二日太阳升起时,少女突然站起身,抿抿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然后走到自己面前弯下身,问:

“你……愿意跟我走,到我的家乡蓬莱去吗?”

他突然又忆起了久远的几世前,那个面团一样的小小孩子蹲在自己身边,怯怯地问自己,要不要和他一起回家。



海上仙山蓬莱远离中土,不论是风土人情还是花草建筑都同自己平生所见所闻大不相同。那个带他回去的少女名叫巽芳,是蓬莱国主最钟爱的女儿,总是向往着外面的天地,这次也是偷偷溜出去玩的,却不料在衡山遇见了他。

蓬莱人的寿命很长,又过了十几年,他倒是显得比巽芳还要年长个一两岁了。这期间巽芳再没离开过蓬莱,闲暇时光总是与他呆在一处,听他弹琴,或是问一些中土的奇闻异事,民俗风貌。所有人都说巽芳公主当年捡回来的孩子居然长成了如此英俊的少年郎,恐怕是要招为驸马的。巽芳却从来不曾主动说起些什么,只是每当与他同处被其他人瞧见,这般打趣时,往往一言不发着绯红了双颊。

最终是蓬莱国主把他唤入书房,征询了他的意见。虽然女儿从不主动提起,但巽芳最是单纯,一腔少女心思早就被所有人都猜了去。蓬莱国中并没有与外族人通婚的先例,不过也并未明令禁止,若是两情相悦,国主也乐得为二人主持婚礼。

“在下求之不得,谢国主成全。”

他想,也许这样一来,就能有一个人陪伴着自己,长长久久的过下去了吧。

却不曾料到,蓬莱天灾。

渡魂归来时,昔日乐土已满目疮痍,他寻不见那个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巽芳,只有一具具扭曲着的尸体倒在断壁残垣间,竭力诉说着死前的痛苦与不甘。



之后几世颠沛,他再不曾遇见能令自己生出执念之人。在渡魂成为欧阳少恭之后他察觉自己魂魄之力渐弱,若再不能寻回其余几魂,这一世过后,自己再不能施展渡魂之法,魂魄会化作荒魂,彻底消散。

乌蒙灵谷封印的焚寂古剑,他机关算尽,血涂之阵却还是功亏一篑,他被阵法反噬,当场昏死过去,醒来后已被雷严带回了衡山青玉坛,焚寂短剑和韩云溪却被遗留在了山洞中。他气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匆匆赶回乌蒙灵谷的山腹,除去一地的尸首与碎石,再寻不得他物。岩石的尖利棱角上一片蓝色残布,应当是有人在这里不小心被划破了袍袖,他俯身拿在手中,一股不同于苗疆的焚香味道传来,蓦然让他心头一阵恍惚。



尹千觞又来找他喝酒,那个曾经助韩休宁拼死抵抗,害得他没能将焚寂中的魂魄成功取走的幽都大祭司巫咸在失忆后居然能变成这种模样,委实让他惊讶得很。两个人在青玉坛上层对酌了许久,偶尔聊上几句,也都是关于尹千觞在山下游历的见闻。

“这两天外面冷得厉害,一路上都在下雪,不过倒是挺好看。”尹千觞又举起酒壶来各斟满一杯,抬手当先干了,“青玉坛还是老样子,四季如春,景色不变。你想不想看雪?”

“不想。”

“咦?我这还是头一次听见少恭你拒绝的那么快,怎么,怕冷?”

“不是。”他摇摇头,今日喝了许多酒,令他一反常态地话稍微多了些,“在下曾在雪地中被人追赶至昏厥,险些丧命,所以不喜欢。”

“这又是你哪一世的事儿了?”

“忘记了。”

“哎哎,每次想问你点什么,你就拿‘忘了‘来搪塞我。”尹千觞挥挥手,一脸无可奈何,“少恭——你就没点什么,是一直记在心里,怎么都忘不掉的?”

各自回房已是深夜。他不惯早睡,一时又无事可做,便随手拿了卷许久未看的书倚在灯边翻阅。书页哗啦一翻,掉出一块残破的蓝色布片,当年嗅到的焚香味道已经散了,倒是沾了些书卷的气息来。

忘不掉的何其之多……凤鸣被焚毁时的不甘,魂魄被撕裂时的绝望,生生世世寡亲缘情缘,巽芳死于蓬莱天灾,而那个孩子,在百年之前大概便死去了吧。

却为何又念念不忘?



终于获知了韩云溪的消息是在那之后的几年后。他没带任何人随同,孤身一人去了昆仑山天墉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昆仑,巍峨山脉终年被白雪覆盖,一如他当年昼夜兼程时想象中的宏伟雄壮。不为人察觉地穿过防御法阵,依着魂魄间的感应寻到了韩云溪所在的位置——他早已查探到当年的韩云溪如今已更名为百里屠苏,拜入天墉城执剑长老紫胤真人门下,那位执剑长老喜静,与唯一的两个弟子偏居天墉城一隅,平时极少有人前去打扰。

先除了紫胤,再制住百里屠苏取其魂魄——原本是这样计划的。他施了个隔绝他人感官的咒术藏于屋畔的古树后,原本是打算探清了四周便行动,却听得脚步声响,竟有人尚未入眠,出了屋,径自向古树这里走来。

来人看面容不过三十几许,发色却是银白,晚间未曾束发,于是垂过腰际的长发在月色下便如水银泻地,煞是好看。外袍随意披在身上,不同于平日所见的天墉城装束,是件洗得有些发白的道袍,蓝白相间,有几分眼熟。

这便是天墉的执剑长老?他皱眉,悄然退开两步,好让自己不被察觉。眼光扫过那人同样雪白的眉,淡漠的眼,因长年执剑生了硬茧的手指……他突然惊住。

右手食指指腹处,一个极浅的疤痕,依稀能辨出是个兽类的牙印,过了几百年,居然还固执地不肯褪去。

紫胤,慕容紫英。原来如此。

曾以为当年预感只是一厢情愿,哪知数百年匆匆而过,沧海桑田,却当真是,缘数未尽。

却已再不能回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

帖子

14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2
发表于 2014-10-4 11: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兜兜转转有重逢的感觉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1

帖子

1330

积分

荒魂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30
发表于 2014-10-4 13: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这篇文以前看过,但是回头再找已经找不到了,能再看见好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1

帖子

304

积分

荒魂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04
发表于 2014-10-5 07: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恭紫恭紫!哈哈开心,这篇好久不见啦,LZ放新文粗来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

帖子

6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7
 楼主| 发表于 2014-10-5 11: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地节操 发表于 2014-10-5 07:43
恭紫恭紫!哈哈开心,这篇好久不见啦,LZ放新文粗来啊

新文……我多写一点字数就放上来_(:з」∠)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6

帖子

2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5
发表于 2014-10-5 15: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转世神马的好带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0

帖子

13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0
发表于 2014-10-21 19: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似乎是我看过的第二篇恭紫文,设定合理合法令人信服,不过还是很意犹未尽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5

帖子

34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4
发表于 2014-11-4 16: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句话虐die。
感觉小紫花不管和玄大楼大还是少恭屠苏,在正剧背景下必然都要b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0

帖子

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2
发表于 2014-11-9 21: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后,有种闷闷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4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1
发表于 2015-2-21 13: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恭紫的文文不多呀   很好看 意犹未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6-27 04:04 , Processed in 0.08903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