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依依

[苏紫] 【转载】【苏紫】转烛记(完) BY viconia

  [复制链接]

16

主题

213

帖子

916

积分

荒魂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16
 楼主| 发表于 2014-8-2 14: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28.

暴风在黑暗中呼啸,大团大团的雪粒扫过空旷的山谷,尖利地咆哮着。风雪踏着重重的脚步,从他们头顶奔跑过去。
这小小的结界仿佛埋藏在雪下的空洞,被厚厚的白雪环绕,温暖而静谧。身体的热度紧密相贴,相互依偎,清修千年的仙人和流淌着妖兽之血的少年,靠在彼此怀中的时候,也不过像一对蜷缩在雪洞里的小动物,在安全而宁静的包围中,等待来年。
“就这样也很好。”百里屠苏拥抱着紫胤的腰,将头搁在他肩上,浓密柔软的雪色长发和情事后肌肤的热度拢在脸颊上,总是冷沉着一张俊脸的少年,此刻面上神情完全舒展了开来,带着一点慵懒。他慢慢地呼吸着仙人身上清洁的冷香,像是觉得宁静,而又心满意足。“不回昆仑山也很好。在这一个人也没有的荒山里面,在永远也不会停下来的风雪里面,只有我和师尊两个人。就这样。也很好。”
“没出息。”
紫胤轻轻斥责了他一声。就靠在少年头颈边的面颊上,却流露出几分纵容,甚至可以称之为宠溺的神情来。他的手也环在少年肩头,那强健结实的后背肌肉上,还带着情事过后未干的汗水。仙人冷白的手指,慢慢地,无意识地轻轻抚弄着少年散乱的发辫。
那孩子却难得地没有顶嘴。百里屠苏静静地将脸贴在他温润肌肤上,一言不发,只是双手更用力抱紧了些。
紫胤轻轻叹了口气。
“今后,好生修行。千年万载,将来的日子……”他似是想要勉励他几句,然而说到一半又住了口。百里屠苏知道他意思,低声道:“师尊,你放心。”
他抬起头来,正好对上紫胤冰灰色的眼眸。那双黑铁一样坚定冷硬的眼睛,直直看进仙人复杂晦涩的目光之中,百里屠苏撑起身来,搂过紫胤散落在雪地和身下衣物上的长发,手臂沿着腰背和大腿的曲线滑下,将他整个人都严严实实地抱进怀里。他又重复了一遍,“师尊,你放心。”
“我……”紫胤摇摇头,像是觉得在弟子面前,自己这样的情绪实在是太过软弱了,他想要辩解般地开口,嘴唇嚅呐了好几下,却终究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百里屠苏低下头去,嘴唇先是轻触他的额头,然后是眼睫。温热的气息落下来,紫胤闭上了眼睛。
那样的亲吻坚定而虔诚,他却只觉得心跳如雷。心血来潮,像是被什么东西牵扯着,那紧迫的感觉压抑着胸口,拥抱越是温柔,越是让他觉得酸楚,喘不过气来。
仿佛回应着他不祥的预感,从被抛弃一地的衣物中间,突然有凄厉尖锐的鸣叫声响起。
紫胤全身一震,抱在少年肩头的手痉挛了一下,慢慢地滑下去。修长手指用力地蜷曲起来,攥紧了地上粉末状的积雪。

半夜在东昆仑的雪山上接到警报,师徒二人虽是立即御剑赶回天墉城,到达之时也已是旭日初升。然而这一天昆仑山上的阳光,却竟是显得异常稀薄,东方初升的日轮像是贴在天空上一般,淡淡红色苍白如纸。
紫胤远在百里之外,已能感觉到天墉城下地灵之气紊乱如沸。他眉头紧锁,催动剑光,一转眼落在天墉城门口,却只见那平日锁闭森严的清净山门洞开,弟子内外奔走呼告,人人面上都带着焦急之色,年纪小的还有些惊惶。天墉一脉特有的青色剑气在半空中往来穿梭,纷繁好似失去主张的蚁群。
“这是怎么回事?”百里屠苏很快也追了上来,落在天墉城门口。看见面前一派兵荒马乱景象,心中亦有些惊疑。“师兄呢?”他转头去看紫胤,却见仙人面上竟是一脸惨白。
“陵越,怎么回事。”
感应到师尊来到,本应在天墉城主持加固封印之事的陵越很快就出现在了二人面前。他已修成地仙之体,与紫胤一般,都是无须饮食睡眠亦不知疲倦的仙人。然而此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青年,眼下却带着重重的黑圈,满面倦色,嘴角也有些干裂。紫胤见他这样心下更觉不妙,也顾不得许多,急急地追问他。“可是封印生变?”
“弟子无能,有负师尊所托!”青年碰地一声单膝跪了下来,压抑的语气之中,满是焦急愧疚与自责,“师尊与师弟走后,弟子依法而行,加固封印那地煞阴龙的锁灵法阵。起初几日并无异常,但到了昨夜,不知何处出错,法阵突然生变,束缚灵气之力,竟似生生逆转了过来……”
“那地煞阴龙本应是无知无识之物,但法阵生变之时,它们似也所有感应,变得十分暴戾!弟子修为不足,不能探知如今地底到底是何情形。但法阵运行脱轨加上地下煞气翻涌,致使天墉城四周地灵紊乱,连普通弟子也已有所感应。而且……或许是因为灵气紊乱失衡之故,一众弟子维护法阵之时,也都变得心浮气躁……”陵越看了一眼身后乱糟糟的景象,言语中只觉苦涩。“如今借助天墉弟子之力,尚能勉强维持法阵运转,若是再过一两日,封印彻底崩坏,煞气冲上地面,只怕整座天墉城都会被掀起……”
“我知道了。”起先陵越每说一句,紫胤面色便会白上一分。然而听到最后,他脸色虽是极冷,言语之中,却已有了斩钉截铁之意。“此事不怪你,是为师之过。”
“师尊?”
百里屠苏在一旁看着紫胤脸色和语气,只觉得心头隐隐有一块沉重石头压了下来。
紫胤回过头来看着他的时候,面色却又缓和了些,仿佛想要安慰他一般。“……无妨。你们在此等我一会。陵越,去召集天墉弟子,我另有布阵之法。”

重重山脉地下一间青色石壁的斗室之内,红衣的女子跪坐在光芒黯淡的法阵中,守护着面前那一颗悬浮在法阵中心的碧色珠子。
碧珠约五寸大小,晶莹剔透,此刻却已完全失去了光彩,更从中心延伸出无数裂痕,直透到表面上。
光芒一闪,蓝衣白袍的仙人出现在斗室之内,那红衣女子抬起头来,美丽面容上是掩之不去的焦急之色,轻唤了一声:“主人……”
紫胤踏入法阵中,一抬手拾起那颗碧珠,面上神色变幻,半晌,长叹一声:“千年清修,一夕尽付流水!”
叹息声中,紫胤手心一握,竟将那珠子化为齑粉!
“主人!”红玉大惊,“这碧珠是主人道心所寄,数百年来受清灵之气熏染,若是炼成身外化身,修为也不下于陵越公子。就此毁去,主人证道的机会,岂不是失去大半?!”
“道心所寄?”紫胤苦笑一声。“求仁得仁,又何复怨尤。”
“主人!莫非主人当真对百里公子……”
“事已至此,不必多言。”紫胤一扬手,点点碧色流光洒落地面,本已黯淡无光的法阵重又被点亮起来。“只是这碧珠乃是封印地煞阴龙的锁灵法阵阵眼,如今被我道心动摇,就此毁去,势必要重炼一件法宝来代替它。不然,一旦封印毁坏,地煞阴龙出世,造成人世种种浩劫,便都是我的罪孽了。”
紫胤语气平淡,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旁边红玉却已是急得花容失色。“道心动摇,对主人修为损害已是不小,而且如今碧珠损毁,主人想必是要以自身法力镇守封印?这样耗损之下,还要重炼阵眼灵物,更何况还有那地煞阴龙……”
“地煞阴龙突然变得暴戾起来,煞气翻腾,想必与欧阳少恭和焚寂也脱不了关系罢。”紫胤淡淡道,语气中已是带上了寒意。“你在此守护好法阵即可。重炼灵物之事……”仙人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坦然地告诉了他的剑灵。“我会与百里屠苏斟酌。”
地煞阴龙之事,千钧重任全系于紫胤一身,这封印法阵必须与他心意相通,一有变故随时都能生出感应才行。因此作为阵眼的灵物也不能是普通法宝,必须是主人以心血祭炼,元神交通的本命灵器。而与人合炼这样一件灵物,那与同道好友之间、门派上下合力祭炼一件法宝的炼器之术又完全不同,简直是与双修无异的亲密关系了……
美丽的红衣女剑灵默默地低下头去,她的目光停留在紫胤长长拖地的袍角边上,轻声曼语。“红玉恭送主人。”

片刻之后,紫胤身形出现在临天阁前时,陵越已经命天墉掌门与诸长老召集起了门中弟子,数百人依辈分排列,全都整整齐齐地候在阶梯下等待祖师训示。
锁灵法阵虽然崩坏,然而有紫胤千年修为坐镇,浩瀚法力与仙灵清气压制之下,天墉城底下躁动的地灵乱流,此刻也已经渐渐平息下来。山风凛冽,吹过一众天墉弟子的脸颊和衣襟,沿阶而下,层层叠叠的厚重深紫却在这烈风之中巍然不动,毅如山岳。数百人的沉静等待之中,唯有风声。
“法阵生变乃是地灵乱象所致,如今我已将其重新立过。陵越,你去分派人手,依此阵图排布,镇压封印,便可将地灵流动导回正轨。地下翻腾躁动的煞气也自会平息。”紫胤唤陵越上来,递给他一个卷轴。陵越躬身接下。
“地煞阴龙躁动,必定是受人以煞气引导。”紫胤续道,“这番必须有人下去一探究竟方可。煞气凶险,那作乱之人修为也不弱,寻常弟子不能当此任。我要坐镇锁灵法阵,陵越要统一指挥安排人手,前往探察的任务,须得在天墉城长老以上的弟子中,选出一人……”
“师尊!”百里屠苏忍不住出声,他踏前一步,抱拳大声道:“何以不让弟子前往?”
紫胤看了看他,摇摇头,语气中似有些踌躇难决。“我本意也要令你前往,但倘若你在地煞之下遇见那欧阳少恭,必定会与他硬拼的罢。以你如今的修为,胜负尚且难料……”
“而且你要与我合力重炼地灵碧珠……也罢。”紫胤沉吟了一会,陵越和百里屠苏都尚且不解他语中之意,仙人却似已下了决心。他对百里屠苏点点头,一双冰色眼眸仍是淡然,波澜不起。“让你去,也好。陵越,你自带领天墉弟子去立阵。百里屠苏,你随我来。”
说罢,他已转身走进临天阁中。二人各自低头应了一声“是”,抬头却见仙人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后,百里屠苏急忙跟了上去。
走进临天阁,百里屠苏便不禁又想起了那一日的大胆荒唐。他有些忐忑地看向仙人的背影,紫胤负手而立,就站在离他不远之处,却只是沉默。雪色长发与蓝白衣衫在这青铜装饰的凝重房间内,仿佛一幅线条清晰的画卷。
“师尊。”
百里屠苏轻轻出声。
“……”
紫胤沉默着,百里屠苏便又上前了两步。“师尊?”
这一次仙人转过了身来看着他,目光却是微微低垂,嘴唇轻轻开启,像是想说什么,却不足以发出能让少年听清的声音。他疑惑地走上前去,与紫胤的距离又拉近了一点,然而那沉默的嘴唇中依然没有言语,只是轻微翕动。
开合的线条仿佛诱惑一般,百里屠苏忍不住大大喘了口气。这短暂而安静的距离太过暧昧,不远处藏青色帘幕厚重地垂下,直拖到地,仿佛严守着背后的秘密。他又想起那天让师尊生气的事情来,紫胤的沉默不像是某种暗示,然而百里屠苏的心已经剧烈地跳动起来。“师……”
“过来。”
紫胤轻声开口,声音干平,像是也有一点紧张。百里屠苏勉强依言前行,只走得一两步,二人之间的距离已近到让他不敢再动,那个人如玉般冷清无暇的脸就在他眼前,呼吸拂动发丝,每一寸肌肤都是那样真切,甚至能感觉到体温热度的浮动。他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却觉得这样的距离下,嘴唇的颤动都好像要被面前那淡色的薄唇给吸引过去。“师尊……”
仙人冰灰色的眼眸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年,要在这样的距离下压抑住嘴唇渴求般的颤抖与身体里血液的蠢蠢欲动,几乎已让百里屠苏艰于呼吸。他全身僵硬,呆呆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师尊,在那里杵了好一会,紫胤仿佛是没有等到意想中少年应有的动作,眉头皱了皱,身体又微微往前倾了倾。
百里屠苏只觉得脑子里有根弦一下就炸开了,他一伸手环抱住紫胤的肩头将他往前一带,嘴唇猛地亲了上去,迫不及待的动作让彼此的牙齿都撞到了一起,牙龈一阵凉凉的酸麻——这不重要。被压抑的激烈喘息骤然爆发出来,少年一把将仙人抱进了怀里,毫不犹豫地含住了紫胤的嘴唇,大力舔咂吮吸起来,粗糙的喘息夹杂着水音,动作用力得简直恨不能一口水吞下肚去。
唇舌交缠到激烈之处,连头颈也跟着转动。紫胤顺着百里屠苏的手臂拥抱,靠在他手上,随他动作变换着姿势。那动作紧密而激烈,散开的雪色长发在衣物间纠缠。
“师尊。”深深的喘息之后,紧贴着的嘴唇微微松开片刻,他刚含糊地叫了那个人一声,便感觉到紫胤吻了回来——那总是以忍耐的姿态接受着他纠缠的舌头探进口腔之中,生涩的挑逗和碰触之后,有什么东西被推进了喉咙里。
百里屠苏睁大眼睛,他松开紫胤,刚想说什么,已经听见仙人冷淡中带着喘息湿意的声音。“吞下去。”
那是命令。百里屠苏照做了,然后才捧起那个人的脸来看着他。“师尊,那是什么?”
“是我分出三百年修为,凝聚成一点心血——”百里屠苏身体猛地一震,声音就要从喉中冲出,紫胤忙按住了他的肩头,“听我说完。”
“封印地煞阴龙的锁灵法阵崩坏,乃是因为被我用作法阵阵眼的一颗地灵碧珠,是我道心所寄之物。如今我既然和你在一起,那件法宝便不能再用。我要重炼阵眼法宝,必须与你一同合力祭炼方可……因此,你此去地底,不管是探查情形,或是遇上欧阳少恭时与他对敌,夺回焚寂,都必须万无一失才行。”
“你可明白?”
紫胤所言的阵眼法宝等等干系,百里屠苏听得似懂非懂。然而紫胤需要他这点却是毫无疑问的。他郑重点了点头。“师尊放心,我定会毫发无伤的回来。”
“但师尊要以自身法力镇压封印,又分与我三百年修为,对师尊自己……”
紫胤打断了他,“你若无事回来,我自然无事。”
方才眼神之中那一丝复杂晦涩的情绪也已全然褪去,仙人静静凝视着他,目光平稳,澄澈如镜。
“当真?”
紫胤微微点头。“只要你无事,我便无事。”
他又重复了一遍。
说话间,紫胤像是想起什么,后退一步,看了看百里屠苏腰间所佩的古剑青冥。“这柄剑是陵越给你挑的?青冥是孤高坚毅之剑,虽也合你用,但若要对付阴煞怪物,却并非此剑所长。”
“你带古钧去。”
仙人一挥手,古铜色皮肤的巨汉便出现在二人身侧,剑灵恭敬地低着头,单膝跪地,朝百里屠苏奉上青灰色的厚重阔剑。
百里屠苏默默地看了古钧一眼,接过了他手中的剑。不管是分他修为还是赐下古钧,紫胤既已将话说到这个程度,他知道这时候不应再做无谓的推脱。如今他能做的事情,便是立即前往昆仑山底,尽快找到和解决地下翻腾煞气变乱的根源,然后,回到他的身边……
一切疑问都可以等到那个时候再说。
少年将剑佩在腰间,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看了看紫胤,忽然又一次狠狠抱了上去,将他紧拥在怀里。他用力极大,紧紧箍着仙人腰背的手臂上肌肉微微抖动着,在紧身的袖子下面,一条条显出有力的轮廓来。
“师尊总是喜欢骗我。”
少年沉声说。
“总是哄着我让我以为什么都没事,自己一个人背地里辛苦。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但是,既然师尊需要我在身边,那我一定会很快回来。”
“不管师尊是要做什么,只要师尊愿意让我陪在你身边。”
“我就一定会保护你。”
他放开了紫胤,大步朝门外走去。

拾级而上,在天墉城顶部的高台之上,已经打开了直接通往地层下滚滚煞气之中的传送法阵。只能通过一人的传送阵像是一团翻卷的灰雾,在并不温暖的苍白阳光之下,散发着不怀好意的凶恶气息。
天墉弟子虽已各就各位,包括陵越在内的一众高层弟子依然聚集在这里,不仅是怀着敬意,送百里屠苏只身前往危险莫测的地煞之下,亦是为了启动和关闭这传送法阵,不让凶煞妖魔借机逃入人世。人群静默无声,连翔十七也站在高耸的青铜立柱上,收拢着翅膀,屏息静气,提心吊胆地目送着他家公子。
紫胤站在人群最前面,目光平静地注视着他的小徒弟。百里屠苏此刻换上了一身黑色劲装,背负古钧,大步走向通往地底的入口。
他突然停顿了一下,慢慢回过头来。
身后是紫胤、陵越,还有数十天墉弟子组成的人群。
只有片刻的停顿,然后他一步就冲到了紫胤面前,抱住他,按着头发,吻了上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唇舌交缠,深入、吮吸、交换唾液的甜。紫胤像是在这不可思议的冲击之下一时呆若木鸡,本能地顺从着他的动作,甚至有一点习惯的回应。
直吻到两人胸腔里面的空气全部都耗尽,分开来的时候,人群中依然是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人能够发得出声。
分开的嘴唇毫不留恋。百里屠苏深深看了紫胤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这次他没有再回头。
陵越看着师弟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阵中,终于意识到自己还站在这里。他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又发现头脑中一片空白。他艰难地将目光移向紫胤的时候,只见仙人面上仍是一片淡漠平静,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唯有那双冰灰色的眼睛,还定定地注视着师弟消失的方向。
而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FIN.

2012.10.08——2012.11.12

后记:
虽然故事还完全可以无边无际的扯下去,前面挖的很多坑也还没有填,不过我觉得苏紫写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师尊是千肯万肯的从了苏苏了,少侠也算是……走出了从熊孩子到好男人的第一步?
接下去当然还有千年万载同居生活,无限广大修仙天地可以接着写下去,不过那就是堕落情劫的神仙和他家攒满九百年幸运值的好运修行中小徒弟的日常冒险故事了吧,和古剑故事本身的关系不大了呢。而且最近也没空,与其写着写着坑掉,不如就收在当众告白这里结尾吧。
嗯,有时间的话,也许还可以写后续小段子什么的,四十八手总要全部来一遍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09

帖子

60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01
发表于 2014-8-11 22: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可真是——肉多味美,肉文中的极品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81

帖子

22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2
发表于 2014-8-14 16: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rtarus 于 2014-8-14 17:18 编辑

在不老歌里看过了 XD果然论坛里也有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3

帖子

39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91
发表于 2014-8-17 17: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喜欢这篇文,不仅肉够味~而且文笔也很不错~
特别是名字,原来是李后主的诗啊~第一次看见我都没看明白~哈哈原来是另有深意~
可惜没再往后写,好想看之后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3

帖子

16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9
发表于 2014-8-21 14: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咦为什么我积分没满50也能看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6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14-8-23 17: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来这篇明明就没完啊!!!作者就自认完结了!!好想挠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8

帖子

45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3
发表于 2014-8-24 10: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是我的苏紫入门文来着,文好肉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50

帖子

53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3
发表于 2014-8-24 19: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明明是没完结吧?就这样的坑好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60

帖子

63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34
发表于 2014-9-17 13: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撸了好几遍了,最早是在36看的,肉太美啊【捧大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1

帖子

8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3
发表于 2014-10-3 12:5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别处看到,觉得写得极好就是咋没完结就fin了。。。现在在这里看到终于相信那个fin了TT,求番外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6-19 00:53 , Processed in 0.08372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