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263|回复: 248

[电视剧] 【原创】【苏紫】紫玲珑 (2.5第二十二PLAY)

  [复制链接]

2

主题

88

帖子

31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4
发表于 2014-10-15 21: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沉香 于 2015-2-5 12:13 编辑

首发于百度贴吧(ID:—沉香—),后通过Q群发现有这好地儿,为了进藏剑阁,我拼了!

你们关注的h或有

中篇

『引子』

天雷盘旋在这座人间修道圣地的上空,天墉城的天空似乎要被阵阵雷火撕裂——这不仅是天墉将崩,也是人间将遭厄运的前兆了。

“轰!”天空再次乍现巨大裂缝,闪电照亮整座圣山。

百里屠苏眉心的细长红光比任何时候都要嚣张,突突跳跃着,几要冲破桎捁。

师尊……

弟子不孝……

有悖人伦。

竟然……竟然对师尊做下那等大逆不道之事!

“师尊——!”屠苏撕心裂肺地冲着大殿的方向吼叫,丝毫不觉此刻浑身火烧雷裂般的疼痛。

徒儿……该死……

一步一跪,血染成迹。

百里屠苏绝望地举起手臂,蓦地狠狠击向自己的天灵盖!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31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4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5 22: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乌蒙灵谷


混沌初生,天地由盘古劈开,天、地、人三界由此诞生,其中,神独占一届——是为盘古大帝灵气最盛之界神界;地界为底,鬼主地界,地界阴邪,管辖神、仙、人、兽死后之三魂七魄;人间居于神界与地界之间,生灵最为复杂,虽主要由人、兽占据,但神、灵、仙、魔等亦常常往来于此间,或角逐、或相合相生,因此三界之生灵虽因史上原因,有力量与地位上的强弱之分,但并非神界独大,乃相互制约、平衡,万千年来除了三界尽皆上阵、发生在人间的逐鹿之战外,倒也相安无事。

唯有魔界,是个例外。
魔界又称魔域,游离于三界之外,常人难觅,更毋交集侵占,因此,魔域是可以撬动天地平衡的一个支点。

盘古四十九亿八千九百九十九年。镇守人、神界唯一通道的大神烛鼓殁,一直虎视眈眈的魔界趁虚而入,从包容各种生灵的人界进入神界,欲将神界颠覆,妄图使魔界执掌三界大印。
于是是年,史上第二次神魔大战开战,历时仅五百年,便以神界突然反败为胜,居住在不周山的神界太子长琴被贬入轮回而收尾,其中突然得胜的关窍,神界密不外传,只知之后魔界便如突然消失了一般,从人、神界将魔众全数撤出,三界数百年不见一魔。

是时为盘古五十亿年,人间太平,五谷丰熟。
位于人间灵气极盛之地的乌蒙灵谷,乃是一处桃花盛开,风景如画之处。乌蒙灵谷居住着上古大神女娲一族,族中之制也沿袭上古之制。现在的大巫祝名唤韩休宁,乃是一名容貌秀丽的女子。
“大巫祝,在下有事禀报。”
“方叔请讲”,韩休宁正在打坐,闻听动静睁开双眼,如炬目光越过方叔,轻启朱唇道,“云溪,休要胡闹。”
被唤作云溪的小孩默默放下在方叔脑后做兔耳状的双手,低首不语。
方叔回头瞧了瞧云溪,嘿嘿一笑,“不碍事不碍事,云溪是小孩子嘛。“
韩休宁的一双美目已经彻底睁开,肃然道:”韩云溪是我乌蒙灵谷未来的大巫祝,便更应严格要求自己,况他虽未成年但已过了懵懂之岁,岂能以‘小孩子’为理由肆意放纵!云溪,你告诉娘,为何你不在堂上练习巫咒,反而跑来此地偷听,嗯?“
小小的韩云溪一个激灵,抬起头来,喏喏道:”娘我知道了。“然后一溜烟跑掉。
韩休宁叹了口气,继而转向方叔,面色如常。
方叔面色已转肃然,正色道:”大巫祝,焚寂的封印快要消失了!”
韩休宁闻言面色大变!“霍”地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
方叔叹道:“大巫祝,在下所言非虚,距上次幽都与天墉来此帮助加固封印之时,已有上百年之久,前些日子焚寂凶剑愈发活跃,我等只当是惯常波动,谁知这次封印竟被凶剑挣脱出一个裂缝来。”
韩休宁面色深沉,略一沉吟,当机立断,“快去请幽都巫咸风广陌、天墉城紫胤真人前来助阵!”
“是。”

相传天地间有七把凶剑,乃龙渊部族以禁断之术加上无数魂魄铸成,魂魄具体来由各异,牵扯上古大神魂魄者众多,而焚寂剑乃七把凶剑之首,约几百年前出现,搅扰得人间生灵涂炭,但很快为女娲大神所擒获,封印于乌蒙灵谷,因此乌蒙灵谷这几世的任务便是守护这把凶剑。
幽都与乌蒙灵谷同为女娲一族,区别大体在于前者监视天下凶剑,一有异动便立即出手,后者旨在守护现已擒获的凶剑、加固封印,确保凶剑不再为祸人间。
天墉城则是人间最有名的道家清修、世人向往成仙之地。天墉执剑长老紫胤真人便已成仙身,上次他来帮助加固封印,韩休宁的儿子韩云溪还未出生。
幽都与天墉城都与乌蒙灵谷相距甚远,虽风广陌脚力极快、紫胤真人又可乘风御剑,然幽都报信之人却得三天三夜才能通知到两处,韩休宁这三天几乎不眠不休,监视凶剑动静。
”娘……娘……你困了去榻上睡会儿吧,云溪替你看着。“小云溪摇了摇半睡半醒的韩休宁。
韩休宁勉强笑道:”云溪真乖,但娘不能睡,娘必须等到紫胤真人与风广陌到来。“
小云溪好奇道:”紫胤真人、风广陌是谁呀?“
”风广陌与我们一样都是女娲部族,他是幽都一支的巫咸,法力高强;而紫胤真人……“韩休宁微微一笑,思绪像是飘向很远的地方。
小云溪忍不住了,拽了拽韩休宁,”紫胤真人是谁嘛?“
”紫胤……绿碧紫英,青雘丹粟啊……”


(二)
此时年幼的韩云溪不知道,他的命运即将发生惊天逆转。
听说幽都巫咸风广陌、还有娘心神往之的那个天墉城仙人紫胤真人,都已接近乌蒙灵谷的入口,韩云溪虽知族中有禁令,未经他的娘——乌蒙灵谷大巫祝韩休宁的允许,不得进入封印禁地,然此等“盛事”实在百年难见,韩云溪少年心性,忍不住想趁乱去观摩一把,他转念一想,从禁地的正面小径进入实不得法,于是就想到先出村再从禁地后山绕到前面入口的”大计“,想到这里,韩云溪还颇为自己的高明而小小得意。
于是说走就走,韩云溪溜到一条他偶然发现的位于杂草中的出村秘密通道中,猫着腰将要出村,忽然前面的光线一暗,并伴着寒风阵阵,韩云溪觉得有点不对劲,抬起头来一看,顿时吓得三魂失了七魄——一头两人高的白熊,正挡在他眼前,目光凶狠地盯着他,蠢蠢欲动。
“……”韩云溪脸色煞白小嘴巨颤,连惊叫也发不出来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白熊蓦地一声嘶吼,直起前身,一只肥硕的熊爪就朝韩云溪的小脑瓜上拍来!
说时迟那时快。
韩云溪之后失去了几乎全部的记忆,然而这一幕却总在脑海中闪现。
绝望的韩云溪抱着头祈求女娲庇佑,身体突然一轻,然后被人拦腰抱住飞离了地面,他被一阵清幽泠然的道香之气吸引,转过脸就看到了一张见之忘俗的面孔。
他是神仙吗?韩云溪呆呆地盯着眼前之人,将白熊都忘在了九霄云外。
如果韩云溪那时候好好学习诗文,便能脱口而出赞颂的诗句,然而这一刻他连“倾国倾城”、“风华绝代”、“九天谪仙”这样的词语都忘记了,小小的韩云溪此时只觉得从未见过、并且之后也不会再见到比眼前之人更令他心如擂鼓之人了——即便此时他还是一个小小孩童而已。
如此美丽脱俗之人,却为什么一头白发?小云溪的小手像是不受控制伸出去,大胆地摸了摸如云白发。
银丝倾泻,美不胜收。
这“谪仙”低头看着小云溪,微微一笑,柔声道:“刚才吓怕了吗?”
他的声音怎么这般好听,比山间的黄莺声、姑娘的歌声、村中的泉水声还要好听百倍千倍,韩云溪迷乱地想着。白发之人以为怀中的小小孩童是吓呆了,因此轻轻拍打了几下韩云溪的背,又问道:“莫怕,莫怕,白熊已被我赶跑了。你是谁家小孩?乌蒙灵谷的吗?”
他接连问出问题,韩云溪才反应过来,脸红地说:“我是……”
白发之人明白地一笑,摸了摸韩云溪的头,道:“那你是想偷偷出谷玩耍吗?不乖喔。”
韩云溪红着脸,头摇得像拨浪鼓,他心中万万不想给眼前这人留下坏印象。
”我只是……迷路了……“
”迷路?“白发人心下好笑,脸上却故作严肃,道:”乌蒙灵谷的人会在自家地里迷路吗?“
”我……“韩云溪哑然,没想到这谪仙般的人竟会如此揶揄人。
白发人看小孩窘迫,不再为难他,”你叫什么?迷路了我送你回家。“
”我叫韩云溪,我娘就是这乌蒙灵谷的大巫祝。“韩云溪挺起胸脯,嗓音清亮道。
”好,云溪,我送你回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31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4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5 22: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前面剧情进度慢,大家有耐心哦~~~~~~


——————————————————
早已等在主道上迎接的韩休宁看到紫胤真人银白色的身影心中一喜,待紫胤走近了,看到他怀中的韩云溪,俏脸沉了下来。
韩云溪把脸埋在紫胤的怀中,不敢向外瞧。
紫胤用只有他们俩人听得到的声音,悄悄说道:“云溪,别怕,乖乖睡。”
紫胤不着痕迹地用手拂过云溪的眼皮,韩云溪顿时进入了睡眠。

“紫胤真人,您来了。这是——”韩休宁上前道。
“云溪在路上被一头熊吓倒,我看到后就带他回来了。”
韩休宁一肚子疑惑:“可——可是乌蒙灵谷里是没有熊的。”
紫胤平静如水,道:“我发觉乌蒙灵谷的结界被什么力量打开了一丝缝隙——因此也耽误了一会,想必那熊就是从那缝隙里进来的罢。”
紫胤倒是没有说谎,他的确是因为查看这一点异常,才刚好查到了缝隙处,碰巧救了韩云溪。

韩休宁心下更觉沉重,“缝隙?”莫不是数劫将至?
不过如今也顾不得结界的事情,加固焚寂的任务迫在眉睫,于是韩休宁定了定神,问紫胤道:“真人,请问您可曾见到幽都巫咸风广陌?”
“不曾。”
韩休宁又沉吟,紫胤却发话了:“我在边界便已感受到焚寂的力量有外泄的迹象,休宁大人不妨先带我去看看,可留人在此,一是提防缝隙中外敌趁势侵入,焚寂之事虽无他人知晓,然以防万一还是派人看着为好;二是静候巫咸到来好为他引路。可否?”
韩休宁点点头,“真人请随我来。”

紫胤与韩休宁来到韩休宁的小屋,韩休宁道声谢,接过韩云溪,将他安置在榻上。
韩云溪翻了个身,闭着眼露出一个笑容,像是梦到了极其美好的事情。
韩休宁爱怜地看了韩云溪一眼。
“真人,我们现在去看焚寂。”
紫胤与韩休宁边走边聊,韩休宁先道:“也不知焚寂究竟如何铸得,用了哪方邪灵的魂魄,在女娲大神封印中竟上百年了还如此厉害。”
紫胤真人虽为剑仙,对神界之事却不甚关心,虽然隐隐约约猜到一些,但他个性严谨,并不喜传风言风语误导他人,只道:“倒不一定是邪灵,此等力量充沛绵长,远非一般邪灵所有。”
韩休宁点点头,“我亦未曾听闻上古哪方邪灵能和这凶剑对上号,有名头的,像蚩尤战神的邪灵,去处世人皆晓。”
她顿了顿,又道:“但如若不是邪灵而是神灵、仙灵,却又怎生如此凶霸血腥,充满邪气?”
紫胤点了点头,“如今不管他是何灵所化,也不能教他再为祸人间。”
话说间,两人已步入了封印禁地。
身后的八卦结界像有形之门一般,倏地落下来,挡住了大门——非乌蒙灵谷与其邀请之人难以进入。

小屋中的韩云溪睡得香甜,因为他正梦到刚才认识的白发仙人手把手教他仙术,梦中的白发师尊正欲带着他御剑遨游,韩云溪刚要抱到仙人的纤腰,仙人却消失了,韩云溪一把扑个空,摔倒在地,爬起来之时,却看到一团火焰旋转着,火焰中还不断地滴出血来。
韩云溪眉头紧锁,极其不安。
然后他又看到白发仙人师尊的身影从那团火焰中出来,云溪刚要欣喜地迎上去,便见师尊突然口吐鲜血,与此同时一柄剑从师尊的腰腹中自后向前刺透,一个红眼獠牙的人影手执一柄凶煞的剑,邪笑着自师尊的身体中穿出!
韩云溪惊叫一声,顿时惊醒,发觉自己已然汗透全身。
他清楚地记得,梦中那个手执凶剑杀了师尊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这个梦过于诡异,他只不过见了那美貌白发人一面,怎么会梦到如此场景。韩云溪的小心脏砰砰狂跳,感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四)
下章开始慢慢和TV剧情有出入。

韩云溪从床上一骨碌爬下来,屋子里不见一个人,他脑袋沉沉的,一时半会才想起来刚才昏睡之前的事情。
白发仙人……
韩云溪嗅到了自己身上沾染的高洁的香味儿,觉得之前遇到的那不是梦。
屋子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焚寂……紫胤真人……白发仙人就是紫胤真人吧?——韩云溪把这一连串事情串起来后,恍然大悟。
想必娘应当是和紫胤真人去封印禁地了。
咦?
哪里来的打斗声?
韩云溪侧头,竖起耳朵听,的确从远处传来厮杀叫喊的声音。
不好!莫不是有外敌侵入?那娘和紫胤真人……
小韩云溪想到这里,拔腿就出门往禁地跑。

他跑到禁地门口,发现一个人都没有,而这门口理应有人守候才是。
韩云溪心里慌乱,大叫一声”娘——!”就突破了八卦结界,进入到封印禁地中去。
“娘——!”韩云溪刚一进来就看见令他撕心裂肺的一幕:围坐在一把泛着红光的剑周围的众人同人喷出一口鲜血,伏倒在地。
听到韩云溪的喊叫,勉力支撑的韩休宁挣扎着转过脸,看到了他,一阵恍惚。
“云溪……过来。”
“休宁……大……人!您……您要做什么?”周围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大巫祝的意图,但无力阻止。
“休宁……大人,不可啊!”
韩休宁恍若没有听闻,露出一丝苦笑,朝韩云溪示意。
韩云溪跌跌撞撞向母亲跑去。
他看到母亲笑了,小孩子心性以为母亲没有大碍了,于是也露出一丝天真的笑。
韩休宁看到愈走愈近的韩云溪,挣扎着坐起身子,拼尽全力控制住冲破束缚而出的焚寂剑灵,双手翻飞如兰如电,将焚寂剑灵控制在一小团巫术结界中。
然后突然转身,将手中的剑灵击向韩云溪的小小身躯!
云溪……
韩云溪惊愕地看了母亲一眼,满脸的难以置信——
韩休宁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泪流满面,不敢看云溪。
韩云溪轰然昏倒在地;与剑灵分离的焚寂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钉入地中。
地位高贵、不苟言笑的大巫祝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痛苦,爆发似的大哭起来,继而奔上前去,抱起了昏倒的韩云溪。
“原谅娘……云溪……如若不将焚寂这时封入你的体内,焚寂将逃出禁地,从此危害人间……“
韩休宁抚摸着韩云溪眉心中间跳动的一簇细长的火焰——那是焚寂。
以后的路,娘不知道你要怎么走,也许会死,也许不会,也许活的很痛苦……但……这也许是你的宿命……我们是女娲族,为了天下苍生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娲族。
她抱着韩云溪,痴痴不语,如诉如狂。

——刚刚击退外敌,飞进洞来的紫胤真人看到的就是这令他心中一痛的一幕。
紫胤真人曾经也历经坎坷,才至心如止水,步入仙阶,然而不知为何,看到焚寂入体的韩云溪,他的心也不免有一丝痛楚和怜惜。
想要保护这个孩子。
紫胤如星目光扫了一眼禁地众人,叹了口气,大袖背在背后,转而问道:”休宁大人有何遗愿?“

韩休宁颤颤巍巍地将怀中的韩云溪递高——
”照顾好……云溪……拜托了……“

紫胤真人再无多言,左手抱起韩云溪,右手拔起钉在地中的焚寂剑,一甩袖,便化作一股白色清风,倏地飞出洞外,消失在乌蒙灵谷的上空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31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4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5 22: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天墉城的弟子们虽皆为清修之人,然多少年之辈,在这仙气萦绕的山上呆久了,难免有些气闷,于是乎,师祖同门小道消息、尘世趣闻这种东西竟也成为了一种货品,可以以物换之——后人考究,其实这种行为在民间早已源远流长,然则道家圣地流传开来,才使其登入大雅之堂,于是乎,时人为其冠名,曰“八卦”。
“咚嗡——”洪钟若瓮,天墉城的新一天又到来了,在后山一个角落里,天墉城长老的亲生女儿、“八卦角”的红人——芙蕖,接收礼物接得不亦乐乎。
“哎,慢点慢点。肇临,你这个苹果都坏了,不能拿来交换。”芙蕖大眼睛忽闪着,将一个烂苹果塞到了小师弟肇临手里。
“师妹。你看我这个如何?”
一块玉佩放入芙蕖手里,触手温凉。
芙蕖摊开掌心,观察了一下,顿时笑逐颜开,“二师兄,这个你哪儿来的呀?”
二师兄陵端不疑有他,讨好道:“芙蕖师妹,你昨个不是说,喜欢大师兄身上那块玉佩吗?我就……嘿嘿……”
陵端还未笑毕,头上便挨了胆大包天的师妹一个粉拳,“谁让你偷大师兄的东西?嗯?谁让你……”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假山里追逐打闹,陵端抱头鼠窜,没看清楚路,于是撞上了一人,抬头一看,更加惊慌失措。
两人都乖巧了下来,随众弟子一起抱拳道:“掌门、执剑长老……”
天墉城掌门涵素真人、还有那位一头白发、飘飘若仙的执剑长老紫胤真人,背着手站在众弟子面前。
涵素哼了一声,紫胤面无表情斥道:“胡闹。”
陵端和芙蕖正各自不安的揣测将要得到什么惩戒,谁知涵素却再无多言,只道:“你们都各自散了罢,有这光景,不如去多练练剑。尤其是你,芙蕖。”
说罢,与紫胤一同飘然而去。
芙蕖舒了口气,捧脸感慨道:“执剑长老不论是生气还是训斥人,都是这么得好姿容,当真让人不敢逼视啊!”
众弟子对师妹这种公然花痴的行为尽皆翻白眼。
肇临道:“诶?你们刚才看到执剑长老牵着的那个小孩了吗?”
芙蕖仍然捧着脸在状况外,其它人已经开始讨论起来。
“那是谁啊?”
“不知道啊,执剑长老在外面捡的?”
“不可能是新收的弟子吧?”
“不会吧,执剑长老一门除了大师兄,已经数十年没有收弟子了!”
“哎,谁先打听到消息,明早来这里交换啊!”
“……”
芙蕖回过神来,问:“我刚才听到小孩,什么小孩?”
“……”

紫胤真人将韩云溪带到他的别院中,大弟子陵越迎上来,盯着韩云溪额头中央的那道血红色,“师父,这是……?”
韩云溪呆呆地看着陵越,陵越摸了摸他的头。
紫胤真人道:“他叫韩云溪,被焚寂煞气侵入,如今已不记得前尘往事了。”说罢转向韩云溪,怜惜又宠溺地温柔微笑,“云溪,你若愿拜我门下,这里便是你的家了。”
韩云溪猛一眨眼,“嗵”地跪拜在地:“师尊!”
又拜了拜陵越:“大师兄!”

紫胤真人嘱咐陵越安排诸事毕,道:“陵越、云溪,为师要闭关数月,这期间陵越好好教授云溪入门心法,待为师出关,便教云溪剑术。云溪,你记住,焚寂煞气会因欲念与怒气而愈加旺盛,因此你需平心静气,不可轻易动怒。对了,陵越,云溪煞气入体,暂不可学习御剑,陵越务必谨记,不要因爱惜师弟而偷偷相授。”
说罢,挥袖而去,身姿卓然。
陵越恭敬地朝他离开的方向抱拳道:“陵越谨记,定好生教抚云溪师弟。”
云溪呆呆道:“师尊他……为何一回来就闭关?”
陵越有那么一瞬的痛楚表情,然而多年的清修让他面上很快恢复淡然
——“师尊喜好闭关。”

转眼间,陵越教习云溪已五月有余,春去冬来,大雪在夜里悄然而至,第二日,陵越在雪地里发现了冻僵的云溪,而云溪还维持着闭眼打坐的姿势。
陵越大惊,忙使出炽炎术来化掉韩云溪身上的雪壳。
“云溪,云溪……”陵越抱着小云溪,急忙唤着。
韩云溪终于微微睁开了双眼:“大师兄……”
陵越又是心疼又是着恼,“这孩子,练功也要看天时啊!冻坏了怎么办?也亏你有焚寂煞气在体,不然早就冻成一块冰雕!”
听到“焚寂煞气”,云溪神色黯然,“师兄,我能问一件事吗?”
陵越看他不接话,气道:“说!”
“师尊……师尊闭关,是与我的煞气有关吗?”
陵越一滞,他想不到小小的韩云溪竟这般聪慧,刚入道门不久便能猜到其中关窍,但陵越做人从不妄言,于是沉声道:“是。但你也不必过于担忧,师尊是剑仙,煞气奈何不得他的。”
云溪低头,“那为何……小半年过去了,师尊仍未出关?”
陵越也不知如何作答,眼望向紫胤闭关的方向,道:“快了。”

这日,云溪自前殿台阶上走过,不料撞到了一贯嚣张跋扈的二师兄陵端。
陵端今日对芙蕖第十三次告白失败,正有火无处发,这下被云溪撞到,那怒气便如滔滔洪水遇上开闸一般倾泻出来。
“哟,这不是执剑长老的爱徒,大魔王韩云溪么?”
韩云溪皱了皱眉,没有理他,欲从他身边绕过。
陵端揪住他的衣襟,“懂不懂礼节?见了师兄也不拜见。执剑长老就是这么教你的?”
听到陵端对师尊不恭敬的指摘,韩云溪有一丝着恼,然而他仍记得紫胤的教诲,平静道:“二师兄。”
“韩云溪,我说你个怪物,到我们天墉城赖了这么久,也该走了吧?”
“我不是怪物。”
陵端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事情,夸张地扫视了一眼一干师弟们,指着韩云溪道:“不是怪物?哈哈哈……你不是怪物我怎么看你常常发疯?你不是怪物,怎么害的自己的师尊一回来便闭关?”
一干师弟也哈哈大笑起来。
韩云溪只觉得头痛欲裂,不由得扶额皱眉。
脑子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嗡嗡。
韩云溪……是你……是你害了紫胤真人……你害的你的师尊受伤闭关,你是个怪物……怪物……
“啊——”韩云溪双目赤红,低着头,呲牙嘶声,陵端他们的笑声仿佛瞬间放大了数倍,将他笼罩其中。
他踉踉跄跄向前,仿佛每走一步,便向燃烧着赤焰的地狱更近了一步,连陵端他们惊惶四散开来也未觉清。
韩云溪无意识地晃了晃脑袋来缓解裂痛,一些其它声音又在他脑中响起——
紫英……
魔尊大人,您不能……
……长琴,长琴……
不是……我不是……
一股熟稔的清幽香气传来,韩云溪的星蕴——崇明鸟图腾在他身后亮了起来,他的灵台恢复了几分清明,顿时迫使眼中的赤红下去了几分。
韩云溪倒下前,隐约看到一抹许久未见的洁白。
师尊……


(六)
云溪,云溪……
韩云溪仿佛听见有人在叫他,但他却醒不来。
他发现自己走到了一处从未来过的诡异地方,低矮的云是浓墨般的黑,大地尽是焦土,枯枝、断木、老鸹、野火。
韩云溪迷茫地乱走,这地方仿佛没有边界,也看不到什么变化似的。
走了很久,他觉得自己都要被吸进去了的时候,看到了一口井。
犹豫了一下,他朝井里面看去。
——这世上万事万物的发展,往往是由好奇心引起的。
韩云溪的目光刚投入井口,只觉得天旋地转,万物扭曲,眼前的世界以这口井为中心,时而呈旋涡状、时而呈水波状波动不停。
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又来了,他恶心得想吐,刚往前踉跄了一步,扭曲的井口便如突然生出手臂一般,将他拉近了井中!
身体在湿滑黑暗的甬道中快速旋转、下降,韩云溪惊恐地大叫,却发现听不到任何声音。
不知滑了多久,就在他都以为自己将要失明的时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橙黄的光点蓦地耀的韩云溪的眼睛一痛。
到底了,他想。

韩云溪用手挡着眼前的光,起了身。
突然一个人跑过来,吓了他一条。
这地方哪儿来的人?
这井下的世界光线微弱,但连点成片,甚是壮观,只是仿佛没有天,也没有地,除了密密麻麻的橙光,一片漆黑。
我莫不是来到了幽冥地狱?
但韩云溪倒没有十分害怕,只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白色身影,心不可名状的有一丝揪痛。
师尊,云溪可还见得到你?
韩云溪的思绪电光火石间,那看不清楚面目的来人对他说着什么,但韩云溪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只能看到对方的嘴巴在动,表情似乎非常激动喜悦。
他好像在说——
魔……什么?
韩云溪突然产生了一个令他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想法:难道这里是传说中三界之外的——魔界?
他的心跳得厉害,思绪仿佛捕捉倒了什么,但又模模糊糊。
不……不……韩云溪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推拒着来人。
他不知道自己在抗拒着什么,只是潜意识告诉他要离这个地方远远的。
离这里越远,才能离光明越近——
然后,他看见了远处一抹耀眼的洁白。

“师尊!”
紫胤注视着从梦魇中惊醒,睁大双眼、惊魂未定的韩云溪,轻启双唇:“你醒了。感觉如何?”
“师尊……我梦到了……梦到了……”
韩云溪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梦中的一切仿佛都被糅在了一起,扔进了浓墨色的物质里,他的脑中只剩下一团旋涡状的墨色。
紫胤并未追问,只淡淡道:“云溪,为师闭关期间,自创了一套专为帮你压制焚寂煞气的心法,现下为师将此法授予你,你需每日练习。”
韩云溪望着紫胤清绝又艳丽的面容,听到他这般轻柔的谆谆教诲,心里突然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心如擂鼓,口舌干燥,言语不能,仿佛想起了一些熟悉的感觉,韩云溪伸出手去,大胆的抚上了剑仙高贵的银发。
紫胤一愣,轻喝道:“胡闹。”
不够……这还不够……
韩云溪正沉浸在银色发丝如瀑的光滑手感中,迷乱地想着,手却被紫胤轻轻拿开了。
他抬头呆愣着望着微愠的紫胤。
紫胤心中为韩云溪的命运多舛叹了口气,于是面转和蔼,道:“为师为你传授心法,你听好。”

芙蕖听完陵端的夸张描绘,皱着眉头,白了他一眼:“二师兄,我知道你自打第一眼就看云溪师弟不满,但你也不应这样诬陷他吧?师弟是孤僻了点,但是他很乖也很懂事。你为何总是编造师弟的坏话呢?”
陵端喘着气,摆摆手:“师妹,你,你听我说。我这次,真没编造,韩云溪真是个怪物,你是没看见昨天他突然狂化的样子……吓死人了。众师弟都可以作证。”
身后陵端的一干小弟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是啊是啊,韩云溪昨天可害怕了,他突然眼睛发红,浑身散发着魔魅邪气,超我们压过来,我们都差点被他杀掉!”
“没错没错,芙蕖师姐,你跟掌门说一下,赶快把这个怪物赶出天墉城,不然我们都得死在他手里!”
……
陵越突然出现,走过来斥道:“不要乱嚼舌根!云溪只是昨天中了魇,他自己都晕倒在地,你们也并未有事!有时间在这里议论同门,不如去练功!快去!”
大师兄毕竟颇有威严,人群嘟囔了几下,便一哄而散。
芙蕖拍了拍陵越,“大师兄,还是你厉害。”心里却突然觉得,诶,大师兄怎么说话的风格如此耳熟?
芙蕖抖了一下,不在此处的涵素掌门也莫名打了个喷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31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4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5 22: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转眼,又过五年。
岁月如梭,韶华易逝,最是人间留不住。
园中的银发仙人负手而立,望着挥舞长剑的少年,微笑不语。
剑气分身、花影萦绕,花与剑竞相飞舞,场面美得令人屏息。
那高大健壮的身影仿佛和剑合为了一体,影影绰绰。
紫胤走上前去,微微扬起精致的下颌,拂去云溪衣上的花瓣,“我道家先祖有云,刚柔并济,无往不利;今观云溪舞剑,当知其意。”说罢唇角勾起,笑意更盛。
韩云溪擦了擦汗,看向紫胤高眉低目,为他拂衣的如画模样,心道:我如今长这么高了,师尊却没有变,还是那么美,那么夺目。
——只是这话倘若真的说出来,师尊恐怕要用空明幻虚剑将他打飞罢。
紫胤并不知,他的小弟子此刻想的不是他手中的剑,而是他眼前的人。

“八卦角“像往常一样,沸反盈天。不过今天他们无消息可交换,便叽叽喳喳,闲聊闲侃。
这会的主题好像是……呃,“天墉城谁最美“——
结果,自然而然的,这个主题发展成了——”执剑长老哪里最美“。
”执剑长老的鼻梁似乎最好看,挺翘如削,就如他的人一样正直不阿;又清俊白亮,如他的人一样冰清玉润。”芙蕖清亮婉转的声音响起,一行排比句说的脆生生的,令在场师兄弟心旷神怡。
“不对不对,执剑长老的眼睛最好看,一汪雪水化成的湖似的,看一眼,简直忍不住想要跳进去了!”
“要我说啊,执剑长老嘴唇最美。嘴角有些上翘……哎,你们知道有一种唇叫笑唇吗?就是执剑长老这种唇,说起话来即使没表情都感觉好温柔……要是笑起来那真是……”新来的女弟子风晴雪加入花痴大军。
风晴雪突然想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诶,对了,你们谁见过执剑长老笑吗?”
风吹过,死水一般的寂静。
风又吹过,集体摇头。
风再次吹过,八卦角角民开始窸窸窣窣地下注,赌注便是让执剑长老笑一个。
在后园的紫胤连打好几个喷嚏,他有些奇怪——自从成仙后从无疾病,寻常风寒更是不会得,怎么会打喷嚏?

韩云溪若是知晓现在发生在八卦角的这一场赌注,一定拿出全部身家去为自己下一注。
“师尊,你没事吧?”韩云溪露出忧虑的表情,抓住紫胤的手臂。
紫胤抬起头来,一泓雪水成潭的双眼折射着宽慰的笑意,“无妨,或许是花粉。”
春光明媚得不像话。

韩云溪练完剑,想着查一些东西,便往藏经阁慢慢走去。
路上看到不少花朵已经趁着春意开得正好,他俯下身,仔细摘了几朵拿在手里,想着师尊是个爱干净的人,这花放在他室内,香气净尘,他一定喜欢。
韩云溪站在了紫胤的房间门口,却犹豫了。
风晴雪蹦蹦跳跳地过来,“云溪,你拿的什么?”一把抢过,“好漂亮的花,送我吧?”
韩云溪急了,“这花……”
算了,总好过丢了去。
“送给你罢。”
风晴雪笑得很开心,他喜欢这个小师兄,天墉城人人都看得出来,但韩云溪寡言沉闷,她难得找到机会攀谈。
“云溪,你去找执剑长老吗?”
韩云溪不知在想什么,被风晴雪一拉扯,总算回过神来,忙道:“啊……不是,我刚刚在后园练完剑,要去藏经阁办点急事,晴雪我们回头再聊……”
说罢,逃一般地疾走掉。
风晴雪失望地嘟起嘴巴,不过她天性豁朗,很快便又露出了笑容,嗅了嗅韩云溪送给她的花束,只是心中纳罕。
藏经阁……不经过这里呀。


(八)
今夜的云丝有些多,张牙舞爪地,像树精的须似的,在朦胧的月亮周围逡巡围守。
夜色乌蒙蒙的。
这注定是个不太平的夜。



韩云溪已经在藏经阁呆了很久了,因为他在阁内碰到了一个平时还比较看的顺眼的师弟——他叫肇临。
“韩云溪,其实吧,虽然我常常跟在二师兄后面,但我也不是那么讨厌你。”
“嗯。”
“关键是吧,你太不合群了。”
“……”
“要跟你混在一起,闷死个人。”
“……”
“你看,你又发呆了。”
“肇临,我知道,你是个好人。”韩云溪从书里抬起头。
“……”
肇临无语半晌,道:“总之,以后我拿你当朋友了。你也别跟大师兄老对着……”



紫胤正在房中打坐,镇守剑阁的剑灵红玉突然破门而入,情绪激动。
“主人——焚寂剑被盗了!”
紫胤飞出去的时候也看到了不约而同出来的涵素真人,以及一大帮不知怎生得到消息的徒弟。
唯独不见韩云溪。
紫胤心道不好,于是连掌门涵素也没等,瞬间便换形到了剑阁,看了一眼结界,皱起眉头,又瞬间闪身到了藏经阁。
他刚立定身形,外面便传来陵端的叫声:“掌门,肇临和韩云溪都在里面!”
紫胤转身,看到了令他震惊万分的一幕。
——那把被盗走的焚寂剑,正握在韩云溪的手里,而剑尖却从肇临的身体里捅了出来。
“砰!”门被打开,芙蕖的尖叫声、众弟子惊恐粗重的呼吸、呼喊着肇临的叫声……
再看韩云溪,眼眶发红,颤抖着面向众人,却是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陵端手指着韩云溪,瑟瑟发抖:“你……你这个怪物,你终究杀了同门,你杀了肇临!”
紫胤闭上了眼。



涵素走上前去,看了看肇临,叹了口气,转而冷冷地问韩云溪:“韩云溪,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韩云溪为肇临合上眼,也叹了口气:“肇临……他是我的朋友,我很难过,但肇临不是我杀的。”
他突然怒视着窗外,指道:“是一个戴面具的黑衣人!”
话音刚落,紫胤与涵素对望一眼,紫胤面向窗外,道了声:“且等我——”就从窗子飞身出去。
“把韩云溪带到议事厅!”涵素的唇抿得紧紧的,命令道。



议事厅内。
陵端等人单膝跪下,陵端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面色悲愤道:“掌门,我们恳求处死韩云溪这个杀害同门的人!”
涵素唇又抿紧、放松,“还是等执剑长老回来再说……”
“掌门!执剑长老偏私自己门下徒弟,可是肇临等不得啊!”
“不得诽谤执剑长老!还是等——”涵素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韩云溪突然开始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怒视他,“韩云溪,你笑什么?!”
韩云溪的表情讽刺而又狰狞,他动了动脖子,歪着脑袋,道:“你们亲眼看到我杀了肇临吗?有谁看到了?”
“你的剑插在肇临身体里,你、你拿着剑!”
“我的剑?我一直都不知道这是我的剑啊……”韩云溪阴阳怪气地挑着唇,竟径自走到悬在一边被涵素法术控制住的焚寂剑旁边,五指成爪,轻轻松松突破法术结界,探了进去,一把抓住焚寂拔了出来!
整个动作仿佛在和旁人聊天时,拿一块点心那般闲散随意,以至众人竟都没反应过来。
待反应过来之时,韩云溪已经以闪电般的身形,冲出门去!
“抓住他!”



灯火渐次亮起,一片通明,到处是寻找韩云溪和叫嚷抓捕他的人。
整个天墉城顿时被一个韩云溪搅得上蹿下跳,混乱不堪。
暗处,一个身影提起了一盏灯端详着,露出一个狞笑。
一声迫切、渴望、压抑、又隐隐带着几分凌虐气息的轻嘶从喉中被挤压出来,摩擦着天墉城的清寒之气,仿佛有形的质,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得诡异。
兴奋颤抖的手掌从喉头缓缓放下,那身影侧头,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在微弱的月光下张开——又握紧。
“紫胤……”
——————————————————

创建了一个苏紫QQ群,欢迎大家加入:


【群号】340045654
【群名】推倒师尊哪家强
【群歌】执剑长老好啊执剑长老美貌爆表啊,执剑长老好啊执剑长老易推倒啊
【入群暗号】TDZJZL、推倒执剑长老、推倒、TD、苏紫、百度苏紫等等均可~唱群歌最佳!


现在群里人数虽少,但很活跃喔~,等队伍壮大了,我会酌情升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31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4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5 22: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新血、赤焰、发红的双眼。
乱发、残袍、杀煞之气盘旋的凶剑。
夜色下的韩云溪犹如被围困的野兽,浑身散发着可怖的气息,天墉城掌门涵素真人带领众弟子围成一个圈,数百柄剑寒光熠熠,直指中心的韩云溪。
涵素没有动,并不是他忌惮发狂的韩云溪与他手中的上古凶剑。
而正是因为涵素并不忌惮,因此他才没有动。

“韩云溪,我念你是师叔门下,劝你赶快放下凶剑,听候发落,我会还你一个公道。”
韩云溪不过便是拿了焚寂,被焚寂乱了心智而已,剑虽凶,人,拿不住剑;现下最重要的是将焚寂控制住,但剑在韩云溪手中,毕竟要顾及师叔的情面,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尽量不要损伤于他。
涵素如是想着,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但就在此时,陵端突然大喊一声:“还跟他废话什么。大家一起上!”说罢挥剑向韩云溪当胸刺去!涵素大惊,已然来不及阻止。
“当心!”
韩云溪发红的双眼猛然瞪向陵端,陵端看到那他的眼神心中莫名一寒,剑尖失了准头,堪堪从韩云溪肋边滑了过去,韩云溪一侧身,就抡起焚寂剑朝陵端当头劈砍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涵素闪电般捏了个口诀,左臂托住直直向前的右臂,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口诀便化作一道白色剑气,抵住了焚寂剑排山倒海般的势道。
陵端早已吓呆,连躲避也忘了。
涵素大喝:“陵端,快闪开。众弟子,摆剑阵!”
“是!”
涵素指挥众人里三层外三层走动成很多层圈,自己竭力维持着与焚寂对抗的剑气。剑阵最里面一层听从指令将剑集体祭出,剑尖呈花开状,剑尖抵在一起,像一把铁伞,盘旋在韩云溪的头上;第二层所有人持剑朝向第一层剑伞,如若第一层被破,第二层便可即时刺向破阵之人;第三层为心法辅助之阵,弟子并不用剑,而是默念心诀,加固一、二层的剑阵灵力;此外还有四、五……因人数而随机变化阵法——此剑阵名唤“无眼之阵”,顾名思义——没有阵眼可循,必须将全部人打败才可破阵,乃是天墉城中极为厉害的一种阵法,非强敌不会动用。
韩云溪时而凶狠时而迷茫地望着周围晃动的人群,头疼得快要炸裂了,一些声音不断地钻入他的脑中,他下意识地晃晃脑袋,那些声音仿佛也被晃的颤动起来。
——杀了他们……
——他们要杀了你
不,他们都是我的同门。
不,不……
——杀……杀……
——看看你手中的剑吧,拿他杀了他们……
——他们陷害你……要杀你……杀了他们
天墉弟子的声音、涵素的剑气声、风声、脑中的杀声仿佛渐渐消失,焚寂剑上的凶焰愈来愈旺,灼热传遍了韩云溪的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一点一点将他的神识灼烧殆尽。
唇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我要……杀……光……你……们……”

紫胤真人追寻面具人无果,他飞身回到天墉城,欲找到云溪与涵素,说道说道这件事情,此时很是蹊跷,紫胤决不相信是云溪杀了肇临。
谁知到了天墉城的上方,紫胤微微诧异,何事启用了无眼之阵?
他落在了广场前的大殿顶上,正欲看个究竟,就看到他的小徒弟——多次从焚寂煞气中死里逃生的小徒弟,被数百徒子徒孙、连同天墉掌门围在中间,浑身都被钉满了长剑,胸、腹、双腿,无一没有血洞遍布,血流成注,而他本人竟还半睁着双眼,单膝跪在地上,手持焚寂剑撑住身体,五官七窍中都因受不住内外夹击的灵力而渗出鲜血。
原本平和清幽、清气聚生的一个修道圣地,竟变得如同修罗地狱一般,可怖诡异。
紫胤飞身落地,一步一步,穿过剑阵,丝毫听不到耳边众人叫他的声音,他走到中间,极力克制着颤抖,朝云溪伸出双臂,一臂从他肋旁穿到背后,另一臂穿到膝弯处,将云溪平平抱了起来。
“紫胤……“涵素忍不住出声。
”执剑长老……韩云溪他已成魔!“
”韩云溪他——“
……
紫胤并没有御风飞起。
云溪现下受不得一点风吹。他想着。
他走得很慢,道袍的下摆随着他的走动微微起伏;他走过血迹流淌的地面,但血污却一点沾不上他的白履。紫胤整个人走在夜色中,就像皎月清辉,不染片尘,而他怀中的韩云溪,整身都散发着血腥凶煞之气;紫胤抱着他缓缓走在溶溶夜色中的画面,在场不少弟子竟觉得悲戚万分,纷纷停下了手中的阵法。
“师……尊……”韩云溪颤着双眼,慢慢睁大,看到了紫胤,眼中尽是虚弱的喜色,他耗尽气力,举起一只手,抚在紫胤的脸上,“只有……这么好看……才能当……当神仙么?……。”
紫胤的喉头一动,眼泪几就要落下来,板着脸,睨着他道:“真是胡闹……”
韩云溪绽出一个苍白的笑脸,“师尊……总是说我胡闹……可……可云溪……再也不能……胡闹给师尊看啦。”
“云溪……这回是认真的……师尊……”
”我喜欢你。“



(十)
怀中的起伏渐渐停止了,温度冰冷下来,紫胤停下了脚步,双眼望向前方,清明又茫然。
蓝光轻柔地包住那具身体,十多柄剑噗噗噗地从韩云溪的身躯中飞拔出来,叮叮叮散落一地。
紫胤小心翼翼地蹲下来,背过众人,将怀中的小徒弟紧紧搂住,一头银发从背上披散下来,凉水般铺到地上,清俊的身躯难以觉察地颤抖着。
一时间无人敢吭声,连呼吸也小心翼翼的。
“执剑长老……”几名弟子忍不住上前,涵素静静站在那边,伸手挡住了他们。
涵素欲言又止,最终摇了摇头,叹口气。
“走吧,让执剑长老自行处置。”
转眼间,万籁俱寂。

“云溪,这里只剩下我们俩了。”
夜静的可怕,连一丝飞禽的声音也无。
半晌,茫茫天地间,没有一丝回复。
“……孽徒。”

紫胤低头看着小徒弟的睡容,用洁白的衣袖揩掉那些碍眼的血迹,少年俊秀的面容渐渐干干净净显露出来。
紫胤仔仔细细端详着云溪的眉眼鼻唇,搂着的手紧了紧,下定了决心。
起身,化作一道蓝光,向九重天的方向消失了去。

“火神,那东西最近如何?”
“这数百年来,时有时无,刚刚又消失了,实属平常。”
“管好他。”
“是。”

九重天上,有凌霄殿,自女娲神逝,伏羲治世,达数亿年。
紫胤虽未及神位,也甚少到天界走动,然法力已达小神级,尽管他深居简出,长年留在人间清修,天界之人提起他也多不敢小觑。因此紫胤甫一踩入天界,消息便到了伏羲那里。
“不用通报了!”紫胤大步踏进凌霄殿中。
“紫胤上仙,何时竟劳动你来天界?”
紫胤目视伏羲,字字恳切:“求伏羲神帝救我小徒!”
说罢,一撩衣摆,双膝跪地,上身仍挺得笔直,目光如炬。
伏羲神色不变,敛目道:“上仙所求为……”
“越、眇。”
伏羲眼皮抬了抬,“越眇!越天地之眇……紫胤,你可知这越眇的来历?”
“越眇,乃女娲于天地初开、鸿蒙初始之后不久,取最初的清、浊二气,与盘古大帝毛发一起炼成,可使人起死回生不再话下,并能使其人灵体脱出三界法则,成为不死之身。可谓是逆天、逆三界之药。亿万年来唯有数人服侍过此丹。紫胤上仙欲求此丹,真可谓……哼哼……”
紫胤丝毫不惧伏羲如电目光,娓娓道来:“神帝言重了,倘若越眇真能使人脱出三界法则,如今治世的就不单是神帝一人了。”
“大胆!”早已做了亿万年至高无上三界统领的伏羲,现出难见的怒容,九重天都晃动起来,瞬间琼楼碎落,云滚电闪,雷击大地,飞沙走石,天上众神、地下众生均不知晓发生何事,天地间一阵惶然。直到神帝怒气稍平,一些才慢慢归于平静。
唯有凌霄殿中,跪地一人,背影在广漠的天界中冷冷清清,仿佛是那风中的眼、涡中的洼,置身事外又在其中的模样,让伏羲心中一动。
“要取此丹,并非无法。需受九九八十一道天罚,通过离境,才能拿到。”
“紫胤愿领。”毫不犹豫地回答。
伏羲起身:“你——”看到紫胤澄澈坚定的双眼,伏羲颓然坐下,“你知不知道……有命去,没命回的……”

“他去了?”
“去了。”
“怎生保证他拿到那东西?”
“放心,我能让他去,就能保证他回来。何况……不光是为了你主。”
桀桀的笑声刮擦着黑暗,“嘿嘿,宿主胃口不小,要了江山,还要美人。”
“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8

帖子

31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4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5 22: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伏羲注视着这个风华玉树的天界年轻人半晌。
“人死不能复生,你也是修道之人,何必执着?”
紫胤低眉沉默了许久,他有许多的道理可讲,却觉得那些道理不过是自欺欺人,话到嘴边,紫胤目光柔和,“也许……这是我的劫数。”
伏羲叹道:“我是越来越不懂你们年轻人了。”
“请天罚!”

紫胤站在纯白色的云朵上,望着前面一朵云上流动的光球,低首从袖中掏出一个古铜色的小鼎,对着小鼎念念有词,斜指向下,道一声:“去!”
小鼎瞬间没入云下,向人间的天墉方向落去。
云溪,等着为师!
紫胤收回目光,背着手,长身玉立,衣袂飘逸,背脊比任何时候挺的都要直,步入光球之中。
光球的里面虽属神界,但仿佛是与神界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甫一踏入,七彩的光雾充满整个空间,没有方向,没有尽头似的。
紫胤并不慌乱,他只是往前走着,闭起双眼,凭感觉向前走。
“离,遭遇之境也。百般滋味、万千气象皆在其中。你想它是什么,它便是什么。”
授业恩师的话还仿佛在耳边,人已在其中,这情境,并不可怕,反倒其妙得很——闭着双眼的紫胤想,嘴角浮现一丝难得的笑意。
水声,紫胤蓦地睁了眼。
一片彩色流溢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条银色的分界线,左右望不到头,横亘在紫胤面前。
目测了这条河的宽度,他准备跨过去,但河水倏地一下变宽了少许;他看了看,又决定飞过去,又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紫胤略一思索,既然必须下,那便下去吧。
他慢慢没入河中,很快便触到了底,这条长得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河水却并不深,刚好到紫胤的肩颈交界处。
开始并无异样,慢慢的,河水咕嘟嘟起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泡,水雾蒸腾,千百万根针扎的感觉向紫胤侵来,紧接着,痛感愈来愈强,速度愈来愈快,直至抽筋剔骨般的剧痛——紫胤尚来不及对此作出应对,便已经无力应对了——他可以明明白白感觉到全身的仙力都被抽空,比之力壮的凡人尚不如,且更加敏感。
巨痛被数倍地放大,紫胤虽意志坚韧非常人所及,然这已经快超越他肉体忍耐的极限。
“啊——!!!”
在这空无一人的离境中,从来都是冷冷清清的仙人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呼。
平日面无表情的冷玉般的面容几近扭曲,身上的衣物被冰冷的河水与高热的汗水交织浸得薄透、皲裂、紫胤白皙的肤色在河水中泛出异样的粉,头上束发的峨冠被挣掉,一头银发披散下来,不少乱粘在紫胤的额前、唇角,随着他痛不可抑的摆头衬出异样的脆弱。
紫胤想上到对岸,但每挪动一步,脚底便像被火炙般,明明现在的河水这么窄,一伸手便能触及对岸。
他双手趴在对岸,撑住灵力流失又备受折磨的身体,十指将对岸流光溢彩的光质竟抠出十道凹陷出来。
云溪……
紫胤的心中不断念着韩云溪,眼前的彩光渐渐变成一团油彩。

在他将要失去意识前,似乎瞥到了隐约立在不远处的一个铭碑,上书三字:洗仙河。
就在这一瞥间,铭碑、河、衣袍上的水都忽然消失,甚至一切痛感都无影无踪——仿佛这一切都没发生过一般。
紫胤舒了口气,站起身来。这第一关,算过去了吧?
只是……他脸上隐有忧色,第一关居然便是洗仙河——他伸手在虚空中慢慢握拳,果然,没有一切仙力,这具身躯已与凡人无异。后面的八十关,可过得去?

“师尊!”
紫胤循声望去,眼前赫然跪着一个人,一身红黑劲装,眼角眉梢带煞,正是他的小徒弟——韩云溪。
紫胤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他。
“师尊何必为我冒险,云溪万死莫赎啊!”
紫胤看着熟悉的眉眼,淡淡道:“我并非为你,换做任何人是你,我都会救。”
韩云溪抬起头,表情泫然欲泣,“师尊所说……当真?”
虽知道是幻景……可这熟悉的俊秀面目,以如此脆弱的姿态……紫胤禁不住心中一动。
“师尊!”
这一动时,另一个“韩云溪”亦出现,以同样的姿势跪在他面前,只是这一个面目更似未被煞气侵扰的韩云溪。
第一个“韩云溪”不愿意了,忽地起身拉扯住紫胤的一边衣袖,对第二个“韩云溪”撅起嘴,得意道:“师尊是我的,你这个赝品!”
第二个“韩云溪“不甘其后,拉住紫胤的另一边衣袖,“你才是赝品!你看你那面目凶狠的样子,师尊怎么会喜欢你这样?!你分明是焚寂!”
两个“韩云溪”怒目相向,都把紫胤往自己这边拼命拉扯。
这两个人虽为幻影,但在离境中拉扯的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这俩人力气大的惊人,在离境中的紫胤被拉扯得剧痛。
这难道是第二道吗?……紫胤咬着牙,额头上渐渐渗出细汗。

“师尊,你痛得厉害吗?”第二个“韩云溪”大惊失色,忙对另一个道,“快松开快松开!没看师尊都痛成这样了吗?!”
第一个道:“你先放手!”
第二个怒道:“你竟……一起放!”
“好,我数一二三一起放!一、二、三!……”



——————
今天更得长一些。LZ良心吧。


友情提示:离境内将有肉渣哦(看LZ心情~~~~~~~~~~~~~~~~)


十二)(肉章)
“一、二、三”过后,紫胤跌在那个面带煞气的“韩云溪“怀中,这“韩云溪”搂着他转了个圈消去势道。
第二个“韩云溪”这才反应过来,大怒,“你竟使诈!”一柄剑便当面刺了过来,第一个“韩云溪”不得不将紫胤放开,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焚寂”,迎了上去。两个“韩云溪”打得不可开交。
紫胤面色微红,虽为幻景,然被两个“徒弟”争来争去的感觉好生奇怪。他习惯性抖了抖衣袖,继续向前走去,不予理会愈战愈酣的两人。
两个”韩云溪“回头一看,紫胤自顾自走了,这还了得?对望一眼,居然心意相通,同时撤了力道,一齐飘落在紫胤面前。
“师尊勿要生气,我们都是你的好徒弟,一齐来服侍你。“两人同语,分毫不差。
一个人从背后揽住紫胤纤细的腰身,另一个跪在紫胤面前,伸手去解他的衣袍。
这……“你们干什么?!”紫胤惊得一个哆嗦。
“干你啊”从耳畔突然传来一个放大的声音,背后的“韩云溪”用唇瓣若即若离地磨蹭着紫胤的后颈背,从下到上,一路挨蹭到耳下的肌肤,连带着紫胤窝在耳后的几缕银丝,将玉质一般润泽园巧的耳垂衔住,仅靠上下唇瓣轻碾慢磨,并不时地伸出舌尖刺激那一小块软肉,动作轻如鸿毛又灼如炙火。
紫胤浑身已是木得不能动弹,大脑一片空白。任凭两个“韩云溪”一个对他亲吻点火,另一个小心翼翼地将他的衣襟在不知不觉中扒开,露出大片白皙光滑的肌肤。
直到下身一凉,他才猛然回醒。
“不……唔……”紫胤正在犹豫要不要弯腰去捡堆在脚下的裤子,背后的“韩云溪”看出了他的意图,右臂跨过他的胸前,一把将紫胤的身子扳直,又将他的头扳过来,热切地吻了下去,堵住他的唇——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紫胤身无仙力,欲挣脱而不得,却徒增了几分情趣。
“帮帮忙。”前面的“韩云溪”看到后面那位已经对师尊上下其手了半天,不仅有些急迫与愠怒,蹲在地上,拽着被紫胤一双长腿勾住的裤子抖了抖,对后面那位示意。
后面的“韩云溪“看到,回应他的是一面搂着紫胤战栗的背,吻得如火如荼,一面一手将他光裸有弹性的屁股猛地托起来,紫胤失口惊呼,那双玉质长腿便从堆叠如云的裤子里脱了出来,在半空中自然地轻荡。
这下,紫胤只剩一身蓝白的轻纱道袍堪堪挂在身上,一头齐地银发倾泻如流,像月色的披肩似的披散下来,从侧面看去,更衬得仙人轮廓精巧,眉似远山、目似星河,一张樱色水润双唇在被掠夺间若隐若现,几与白袍色泽无异,自袍摆下露出的纤韧小腿,更是引人蹂躏之情。
攫着仙人唇瓣的“韩云溪”星眼微饧,肆意把玩着满掌的臀肉,表情兴奋又邪魅,只觉得触掌滑腻又弹性十足,怎么揉捏都不够。兴起之时,“韩云溪”左右手各扶住紫胤的一侧大腿,手臂一震,竟将紫胤以抱小孩撒尿的姿势抱了起来。紫胤大窘,挣扎更甚。
紫胤面前半蹲半跪的“韩云溪”看到先前还仙气凛然、威严不可侵犯的“师尊”,现下在另一人怀中衣不蔽体、羞愤挣扎、双腿以这般屈辱的姿势被打开,活色生香的情景刺激得他胸口剧烈起伏,口干舌燥,口不能言,正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紫胤背后的“韩云溪”叫道:“来!服侍服侍师尊!瞧你那没出息样儿!”说完撇了撇嘴,挑衅似的,又将紫胤身体抬了抬。紫胤这时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冲上了头顶,脸色红的仿佛要滴出来,大脑轰然,灵台混混沌沌,不知身在何处。
前面的“韩云溪”被这一喊,如遇大赦,当即捉住紫胤的脚,狂乱地一寸寸吻起来,从脚尖开始、脚背、脚心、脚腕……吻时的神情疯狂又专注,仿佛是在向朝思暮想的梦中圣人顶礼膜拜。
身后的“韩云溪”半蹲下来,将紫胤光裸的臀放在他的膝弯处,誊出一只手,探到前面,抚摸起紫胤的会阴部来。略带着剥茧的手在囊袋与穴口间不轻不重地按摩着,又不时用指甲轻轻刮蹭这个男子最为私密敏感的部位。
“师尊,徒弟摸得你有没有感觉啊?”“韩云溪”坏心地将热气喷在紫胤的后颈处,见紫胤闭气眼睛,不愿回应他的模样,一怒之下手劲加重,紫胤顿时痛得后穴与囊袋一阵收缩。
前面的“韩云溪”吻了一阵子紫胤的双足,觉得邪火不仅没有被平息,反而愈烧愈旺,不满足于双腿,“韩云溪”又将目光投向后面那位把玩的地方。他将紫胤的双腿拉开,跪在莹白大腿之间,抬头道:“喂,你把师尊往低放些,我好来服侍他。”
后面的“韩云溪”倒也配合,点点头,将紫胤半翻了个过,向前放倒,使其跪趴在地上,臀部高高翘起。“韩云溪”一手箍着紫胤的劲瘦细腰防止他逃开,一手使了法术脱掉自己的衣裤,紫色的巨大贲张顿时跳了出来,青筋凸起,虬曲盘踞,色红发紫,甚有几分可怖。
他一把掀起了盖在仙人臀部的衣袍,堆在他的腰背部,但又觉得怎生都不够肆意舒心,遂双掌一震,轻纱道袍便化作片片碎布,无风自起,飘落在寂静的偌大离境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61

帖子

52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22
发表于 2014-10-16 09: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香君欢迎奔向大部队^ω^ 另外肉渣貌似也应该设为积分20以上可见比较好,以及进藏剑阁还是很容易的,还有归墟在等着你呢

点评

噗噗,当然认得  发表于 2014-10-28 19:20
不不不。。。我哪里是版主只是提醒下而已。另外请仔细看我的ID,真的没有眼熟吗??  发表于 2014-10-20 22:27
谢谢版主!初来乍到请多指教。等着金龟婿!  发表于 2014-10-20 21:5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190

帖子

132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26
发表于 2014-10-16 10: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擦。。。。。。给脑洞跪!!!!!!
另,卡肉人干事????????

点评

哈哈,脑洞很奇葩吗??????????????  发表于 2014-10-20 21:55
专注虐师300年,不虐不要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6

帖子

80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05
发表于 2014-10-16 10: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停在这里不厚道啊!
肉啊肉啊,半生的啊!!!
要更新啊!

点评

更啦!!!!  发表于 2014-10-28 19: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5-24 06:48 , Processed in 0.09592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