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听而

[玄紫] 【原创】【ALL紫】花开何妨(现代)

  [复制链接]

5

主题

88

帖子

7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16: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溪风被赶到了阳台上。好在阳台是可封阳台,不会太冷。
  
溪风不乐意,爪子挠在玻璃墙上,凶悍的身姿有一种可怜可爱的纯真表情。慕容紫英其实更相信它的外表更适合一只博美或者萨摩耶。
  
重楼拉上窗帘。
  
房间里就只有两个人了。
  
拉掉大灯,只留著橙黄的柔和灯带。
  
气氛变得暧昧。
  
慕容紫英果断说了声:“不做。”
  
虽然慕容紫英说得小声,重楼听见了,表示疑问:“嗯?”
  
慕容紫英抱了膝盖,埋下头说:“在家,不行。会痛。会被发现。”
  
重楼的疑问更大了:“嗯?!”
  
慕容紫英不吭声。
  
重楼坐到慕容紫英身边,同靠著床侧。
  
重楼问:“那个……你怎麽知道会很痛?你做过?”声音说到後面就有些凶巴巴了,“和谁?!什麽时候?”
  
慕容紫英看著面前因空调风而轻漾的纱帘,“不是你。”
  
反正不是你。
  
废话!
  
“你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麽啊?!”重楼拍床。
  
慕容紫英人坐在地上,平仰头靠在床边,嘴唇开阖:“酒吧,一夜情。”
  
“靠!”重楼眉毛倒竖,“你还做过什麽我不知道的事情啊?”
  
慕容紫英摇头,他的表情简直像在异世界梦游:“痛,很痛,第二天走路都不舒服。所以不行。”
  
不行什麽的是和重楼说的!
  
但是重楼不想今晚有什麽福利了,他脑袋里都被慕容紫英淡定爆出来的几个词给炸飞了。
  
“谁诱拐你?”重楼大少爷咬牙,他虽然不觉得性有什麽了不得,但是谁都可以乱来,慕容紫英不可以!做爱什麽的,应该跟喜欢的人做,这才是他的紫英脑袋瓜里该塞的东西吧?
  
世界到底怎麽了?
  
重楼咬牙切齿。
  
慕容紫英只是说:“没有人诱拐,我自己愿意。我……只是想打破一些东西,不想一直被困在原地……”
  
重楼完全不理解。
  
慕容紫英说:“答应和你交往也是,虽然你说得好像我不答应你就翘课不上学了,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勉强我。我只是想……也许你能带我看到新的风景……让过去的过去,至少……我是想认真地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
  
慕容紫英的声音越来越低,有点说不下去了。
  
重楼才没有听清前面几句,他脑子里全是最後一句,於是他躁乱的心情忽然平静了,试探地问:“你是说……”
  
“我是想过认真和你交往。”认真和一个人相处,认真对待一段感情……慕容紫英觉得有点精疲力竭,他并没有他自己想象的可以随便拿起随便放下,於是他在断了的声音後加了一句,“如果你不愿意,没有关系。”
  
我怎麽会不愿意?重楼大力抱住慕容紫英:“我怎麽会不愿意!不过你说错了!即使你不愿意,我也会强迫你和我交往的!”
  
慕容紫英头靠在重楼肩上,眼角有点潮。
  
他是想过打破,但是破碎了後的世界并不怎麽好,会变得更糟糕。只有重新捡起,努力地生活。
  
“你没有……过吗?”慕容紫英小声问。
  
重楼歪脑袋想了想,说:“和女的试过,男的没有。”
  
“我好像……只喜欢男的。”慕容紫英的声音有点艰涩,他憧憬的人是男的,他尝试交往的是男生,他的第一次是和男人,现在抱著他的也是男性……
  
“笨蛋,我知道啊!小时候那些女孩子追着你,你就跑。只有我跟溪风陪着你了!”重楼乱摸了摸慕容紫英的头发说,“我说过喜欢你啊,本少爷说的话不会变!你只要喜欢我,看著我,跟著我就好了!”
  
什麽叫跟著你?!虽然不同意重楼的胡乱措辞,但是慕容紫英没力气欢脱地去吐槽他的表哥大人。
  
人这种动物啊,无论在什麽时候,都会需要温暖的包容。
  
於是,除夕夜,两个少年在吵吵架斗斗嘴小小声说说话,靠在一起啃零食看片子玩电脑中迎来了清晨的金色阳光。
  
“第一次是和比你大的人吗?”
  
“嗯啊。”
  
“技术好吗?”
  
“唔……”
  
“哼!我肯定比他更好!”
  
“别扑过来,别咬!”
  
“我嫉妒啊,啊,啊啊啊,还不准我说几句。”
  
“我不想聊了。”
  
“以後不准了。”
  
“……”
  
“不准和我以外的人。”
  
“……嗯。”
  
“不准和我以外的人说话、聊天、玩游戏、吃饭、逛街,和睡觉!什麽都不准!”
  
“胡说什么!你够了没有!”
  
“不够!”
  
……
  
一大早,妈妈在外面敲门,敲啊敲,催人起床吃早饭。
  
一大早,溪风在阳台上叫,叫啊叫,他要出去跑出去便便。
  
一大早,床上两只衣服都没脱的少年头碰著头睡得正香,被子被他们乱七八糟地压在身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8

帖子

7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16: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

寒假过去,小夥子们带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领著大狗回去了A城。
  
以往,慕容紫英是坐列车往返两个城市。
  
妈妈心疼。
  
爸爸说是锻炼。
  
多一个重楼,也是锻炼。
  
多一只溪风,就不好锻炼了……於是,私家车直接载送两人一狗踏上征程。
  
重楼从上车起,嘴角的弧度就多弯了那麽一点,情绪高了那麽一点。
  
“你心情这麽好吗?”慕容紫英在管著溪风看窗外风景时,忍不住问。
  
“是啊。”重楼笑。
  
慕容紫英没有问下文。
  
重楼忍不住地叹一声,道:“晚上……就我们两个人了……”
  
碍於司机在场,慕容紫英没有再多说一句。
  
重楼自动理解为老婆近乡情怯,羞涩了。
  
到了家,先请了人打扫卫生,顺便做饭。收拾好行李,吃好饭,天就黑了,於是,关门放狗,洗澡放音乐,休息。
  
慕容紫英没有想到从在路上开始就电话不断,吃饭时候都忙著发短信的表哥大人竟然没有在吃完晚饭後出去玩。
  
两个人在不同房间。各自收拾。
  
慕容紫英收拾好房间,清洗好自己,穿好睡衣走出浴室的时候,房间里有奇怪的声音。
  
重楼显然已经洗刷刷完毕了,睡衣带都没系好,歪在慕容紫英雪白的大床上对著笔记本发呆。
  
声音是从笔记本里出来的。
  
是处男,不是处男,都知道那是什麽声音。
  
“你在干什麽?”慕容紫英皱眉,走近的时候眼睛一晃,果然看到令人面红耳赤的场面,赤裸裸的GV场景,拘禁系的爱恋,一个男人正在对另一个被绑缚的男人为所欲为。传出来的声音就是喘息、呻吟和肢体的摩擦声。
  
重楼啪地合上本子,转过来的脸上亦有不明的红晕。
  
重楼说:“不看也没关系!我肯定会做得很好!”
  
对这样信誓旦旦的话,慕容紫英僵住了。
  
重楼把电脑放床柜上,拍了拍身边,示意慕容紫英坐上来:“我们不是约定过,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能彼此拒绝吗?”
  
是这样吗?慕容紫英不动。
  
重楼的浴衣上襟敞开著,露出小麦色的肌肤,虽然少年未长成魁梧强壮,但是宽阔的胸膛和结实的肌肉都开始显示出傲人的资本,浴衣的大摆因为转身的动作,完全露出了长了稀疏腿毛的大腿。
  
慕容紫英的目光落到重楼笑著的脸上,觉得那笑也灼人得很。
  
至於重楼的眼睛,慕容紫英都不敢看了。
  
慕容紫英一动不动地僵立在窗前,因为刚洗澡,他略长的头发用皮筋扎起来了,扎的不好,发丝有点乱。
  
浴衣有条不紊地穿著,但是美丽的锁骨和光洁的小腿,一览无遗。皮肤雪白,脸颊发红,出浴带出的水汽和温暖似乎笼罩著他全身。
  
重楼的喉结上下一动。他虽然紧张,但是看到紫英紧张得长袖里露出的指尖都有点颤,比他还紧张,他便不那麽紧张了。
  
重楼下床,走到慕容紫英面前。
  
明明年前差不多高,现在两个人赤脚这麽站著,慕容紫英觉得重楼怎麽长得比他高了。
  
两个人贴近,从吻开始。
  
房间里的温度一点点升高。
  
浴衣双双落在地上,陷进柔软的床铺里。房间里呼呼运作的空调似乎也挡不住少年们的热情了。
  
尝试著接纳,尝试著融合,尝试著彼此拥有。
  
房间里渐渐有了黏腻的声音,这回不是电脑里发出来了。喘息,呻吟,和肢体的摩擦,疼痛和快感的交叠,甚至交连处湿润的触感,都让两个人烧糊了脑子。
  
半夜,才有人想起来关灯。
  
因为是提前几天回来。对家长说要在家做好功课的预习,和新学期的准备。
  
这话显然没有顺利兑现。
  
果然痛,初学者的粗鲁和猛撞和少年人抑制不了的激情,都施加在了受者的身体上。慕容紫英不仅在第二天下不了床,到了第三天,他仍不舒服。
  
重楼尝到了甜头,根本赖在慕容紫英的房间里不走了。好在,一人一狗的一日三餐,他都照顾得挺好,虽然都是便捷食物或者外卖食品。
  
开学前一天,叫了家政服务做了大餐,一家人吃饱饱,准备第二天开始新学期。
  
後来的事嘛,虽然慕容紫英不准重楼张扬。
  
但是,重楼是不屑於撒谎和隐藏的主,几个亲近的朋友陆续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偶尔进去出来一起玩,重楼身边的朋友,慕容紫英也结识了,不觉得怎麽坏,只是道不同。
  
慕容紫英身边不多的几个朋友,慕容紫英却渐渐疏远了。
  
至少,坐重楼的哈雷机车上下学後,从高教园区到昆民路锦绣别野小区的365公交车,慕容紫英很少去坐了。
  
时间飞快,高中三年後是大学四年。
  
重楼坚持和慕容紫英上了一个大学,重楼认真起来,成绩也是刷刷刷上升,赶上优异生慕容紫英,对他来说,似乎也不是什麽难事。有些人,天生有人神共妒的资本。
  
只不过,上了大学後,慕容紫英坚持住校,他和重楼的关系在经常吵吵小架然後重新修好的不断循环中,有了慢慢的磨损和变质。
  
感情不是花盆中的花,你想它长成什麽样,它就开出什麽样的颜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8

帖子

7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16: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

重楼在大学里仍是风云人物,只不过,在校外混得更风起云涌。

慕容紫英则一如他的外表,在校循规蹈矩,走的是冰山尖子生的路。甚至有同学拿他和已经毕业的玄霄大冰块做对比,慕容紫英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知道玄霄已经离开A市,是和云天河韩菱纱他们聚餐时候聊起的,一晃,这么多年没见了。慕容紫英没有问,玄霄去了哪一个城市。

连锦绣别野作为曾经彼此双行线的一个交点,都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

在慕容紫英的心里,一直记得那个微雨冬夜的寒意,湿冷的钝痛虽然已经隐入时间,但是偶尔不经意回想起来,仍令人神经性疼痛。

慕容紫英和重楼上的大学仍在A市,是琼华大学。

慕容紫英住校,家里便被重楼霸占了。无论过去一周是不是忙得没有时间见面,周末是两个人默以之为约的固定约会。

家里收拾得挺干净,甚至干净得过分,没有人气。

慕容紫英想,重楼没有带外面的朋友回来,估计也多住在外面了,果然,别野什么,一个人住,不适合吗?有时候,重楼回了,溪风也没回。

重楼说:“有朋友开宠物店的,可以帮忙照料。”

这一天,星期五,学校里没有事情了,慕容紫英特地提早回家。慕容紫英不擅下厨,只有几个拿手菜色可以勉强快胃,知道重楼好吃,便买了烤鸡酱牛肉,买了蔬菜,饮料,可以过水即熟的几样海鲜之类,准备在家里烧了吃。

和往常一样,甚至没有手机和重楼联络,按照时辰拾掇好了,等重楼回来。

天都暗了,重楼没有回来。

慕容紫英一个人默默吃了饭。

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可以看见外面亮起了星星,天上的星星像灯火,地上的灯火像星星。

慕容紫英的房里,没有点灯。

黑漆漆的天宇,黑漆漆的房间,黑漆漆的背影。

然后,电话响了。

是电话,不是手机。

别野里本来就有电话,但是知道号码的人很少,除了亲人。现在在内在外,基本上每个人都手机不离身,联络很方便。宅电更是被闲置一边。

嘟嘟嘟……的声音,因为单调和太过响亮,在空旷的房间,有点刺耳。

慕容紫英秀气的手指在话筒上顿了一下,接起电话。重楼吗?慕容紫英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了年少时候,坐重楼的机车,和别人飙车的情景。有点后怕。

重楼,你,不要出什么事了。

电话另一端却是个陌生的声音。陌生男人的声音,年轻,有力,充满了生气。

“喂,喂喂……小楼吗?小楼?你死去哪里了?别以为你是大哥就可以带着兄弟为所欲为!对方有后台,你别乱来!我最厌恶没智力的打架斗殴了,我念的是警校,以后要当警察的,你别逼我得我们朋友没得做!”

对方一连串得话。凶狠,劝解,威逼,话语间有显见的亲密。

慕容紫英听着。

对方显然没接收到对骂的回应,觉得奇怪,也停了下来:“小楼?”确认。

慕容紫英吸了一口气,平静道:“重楼,他怎么了?”

“啊,是弟弟啊。”对方一阵慌乱,“重楼没有在家吗?”

“没有回来。”慕容紫英答。

“这样啊,我打他手机,一直关机,所以打到家里问一下。”对方说,“我刚才都是胡说八道啊,平常哥们几个侃惯了。你别担心,等一下,他就回了。啊,我去找找啊。”

“你是……”慕容紫英问。

“我?我是景天啊,他没跟你提起过我吗?这混蛋!”对方笑了声,说,“我挂了啊,弟弟在家等着。”

景天……没有听重楼提过。

他们多久没有谈心聊天了呢?重楼在外面接手帮派并扩张势力的事,他有劝过,阻过,但是没有用。后来,他不问,重楼也不讲了。现在,重楼发生了什么事,他一点都不知道。

好像,自那次机车对决后,重楼的大哥形象被人捧起来了,追随到他身后的人越来越多。

慕容紫英即使觉得重楼身边的几个朋友人品尚可,但是对重楼大张旗鼓投入作为事业一样的经营手段,实在不能认同。

亮灯,下楼,等候。

拨重楼的手机,一次,两次,三次……果然关机状态。

是不是对他太不关心了?在生气对方不能听信自己话的同时,自己也忽略了对对方付出关心……慕容紫英惊醒。

重楼……你在哪里?

想出去找,但是去哪里找,他的朋友们知道他常去的地方,知道他正在经历的事,他,慕容紫英却只能在等他回家。

回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8

帖子

7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16: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存文就到这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

帖子

9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5
发表于 2014-7-30 16: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丧心病狂沙发党又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09

帖子

60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01
发表于 2014-7-30 19: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没了,我就坐个板凳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

帖子

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3
发表于 2014-7-30 19: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在贴吧看了 求后续求更文!
ALL紫主苏紫玄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6

帖子

66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68
发表于 2014-7-31 00: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看了一遍这个大坑还是那么心塞!求后文QA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8

帖子

7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2014-7-31 13: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听而 于 2014-7-31 13:40 编辑

二十二,

银钩高挂,慕容紫英站到半夜,夜深露重,整个小区安静得没有一丁点声音。

不知道找谁。

手机里,重楼那挂朋友,并没有谁的电话。

甚至刚才打电话来的景天,用来电显示上的号码回拨,对面没有人接。只是一个公共电话亭的临时号码。

手机屏幕滑下来,寥寥几个人,看见了“云天河”,“韩菱纱”,“柳梦璃”,想到了“云天青”。

云家大哥,这几年,好像一直在这个城市。

慕容紫英想起上次重楼跟人斗机车,还是云天青酒吧里的小哥帮忙找到地方……

如果这次找云天青,是不是也可以顺利得知些许重楼在道上的……近况?

毕竟重楼如今玩得这么大,小弟一大帮,已经早不是当初单枪匹马来A城时候的默默无名。

应该,比较好打听。

或者,自己该去一趟天使酒吧?

久违的名字,久违的心情,久违的……朋友。

本来可以直接电话给云天河,再问下他哥哥的手机号码,但是看看这个时间,云天河应该已经休息了。

酒吧里正热闹。

不想打扰到太多朋友的慕容紫英迅速下了决定,直接去酒吧找云天青。

这么想着,握了握手里的钥匙,慕容紫英回房去拿钱包。打车去会比较快。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都静默,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的黑寂夜里,竟然忽然起了戏剧般的变化。

有人敲门的时候,慕容紫英几乎条件反射地往门边跑。

但是,对方似乎没有耐性,没等人开门,就传来棍棒敲门的声音。

慕容紫英心里一凛。

不对劲。

窗边垂落的纱帘外隐约看见人影,不止一个……

慕容紫英站住,静默几秒,往后退入了阴影。幸好没有开着灯,外面应该看不到房间里的动静,也幸好是自己家,熟悉的地方,躲避比较容易。

虽然心里飞速转着各种计较,但是慕容紫英脑袋里仍然茫然一片,钝钝没有感觉到危机。只是单凭脑袋里的念头行事。

“哗啦啦”,不耐对付防盗门的来客,直接拿棍子敲碎了窗户,大咧咧地入室。

一行十几个男人,或光头,或染发,或纹身……全是不良分子的装扮,进来就是砸东西。

显然是有备而来。手里棍起棍落,砖砸电视机啊,橱柜啊,花几啊,一时玻璃器皿的破碎声满地。

有嫌棍子砸得不痛快的,搬起餐桌边的木椅子砸。

慕容紫英隐入储藏室的暗角里,屏息听着外面的声响。他虽然学过一些防身术,但是毕竟不是练家子,更不是这么十几个混混的对手了。

看见餐厅的灯亮了,传来对话声。

“庞哥,楼上搜过,没有看到什么人。是不是小畜生的姘头没有回来?”

“灯都没开,看来真没人。“

“要不要我们杀到学校去?反正手顺得很,不如来点大的?”

显然是领头的人粗哑的声音:“没找到人,砸了就撤。别坏了老大的布局。走。”

慕容紫英闭了闭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这边的小小储藏室做成了隐秘门的样式,不细看是跟欧式木纹格的墙壁没大区分。所以十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个注意到漏了搜查的地方。

又是一通砸,然后是往外走的凌乱脚步声。

在慕容紫英以为差不多是不是归于安静得时候,外面传来门卫还是保安的阻止声,然后是血肉被砸得闷哼。

不能连累不相干的人,慕容紫英心里一急,就拉门准备出去。

可是!门竟然拉不开!

被谁从外面堵住了。

怎么办?!

想着这些黑帮行事,人命都不放在眼里的架势,他们是要抓自己,自己出去就是了!出不去,就敲门,喊出声:“谁在外面?!开门!”

没有动静。

在储藏室里找东西,砸门。

慕容紫英有些红了眼睛。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重楼!你在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8

帖子

7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29
 楼主| 发表于 2014-7-31 14: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听而 于 2014-7-31 14:51 编辑


二十三,

可是无论慕容紫英怎么砸,外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实木的门板好像质量好过头了。

没窗的储藏室,有些闷。

明明知道门外有人,但是就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如果是跟来抓自己的人一伙,也不对,不会这么不声不响关着自己。

慕容紫英滑坐在地。

是重楼。

他得罪了什么人?什么人想要他的命?他到底在做什么?

自己,果然不应该任他妄为。

慕容紫英自责。

可是,若不是两人三观相佐,走的路完全不同,产生那么多不可融合,又怎么会有如今这般,彼此仿佛划好了界限,不插手对方的事。由之而来的信任跟了解,似乎也已彻底瓦解。

心痛,难抑。

自己,做错了么?

外面格外嘈杂,来了警车,救护车,人声散去,连呼痛的呻吟也悄不可闻。

然后,连门缝透进来的几丝灯光也灭了。

黑暗重新包裹。

慕容紫英手里还拿着手机。

但是屏幕上的110并不是他所拨。

他竟然在拨打前一秒犹豫了。这警察一来,追问起重楼的事……重楼的事,又岂是在警局可以说得清的?

虽然,慕容紫英不知道重楼做的那些事,但是想想也知道,怎么脱得了干净。

而且,据说他一个小小的学生,竟然单凭一己之力,已经拿下A城近乎大半的
暗黑产业。全是他的地盘……

慕容紫英不知道重楼怎么做到的。重楼的那些小弟无论年纪比他大还是比他小,都把他当成神一样孝敬着。似乎,是重楼的话,做到什么,也不足为奇。有些人,天生就有这样的气场跟实力。

连在他身边的慕容紫英,也时常会感觉到他的王霸气场。

呵……如果只是自己家遭劫,甚至或是自己被抓被打,都没什么。可是,现在,好像牵扯到无辜的人了……

这样心急火燎地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储藏室的门被从外面打开的时候,慕容紫英甚至觉得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他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呢,缓缓抬起头来,然后就看见一个瘦瘦巴巴的黄毛少年蹲在门边,笑嘻嘻看着他。

慕容紫英不认识他。眉峰一皱。

小小少年早就知道门里面关着的是自家老大的弟弟,他看着他走进小房间里去的。他也知道老大的弟弟长得十足好看。可是他不知道弟弟那么淡淡看他一眼,冷冷的脸上好像什么表情都没有,可是他的膝盖已经快软得快趴下了。

慕容紫英并没有动,只是盯着他问:“重楼,他人呢?”

小少年狗腿地答:“老大他福大命大,没事。”

“他,人呢?”

仍旧是那几字。锐得像有了冰碴子。

少年抹汗:“嘿嘿,老大那边刚才电话来说,就过来了。现在指不定在警局呢。”

慕容紫英眉头一动,这回只是抿了抿嘴唇。

这回,他站起来,走了出去。

少年跟在后面:“我其他的也不知道了哈,老大让我来看着的,没想到来了这么多家伙……还好我报警报得早……啊,我不是那个意思,那,那个,要是真打起来,就算要我命,我也会保护你的,老大命令的。”

慕容紫英恍若未闻。朝门边走去。

房间里跟台风过境般,一片狼藉,慕容紫英没有多看。

大门开着。

晨曦微露,天际蓝盈盈的,世界将醒未醒。

慕容紫英低头。

在石阶往花园方向不远,草坪压坏不少,上面有明显的打斗痕迹……跟血迹。

慕容紫英回头。

少年马上会意:“警察来得早,抓了几个,跑了几个。啊,有几个受伤的,送医院去了。小伤,小伤,老大会负责的。”

慕容紫英墨黑的眸子仍旧盯着他。

少年已经快受不了了,谁说老大的弟弟美丽温柔啊,就着不说话拿眼神盯着你的架势,简直让人觉得要往泥土里钻啊!

“小伤?”慕容紫英看看血,又看看他。

少年保证:“绝对没有出人命!”

慕容紫英皱皱眉头:“你为什么关着我?”

储藏室的门是暗锁,这个陌生的少年竟然知道!显然是重楼告诉他的。

少年摸摸头:“万一打起来,伤到弟弟你什么,我没法跟老大交代啊。”

慕容紫英转过头:“他在警局?”

少年嘿嘿笑:“老大能摆平的,咱局里有人!弟弟,你别担心了!”

一句一个弟弟,慕容紫英听着十分不受用。

他往小区门口走,如果真的有伤到无辜,门卫室当值的人应该知道。而且,闹了这么大动静,警察局里竟然不找他这个房子主人问话吗?还有,重楼,想现在见到他,现在,马上!

事实证明。

重楼派过来的小弟还是很机灵的,放慕容紫英出来的时机也抓得很稳,慕容紫英不愿迁怒于他,慕容紫英还没走到小区大门口,罪魁祸首的车就开进来了。

车窗摇下,车里面探出个脑袋,脑袋上花花绿绿已经包扎过了,看得出来刚狠狠干过一架,举起一只手招呼,另一只手却绑着绷带挂在胸前。

即使这么不雅的造型,当事人还是一副生气勃勃,恍若刚旅游回来的兴奋样,眼里有星星,唇边有笑容,连黑眼圈都透着股太阳快升起来了的雄姿。

车在慕容紫英身边停下,跳下车的人,依旧英俊惑人,一把就抱住了他,狠狠地揉了揉。

慕容紫英靠在熟悉的怀里,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6-19 00:59 , Processed in 0.0802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