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652|回复: 46

[其他] 【转载】【天墉六代掌门X紫英】朔雪记 BY viconia

[复制链接]

10

主题

81

帖子

22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2
发表于 2014-8-15 16: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依依 于 2014-8-16 07:36 编辑

原网址: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viconia&tid=2479821

朔雪记



新生的蒿草横贯在山路上,粗糙缝制的皮靴从上面重重地踩过去,发出“嚓”地一声,带着草腥气味的暗绿汁液和经年不干的露水一起渗进泥土里。明澹背着高高一背篓的粮食、布匹和日用杂物走在昆仑的山道上,清晨的阳光时而从云雾中穿出来,照着他的脊背。
远远可以望见天墉城的高墙了,三个月前的春夜,躁动的妖兽们一场狂宴般的袭击在墙上留下的豁口至今没有修补好,青铜色墙上一块岔口露出后面的白云,甚是醒目。
师弟明衍从岔口上探出头来,眼神滴溜溜地一转,“师兄你回来了,”他单手轻巧一撑,从口子上跳了出来,“那件事,昆仑派的人今天又来过了,师父在等你回来呢。”
明澹半蹲下来,卸下背篓交给明衍,“早晚得把这个口子补上,就算没有妖魔侵袭,也省得你们一个个偷懒翻墙。”
“没有钱么。”明衍小心翼翼地拿风系法术托着背篓,仰头看着沉重的筐子摇摇晃晃地往高墙上升起。“师兄,上次那两颗妖兽的内丹怎么样了?”
“再等等吧。”明澹轻身一跃上了墙头,接过筐子。“知道琼华派的道统绝了,这些日子,其余六派怕是看不得这些犯忌讳的东西。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大半门派却比我们天墉城还穷,若是实在不行,再亏点也卖了。”
“其实我们天墉派也不穷的,”明衍不好意思地笑笑,“就是维护天墉城、抵御妖魔侵袭的费用大些。”
天墉城是开山祖师的一件法宝天墉号所化,被放置在昆仑山玉珠峰巅,守护这天下清气所钟之地。这是天墉历代弟子口耳相传的故事。真是因为天墉城乃法宝所化,蕴藏无穷之力,昆仑八脉——现在只剩下七支了——之中,才会轮到他们这么一个传承仅有五代的小门派来镇守天下清气所钟之地么?明澹站在天墉城的墙头上,远处的太阳慢慢地突破云雾,从他脚下升起来了。天墉城真的会飞么?乘着山奔向太阳、月亮与星星所在的地方,是多么不像仙人会做的事啊。
“师兄,师父在等你呢。”明衍背上背篓向厨房走去。
“知道了,记得给我留早饭。”
他在熹微的晨光中朝着临天阁走去。

明澹的师父正在临天阁里等他,天墉城第五代掌门守一真人来回揪着自己雪白的拂尘,像是想把它当做蓍草来占卜一卦。
“那是千年雪狮王颈下的鬃毛,回头揪坏了师父你又该后悔了。”明澹好心地提醒他。
“唉,你说得不错,以战养战,如今我们天墉城也只有这些东西拿得出手。”守一真人站起来在临天阁里踱了一圈。“昆仑派送来了请柬,今年昆仑七脉的论道大会在太一峰开,共邀昆仑七脉道友,前往探索琼华遗迹。”
“上次论道大会还有昆仑八脉呢。刨绝户坟踹寡妇门,这些人也真干得出来。难怪要半夜来下贴子。”
“明澹,言语粗俗,有违修身之要。”
“昆仑派自诩昆仑正宗,却从来被琼华派压着一头,如今是要出一口气了。其余几派,想必都已经应允了吧。”
“唉,他们说是只有天墉派迟迟未至,言语虽然客气,可来意不善啊。你师父我也只好当场答应了下来。惭愧,惭愧啊,修道之人,何必追求那些外物……”老道士摇着头。虽然整年都在和那些被清气吸引来的妖魔打生打死,天墉派却从上到下,都老老实实地奉行着“清静无为”、“道法自然”的修行,明澹有时候会想,这样的宗派真的能传承下去吗?
传承与否,也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琼华派妄求升仙,逆天而行,连累到开山祖师九天玄女,已被上天断绝了玄女在人间的这一脉道统。想到这件事的时候,明澹心中不觉又浮现出了十年前昆仑八脉论道大会上,那个身负剑匣的少年身影。
十年一届的昆仑论道大会转眼又至,琼华派之名却已消失于天地之间。
“如此,由弟子走一趟便是了。我天墉派向来是附骥尾的,少去几个人,想来他们也不会多加理会。”
“唉,记得吃了早饭再走。”
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得过霜露未干、微风带凉的清晨,长途跋涉之后,从自家厨房里端出来的一碗热腾腾的粥呢。就算之后要在雪地里走上一天的山路,也让人觉得全身都充满了温暖。

走到太一仙径的尽头,眼前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深谷。曾是琼华派所在的太一峰从中间折断,飞升未成,又遭天火焚烧陨落,化为灰烬。剩下的部分如今深陷在群山的包围之中,黑色乱石嶙峋,间有白雪覆盖其上,像一个寂静的墓园。
明澹赶到之时,已有六派的部分弟子等得不耐烦,先行下去了。昆仑派的人确实未曾在意天墉这个排名最末的小门派,不过为了凑齐一个昆仑七脉共同出动的名目而已,见天墉弟子赶到,也不去理会他带着笑脸一一问候众人,直接将明澹带上了一道剑光。
琼华派当年于白云之中架起无数楼阁殿宇,构筑极为精巧,以强力求飞升之时,将五灵剑阁、太一宫等处都抛落在了这个深谷之中。白雪皑皑,山谷寂寂,明澹身在剑上,看见四周都是昆仑弟子的剑光穿梭,横贯山谷的时候如一道惊虹,时而深入其中,剑光和人影都化作一个小点。
太一峰遗迹占地极广,这百余名仙道弟子在其中散开来,就像一把细细的香灰洒入了雪地之中。昆仑论道大会是七脉试炼年轻弟子,查考评比各派新进弟子修为之用,如今昆仑派亦是要借着这个名目,分了琼华派的遗物。明澹今日所见的,尽是各派年轻俊杰,个个心气倨傲,那送他下来的昆仑弟子面色漠然,并不看他一眼,一甩手,剑光又冲上天际去了。
这便是御剑之术。明澹叹气,他在天墉城修习扬清抑浊的内丹之道,静坐炼气,存想符箓。有时候静极思动,也对昆仑其他同道的修行方法满怀好奇。剑修一道最是潇洒快意,然而看看琼华派的下场,和如今昆仑弟子的心性,剑之一物,终是逃不脱杀伐之气吧。
他在乱石丛中信步而行,脚下不时有飞檐的残片从雪中露出,上面的雕花涂金均已剥落,明澹小心翼翼地绕开。
曾有琼华的残余弟子企图重建琼华派,但却被天庭告知九天玄女驭下不严,作为惩罚,她在人间的这一脉道统亦不能再传承下去,天地间再无琼华之名。虽然如此,但那琼华弟子想必当年一定也曾回来过琼华遗迹,仔细地将重要之物从废墟当中一一清理出来,整理封存,希冀还有一日能让琼华重见天日吧。天墉道法,对于封咒之术却最为精擅。明澹像是漫无目的地在雪地中走着,小小的一点黑影,很快就远离了其余人等聚集的区域。
方才散开一瞬的云雾重又聚集起来了,封锁住深谷上的天空。朔风扬起雪花,太一峰地脉损毁、灵气断绝,如今这千丈高山之上空气稀薄而凛冽,风雪扑面,干燥粗粝的雪粒像是白色的沙漠,他脚下积雪的冰层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封印的波动越来越接近,明澹忽地一闪身,避开了长着锋利锯齿的叶片。树叶连环而至,如一道绿色的罡风,绕了一个弯又向他扑来,明澹移形换位脚下不停,手中却将真气灌注指尖,幻出一道光来,向前一抛,另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青年道士便立在了雪地中。
那锐利的绿色树叶在空中一顿,掉了头往新出现的敌人身上猛卷过去。
明澹闭眼屏息,宁静心神,忽地伸手往虚空中一揭,一张符咒被他完好无损地取了下来,方才势如游龙的绿叶立即被那符咒所摄,呼啦啦一下后退,乖乖地落到散着莹光的纸面上,化为一道印记。
在冰冷风雪中守护此处的,竟是花木的精魄么?
明澹睁开眼,前方风雪静息,长长的山道两侧,千树火红的凤凰花一起绽放,灿若云霞。
他刚向那山道中踏入一步,忽然剑光一闪,有个蓝白道袍,身负剑匣的青年挡在他面前,手中一柄清光长剑,面如冠玉,目若朗星。
“道友破我门户封禁,闯入此地,意欲何为?”
那青年神情冷冽,明澹心中一动,脱口叫道:“慕容紫英?”
“道友是……”慕容紫英看了看他身上紫白色的道袍,“天墉门下?曾与在下相识?”
怎么会有人不认得你呢。明澹想。你是十年前昆仑论道大会上最耀眼的少年俊杰,大家私下里评选的昆仑八脉第一美人慕容紫英嘛。
明澹身子一闪,从慕容紫英手上的函灵剑旁边生生挤过去,抓住他袖子就往里走。“快把入口再封起来,昆仑派会齐了其余六派的人前来搜索琼华遗迹,早晚会找到这里的。”
“搜索琼华遗迹?”慕容紫英眉头一皱,“天墉派亦在其中?”
“天墉城只来了我一个人。”明澹一摊手,坦率地与他对视。
慕容紫英不过思忖片刻,立即念动法诀,将门户重新封起,转身之时手中长剑亦收了起来。他朝着明澹一拱手,眉宇之间有焦急之色,却甚是坚定。“道友前来报信,慕容紫英感激不尽。还请道友将发生之事详细告知。”
“好说。在下天墉城,明澹。”
“是在下唐突了。明澹道友所言昆仑派前来搜索琼华遗迹之事……”
“琼华道统不得再传于世之事,已经传遍了昆仑山。”明澹见到慕容紫英脸色微变,然而此刻事情危急,不是言语上拘礼之时。他直言相告。“正值十年一度的昆仑论道大会之际,昆仑派所言,琼华遭受天谴,已成废墟,太一仙径上的妖物亦失却管束,盘踞其中,久后必成大患。因此今年论道大会的试炼便是搜索琼华遗迹,斩除妖魔。至于琼华遗迹内一切法宝、飞剑、道书、剑谱、丹药,都已是无主之物,就看各人的机缘与本事了。如今昆仑七脉,已有百余年轻弟子在太一峰底一处处仔细搜寻,此地封印不久亦会被他们发现,慕容道友要早作打算。”
封印会被发现,搜索的手段如何,亦可想而知了。
“一派胡言!”慕容紫英气得脸上浮起一层薄红,背后剑匣之中宝剑清鸣不已,隐隐有龙吟之声。“若是太一仙径上用于试炼的妖物失却管束,为祸人间,昆仑同道出手除妖正是善举。便是琼华派留下的这些东西,道统既不能以琼华之名再传于世间,我留着亦是无用。只要能有人善待这些飞剑法宝,将琼华的道术剑法发扬光大,我将这些东西都送给他们又有何妨?但太一峰下尚有我琼华历代祖师埋骨之所,这些人擅闯我太一峰,又大肆搜索,惊扰祖师先灵,此等无礼行径,与盗匪何异!”
明澹摸着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却见慕容紫英从背后召出长剑在手,就要冲出去。他急忙将人拦下。“慕容道友!你要去何处?”
“自是与他们理论!”
“慕容道友不可。”明澹忙张开双手挡在慕容紫英身前,见他那斜飞剑眉凌厉地挑起,眼中俱是肃杀之意。如是天墉城受辱,自己亦当是如此吧。他忽地有些同情这个人,却还是不得不开口说话。“羞刀难入鞘,况且琼华派终已是……如此。慕容道友此刻只身出去,只怕此事难以善了。”
“依道友之意,应当如何?”
“慕容道友只身一人,对面却人多口杂,难于理论。昆仑八脉以外,蜀山派亦是修仙大派,不如我与慕容道友同上蜀山,请其居中协调,妥善处理此事。”
“琼华弟子,岂能受他人庇护!”
慕容紫英极是气愤,然而他终是握紧了拳,屏息片刻,慢慢垂下头,将剑收了回去,向着明澹拱手一礼。“……明澹道友所言甚是有理。只是在下方才一时心气难平,失言之处,多有得罪了。”
“慕容道友,不必如此……”看着慕容紫英认认真真地向自己道歉,明澹心中愈发有感伤之意。“此时不宜御剑出去,叫他们发现。这里可有小路,慕容道友你收拾一下,我们赶快下山吧。”
“此地名为醉花阴,通往之前琼华派隐退长老山居的清风涧。后来我将万安殿中供奉的琼华先人牌位都移到此处,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慕容紫英苦笑,“终是昆仑同修,便是闯入此间,见到牌位,想来也不至于无礼。立即赶去蜀山求助,说不定……还来得及阻止他们。”
他朝着明澹深深一个长揖。“此次明澹道友仗义相助,慕容紫英感激不尽。”
“慕容道友!”他上前扶起慕容紫英,那人的模样仍是十年前昆仑论道大会上那极耀眼却又沉默寡言的少年,只是眼神中沉淀了昆仑的风雪,锋锐坚韧依旧,却愈发清冷内敛。“我只知琼华弟子有一人免于天谴,这些年来一直四处奔走,想要重建琼华,如今一见,幸好这人果然是你……”
“多谢道友挂念,只是不知……明澹道友如何识得在下?”
“十年前那次昆仑论道大会上,慕容紫英之名,昆仑八脉年轻一辈当中又有何人不知——”
十七岁的少年美丽如芝兰玉树,剑光却似蛟龙,他微微拱手,沉默而有礼地击败每一个上来挑战的人。那时候他在台下仰望,却看见少年的眉宇间隐忧重重。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慕容紫英,或许还在担心着妖界与琼华十九年一度的相遇吧。
又是十年过去,他仍在天墉城内安安静静地清修,而慕容紫英却已是孑然一身,江湖飘零。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明澹听到慕容紫英微微叹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81

帖子

22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2
 楼主| 发表于 2014-8-15 16: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近乡情怯,慕容紫英回琼华遗迹的时候并不多,此次能碰巧遇到明澹,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偶尔回琼华也一向是御剑来去,这次从清风涧后下山,一路走的都是牦牛踩出的道路,才发现这些被琼华派放养在山上作为试炼的弱小妖兽群,当真已繁殖到接近失控的程度。
远处传来一阵沉闷的震动声,又有大群的牦牛朝着这边奔来,牛群踏起的尘埃像是一道移动的黄沙暴,地上的岩石微微颤抖起来。慕容紫英横剑起手,回头看看身后的明澹:“明澹道友,这一群妖兽数量不小,杀过去太过费时,我带你御剑飞出去。”
“此地离太一峰底部不远,御剑只怕太引人瞩目。慕容道友可有办法自行过去?”
“我自是无碍。”
“如此,我亦有办法。”
慕容紫英见他这样说,就使出了仙风云体术,他主修的法术并非风系,但要通过这样的障碍也不算难。等他避过牦牛群,回头看明澹时,却见那人抛出一道闪着绿光的符咒,无数锋利的叶片环绕在他身边,卷起的气流托着道士,半云半雾地飞了过来。
“这不是……”
“正是慕容道友用来封禁门户的符箓。方才我将它揭下来时,见上面的法力尚未耗尽,还可以再用几次。”明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将那符箓收了起来。“天墉城是个小门派,又常有妖魔袭扰,门下弟子,便是杀了妖兽也要硝皮拆骨,物尽其用的。小门小户的习惯,叫道友见笑了。”
“……哪里。天墉城如此艰苦,却仍能坚守一方清气于妖魔环伺之中,只会叫人钦佩,又怎会笑话。”
慕容紫英似是呆了一呆,说出来的话却是真心实意。
明澹抬起眼看他,亦是有点意外。“慕容道友善能体谅他人之心,才是真正令人钦佩。”
“道友言重了。我是……”慕容紫英像是想到什么,嘴角微微上扬,似有一丝笑意。“在下有一位好友,是个猎户,从小也过得十分艰苦,却有一颗最自然不过的赤子之心。道法自然,修道之人原本就当是安于清贫,不假外物的。”
那一丝极淡的笑意转瞬即逝。慕容紫英想了想,向剑匣内取出一叠符箓来,上面俱是清光闪烁,剑气凛然。他双手捧与明澹,言语中微带点歉意。
“大恩不言谢,慕容紫英亦知道友不是为贪图琼华派之物而来。但道友愿意与在下同去蜀山派求援,这一路上会遇到什么事情尚不可知。还请道友收下这些剑符,暂且作防身之用。不知道友可会使剑?”
明澹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会用剑的话,慕容紫英会立即取出一柄绝世神兵送给自己。他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慕容道友,从不曾怀疑过在下?”
“道友是天墉门下,正派弟子,高义相助,有何可疑。在下对自己识人的本事,也还算有自信。”
慕容紫英答得毫不犹豫。明澹心里便只剩下苦笑的份了。来自昆仑其余六脉的人,也是正派弟子呢。他双手接下琼华派的剑符,回了一礼。“实不相瞒,在下对昆仑诸派独特的修炼之法都很感兴趣,只可惜从无机缘,得窥剑修之道。”
“天墉门下,并不禁止弟子向往其他道法的么?”慕容紫英想起沉迷机关术离开门派的夙莘师叔,不觉就多问了一句。
“天墉是个小门派嘛,弟子不多,师父也不甚管我。反正各门各派都将自己的修炼秘法视为珍宝,我感兴趣也学不到的。虽然有十年一度的昆仑论道大会,却只是大家争强好胜而已。并无一派有兼容并包之念。”明澹摇了摇头,“我也就是说说罢了。”
虽然天墉门下并无什么规矩禁令,然而这些念头,除了面前这么个正直坦诚到傻气的慕容紫英之外,明澹亦不曾想过要对任何一人说。
或许只有这个人能够理解吧。并没有什么原因,他只是心血来潮地这么觉得。
“兼容并包,海纳百川……此事谈何容易。”
“若是慕容道友不弃,将来可愿来天墉城传授琼华剑术?”
慕容紫英一震,明澹立即反应过来,有些后悔了。昆仑七脉的弟子们方才气势汹汹闯进别人家里翻箱倒柜,自己说这话实在有点用心险恶的味道,然而再开口辩解又更显得刻意了。他正在搜肠刮肚地想着要怎么说才好,慕容紫英一双明星般的眸子已经凝视着他。
“琼华道统,是遭过天谴,不许再流传于世的。明澹道友此言,岂不是要连累了天墉城。”
“天谴?”明澹咀嚼慕容紫英话中之意,忽觉胸中一股豪气顿生。“世间再无琼华之名,便是为了惩前毖后,这天谴也足够警醒后人了,若是再要赶尽杀绝,这天,未免也太不分好歹!慕容道友,将来我为天墉掌门之时,你可愿屈尊来天墉城做一位客卿长老?”
“此事……尚可从长计议。但道友高义,慕容紫英铭记于心,将来天墉城若有需要在下之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慕容紫英答得极是郑重,倒叫人没来由地心里一紧。明澹摇摇头,忍住想要去拉他手的冲动。“慕容道友,我们走吧。”

离开太一峰方圆十里之外,二人便御剑入云,直到此时,慕容紫英方才显出他剑修一道的本事来——虽然世间亦有腾翔之术流传,但人体肉身凡胎,在罡风大气之中飞行,速度稍快便有天火焚身的凶险,又怎能及得上御剑之术以剑光护体,劈开空气之后瞬息千里的速度?
因要多载一人,慕容紫英此次取出的却是一柄通体紫黑色,剑上镌刻着古老花纹的阔剑。样式亦是极古,像一截被埋葬千年的铁。明澹出身天墉城,对分辨清浊之气极为敏感,此剑方一出匣,他就清晰地感应到一股极为强烈的凶戾煞气,剑身之中,似是居住着无数凶魂厉魄——
“慕容道友!你手上怎会有如此凶险的剑!”
“这是我在不周山偶然拾得的未成之剑。此剑确实凶险,但剑中却有一个十分善良的剑灵。我曾答应过她,要助她净化此剑的煞气。”
“我虽然不通剑道,却也知道此剑之中不知聚集了几万的怨魂。要将其净化……谈何容易。”这个人到底答应过多少人多少麻烦的事情?明澹跟着慕容紫英上了那阔剑,趁着自己站在后面他看不见,大摇其头。
“踏遍天下,总能寻找到净化此剑的方法。”慕容紫英淡淡答道。“只是……”他低头看了看剑身,似是在对剑说话。“小葵,我不久便要启程前往苗疆,此行难测,若是让你落入歹人之手反倒不好。正巧如今我要前往蜀山,蜀山派亦是信得过之人。不如将你暂寄彼处,可好?”
“紫英哥哥还是不肯带小葵去吗?”剑身上突然腾起一个小小的蓝色光球,口吐人言,是个娇嫩的女声,却带着惶急。“小葵,小葵不会拖累紫英哥哥的!”
“……并非为此,但我此行前途难测……”
“不知……在下可有帮得上忙的地方?”明澹想那蓝色光球,应当就是此剑修炼未成的剑灵了。听见慕容紫英所言,似是要去做一件十分危险之事,虽然知道交浅言深,却也忍不住插嘴。
“多谢道友。但苗疆一行是为我一位朋友寻药,此是慕容紫英的私事。且吉凶未卜,不敢累及他人。”
慕容紫英答得极为客气,然而只身前往之意坚定无疑。终是交浅言深,明澹亦无言以对。若自己也能成为他的朋友的话……这念头方在脑内一闪,剑身上的蓝色光球一转,变成了红色,那娇嫩女声也变得清脆利落:“紫英哥,你要真是担心我,不如把魔剑给你后面这个道士啊。蜀山那群家伙,哼,我看了就讨厌。”
“……你总是出来,这样对你们的修行都不好。”慕容紫英似是已经习惯了她如此,只是微微叹息一声。“若是你不愿意去蜀山,昆仑天墉城是天下清气所钟之地,对净化魔剑也有好处……明澹道友,到底要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明澹急忙答应。那小小红色光球飞过来,绕着他转了一圈,似是轻笑了一声。“嘻,小道士,你可要感谢我呢。这样,紫英哥从苗疆回来之后,可是一定会去那什么天墉城找你的。”
“小、小葵姑娘……”
“叫我龙,那只蓝色的才是葵。”
光球一闪,又没入剑身之中不见了。前方云雾之中隐隐露出楼阁殿宇,已是到了蜀山。

山门之前,明澹正欲以天墉弟子身份通报,慕容紫英已经抢先一步,朝着山门前的迎宾弟子躬身一礼。“在下琼华派弟子,慕容紫英。有急事求见贵派掌门,劳烦两位师弟代为通报。”
“琼华派?”二人之中较为年轻的弟子大吃一惊。“你骗人,琼华派八年前早就遭了天谴陨落,连道统都不许再流传于世,哪还有什么弟子。”
“师弟,不可无礼。”年长些的那个迎宾弟子厉声喝道,年少弟子甚是不服气。“便真是琼华余孽,又凭什么上来就要求见掌门……”
“闭嘴!”
“蜀山弟子便是这样待客的吗!”
年长弟子急忙喝止同门,明澹却已经听得忍耐不住,走上前去。“在下是天墉城六代弟子明澹,不知可有资格拜见蜀山派掌门呢?”
慕容紫英始终保持着低头行礼的姿势,一动不动。
那年长弟子上上下下看他,又看了看慕容紫英,面上有些慌乱。“原来是明澹师兄与慕容师兄,实在抱歉,在下这师弟入门未久,不知规矩,胡言乱语还望两位师兄不要放在心上。在下这就去通报……”
“修节,修慎,你二人确实无礼。”
威严的声音响起,两名迎宾弟子大惊失色,回头看见正走过来的老道之时更是一脸惶恐地跪了下去。“长、长老?您怎会亲自来此……”
“身为迎宾弟子,对来访同道如此恶语相向,该当何罪,自己前去领罚吧。”相貌清古的老道士越过他二人,向慕容紫英和明澹走来。“慕容道友,以及这位道友,有何事求见掌门,请随贫道来吧。”
“前辈您是?……”
“我是道臻和道闰的师父。”老道士无奈地笑了一笑。“我那徒儿,虽然与慕容道友只有一面之缘,但他所推许之人,想来,必定也是个光风霁月的孩子。”
蜀山掌门问及慕容紫英琼华派之事时明澹很自觉地退了出去,在无极阁外,他听那个老道士讲完了道臻和道闰的故事。道臻如今被罚看守锁妖塔,终身不得擅离蜀山后山一步。明澹不觉抬头向锁妖塔看去,远处那人间帝王兴建、神界改造过的高塔在阳光下被无数法阵环绕,金光闪闪,瑞气千条。
妖若是害人,人便要杀妖。妖将人类当做食粮,人也可以好生利用妖的皮毛、牙齿、角、骨头和内丹,妖肉虽然不适合修炼清气的修士食用,然而无毒的妖卖给山下村民亦与野味无异。天墉城和四周因为清气而疯狂繁殖的妖兽们的关系,就像是山民和山中的鸟兽之间那么自然。明澹从不知道修士与妖之间,还会有如此尖锐的对立。
就像他不知道慕容紫英的经历,他在不周山的故事,他在即墨的故事,当他在天墉城清修,百无聊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狂想的时候,慕容紫英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命运对这个光风霁月的青年,却并非总是报以善意。
他也会成为慕容紫英经历的故事之一吗?

蜀山派终是答应了他二人的恳求。掌门、几位长老与众多高阶弟子都出发了,长长一列剑光次第穿入云间。慕容紫英已是答应了小葵将魔剑寄放在天墉城,便不好再将此剑在蜀山派的面前拿出来。二人挤在慑天剑上显得有些窄,为了不掉下去,明澹只好抓住慕容紫英的腰。
“慕容道友……”这样近的距离,明澹甚至能感觉到那个人的不安。道友这样的称呼突然好像隔得远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蜀山派如此重视此事,必定可以妥善解决,慕容道友不必太过担忧。”
慕容紫英只是点点头,过了一阵,明澹听到他低不可闻地叹息一声。
“……近乡,情怯罢了……”
此刻剑光穿过云海,已经接近昆仑山的风雪。
“此处云雾之下,就是太一峰,琼华派遗迹所在……”蜀山掌门带了一部分人去昆仑众派之中与他们商议此事,而另一部分人则与慕容紫英一同来阻止这些年轻弟子们继续破坏琼华派的遗迹。慕容紫英正在云上给众人指出地点,突然一阵狂风刮过,层层厚重的白云散开,露出白雪和黑色的山石。
深谷之中,寂静的白雪几已融尽,石头与建筑的残骸被掀开,各色法术的光晕,仍然不断在这死去的仙境之上炸裂开来。
又一块方方正正的巨大石条被抛到空中,上面还有精美的雕花残存。
“都住手!”
有蜀山长老在空中喝止。慕容紫英却只是呆呆地看着下面,剑光忽地往下一坠。
明澹几乎以为他们要摔下去了,然后他发现这只是一个急速的俯冲——慕容紫英冲得太快,还未落地明澹就被抛了出去,摔进雪地里。他翻滚了一圈爬起来发现慕容紫英从剑上落下的时候已经跪在了石头上,那个一丝不苟的人,连站也站不起来,手脚并用,极其狼狈,而又极其急迫地向着前面挪动了几步。
那一块地方没有雪。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积雪,或许是五灵剑阁与上方的承天剑台分离的时候,有些熔岩被抛洒了下来吧。或许倒塌的楼阁一直以来为它遮挡着风雪,直到现在才被翻了出来吧。那一小块地方,在这冰雪的墓园里,还残留着生机。当年琼华派在五灵剑阁四周种下的芳草,无人打理,在废墟中已经长得很高了。
夏夜有夏鸣虫出没的草丛。
慕容紫英跪在地上,成为野草的草丛,已经长过了他的头顶。
小小的虫子,在废墟当中轻快地跳跃着。
发出欢快的鸣叫声。
慕容紫英突然向前扑去,夏鸣虫轻声地歌唱着,从他指间跳开。他匍匐在地上,双手死死揪住坚韧的野草。
琼华派陨落八年。同门或死或散,大半被囚在东海。天河眼盲,菱纱逝去,梦璃长别,怀朔与璇玑的转世已无可寻觅。仅剩的回忆之地,亦要一再遭受如此浩劫。
而他还活着。这些小小的虫子们,还在这坟墓一样安静的废墟里,在白雪的底下,轻声歌唱。
明澹站了起来,他向着慕容紫英走过去几步,又停了下来。那背负着剑匣的脊背此刻颤抖得厉害,像一根风中的蒲苇,仿佛随时都会被吹走,却永不肯折断。那个人沉默无声,只有发出欢快歌声的虫子,在他身边跳跃着。
那些小小的虫子,一定是慕容紫英无法忘却的回忆吧。明澹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有如此压抑的悲恸。
朔雪呼啸,雪沫从四周的高山上刮下来,干燥得像是沙砾。命运的狂风将他抛洒,并无善意,亦无恶意。或许只是因为偶然而遇到这些人、这些事,像是浮萍乘着水流彼此相遇,然后又分离。
“紫英。”
明澹叫了他的名字。这一朵沙砾似的雪花,无根的浮萍,亦想要在命运的狂风与激流当中抓住彼此。
他在慕容紫英身边蹲下来。
“你若不弃,从苗疆回来之后,前来天墉城做客可好?”
“虽然……只是个经常会有妖怪来骚扰的,很穷的地方。”
“但是我……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还有你的魔剑也在不要忘了啊我会在那里等你。”
一口气说完,明澹朝着慕容紫英伸出了手。
他等待着他的回应。

而那位“君子之交”真正成为天墉城的一员,则是近百年后的事情了。

F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60

帖子

12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
发表于 2014-8-16 20: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怎么有点心酸……
琼花没了小紫花好苦逼QAQ
该吃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6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5
发表于 2014-8-16 23: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太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QWQ
不管是小紫英还是师尊,都是俺的爱俺的爱~!all紫最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3

帖子

39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91
发表于 2014-8-20 10: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对cp也是蛮有爱的~紫英为了【朋友】留在天墉城~也算个不错的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3

帖子

16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9
发表于 2014-8-21 15: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鸣虫那里觉得很难过……紫英的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因为各种原因离开,只留下他一个人什么的…… 甚虐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6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14-8-24 09: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请关小黑屋!怒刷存在感【贡献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6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14-8-24 09: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天下再大都没有归处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9

帖子

3万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39737
发表于 2014-8-24 19: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7

帖子

45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3
发表于 2014-9-20 19: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咩OuO
再见小紫英,你好执剑长老\(^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7-17 04:31 , Processed in 0.08338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