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4|回复: 5

[玄紫] 【原创】【玄紫】流年

[复制链接]

3

主题

52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发表于 2018-4-30 00: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贡献值,发个文试试~
立秋
秋风乍起,寂寞晨光,思与谁赏。
愿与君同。只是不知,这位公子是否赏脸。
紫华似早就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一样,只是轻叹道,城主还是莫拿我取乐为好。
御玄好似没有听到,伸出手附在紫华脸上,说,慕容,又寂寞了?我陪你的时间还少?莫非想要我也在这城内遍植梧桐来表达对你的心意?
紫华脸色一变,侧过头去。但是却再无别的动作。御玄更加得意,放下手揽住紫华的腰,顺势还摸了一把,说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无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不能反抗。
西北之地,生民只认城主,不知陛下。这西羌城传到御玄手中时已历经七代,都是御家所属。御玄乃独子,聪明却跋扈。只有他夫子紫华还能克制住一二。紫华是从御玄小时候就教他的,据说是神山中下来的神的仆人,很是受到城中众人的尊重。可不知从何时起,御玄却对自己的夫子产生了禁忌的感情。好在除他二人,无人知道。
御玄看紫华只是低垂双眸,对自己毫不理睬,也觉得无趣起来。放了手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整了整衣衫问,慕容,你究竟欠了我什么,我的感情你不接受,但是我抱你你也不反对,你这样子,真让我怀疑我父母的死跟你有关。看到紫华身体猛地一震,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御玄哼了一声继续道,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么多年了,我对你什么样你也清楚,你在别扭什么?
我是你夫子。紫华低低地说。
御玄哂笑了一声,我俩同是修仙之人,对这所谓人伦看的也淡。上古大神伏羲女娲尚是兄妹,我们又如何。况且我曾叫过你一声夫子吗?就你大我那十岁,我更不看在眼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2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00: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紫华叹了口气,终于抬头正视御玄,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是你仇人。你会后悔的。
御玄死死盯了紫华一会儿,终于拂袖而去。
                       处暑
隔了十余日,西羌城中真的运来了好多梧桐。
你这是胡闹。紫华看着梧桐摇头,劳民伤财的作法。梧桐在这里怎么能活。
御玄眉梢轻挑,说苻坚能为他的慕容种,那我也能。
紫华半晌无言。面色郁郁。
怎么不高兴了?御玄软言相就,手抚上紫华肩头,说,我只是觉得那个传言很美,没有想侮辱你的意思。你在我眼里……
紫华拂下肩头的手,看都不看御玄一眼,径自走了。留下御玄在原地咬牙。
坚以凤皇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乃植桐竹数十万株于阿房城以待之。等来的却是复仇的凤皇。
紫华笑了。御玄的意思他怎么可能不懂,可惜这个典故选的真不好。并且如果一定要用在他们两人身上也不妥。因为即使没有梧桐他也不会走,将来会复仇的也只会是御玄,不是他。
而御玄要等的东西,其实紫华早就给了他。
                       白露
在这西北边陲种下的梧桐最终只剩下了御玄屋外的那一棵。每次看到它御玄都一阵气闷以及无奈。就像面对紫华。剩的一棵是御玄用自己的精气维持的。耗费精气养树这种愚蠢的行为多次遭到紫华的反对。但在这件事上御玄非常固执。
紫华还是那句话,你会后悔的。
我实在不知道该后悔什么。这么多年听了这么多次,我早就懒得问了。御玄冷哼,我真觉得你那所谓欠我的,所谓后悔就是你不接受我的借口。
输完精气御玄免不了的头晕了一下。紫华叹了口气,扶住了他。御玄顺势把紫华搂进怀中,道,今晚来我那里。
紫华身体僵了一下,缓缓道,好的。
                            秋分
从今天起黑夜就要长于白昼了。紫华望着窗外还灿烂着的晚霞叹息着说。
慕容也会伤春悲秋,真少见。御玄走到紫华身后,很熟练地牵过他的一只手,揉捏着他的指节。忽然他的脸上露出与他俊美的脸极不相符的痞笑,凑到紫华耳边说,其实黑夜比白昼长没什么不好,你知道我更喜欢夜晚的你。
紫华想抽出手但未成功。虽然脸上表情依旧淡淡的,但是耳垂下一丝红晕非常明显。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我生辰,慕容要送我什么?御玄亲昵地问。
紫华回头,定定地注视了他半晌,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看来慕容也终于知道情趣二字的重要了?御玄故意曲解他的意思。紫华没有理会,眉心微蹙。
最后一抹晚霞也消逝了。一片沉沉的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2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00: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霜降
那棵梧桐还是没有经历住自然的考验,干枯了。御玄无比沮丧。
万物自有他们自己的生存之道,你又何必强求。紫华指着梧桐道,我在你幼时便教过你这个道理,莫强求,你怎么还是记不住。
我还真是就学不了这个乖。御玄坐于案前,眼神暗沉,一字字地说,我只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闻听此言,紫华浑身一震,指甲狠狠掐入掌心之中。半晌无言。
御玄发现紫华出神,起身用手在他面前晃了几下,问,慕容,想什么这么入迷?
紫华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一些往事而已。
御玄忽然起了兴致,盯着紫华说,昔日你先祖慕容冲字凤皇,我看以你此时风华定不逊于你先祖,不如你字凤凰吧。音同字不同,并且与你气质无比相符。
紫华瞟了他一眼没理他。御玄受了这一瞟,更加来劲道,你这傲气,还有出尘之姿,竟是连梧桐也不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能甘心落下来。
满口胡言,我不听你闲扯。紫华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向门口走去。身后传来御玄的长吟,杳杳灵凤,绵绵长归。悠悠我思,永与愿违。万劫无期,何时来飞?
紫英猛地停住回头,脸上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不安,还夹了一丝惊慌。御玄也是一愣,就听紫华问,你从哪听来的!声调都有些不稳。
看着这样的紫华,本想接着调笑两句的御玄脸上的笑也慢慢淡了下来,说,偶然看些闲书,觉得这歌甚是合我心意,就记住了。怎么了?
以后莫要看那些闲书。紫华似乎也发现自己反应过度,转身脚步略有些凌乱地离去。
御玄慢慢坐下,以手揉按自己的额头。刚才紫华问他的话,其实也让他混乱了。他自十岁认识紫华后课业就一直由紫华负责。而他又不是什么爱看杂书的人,比起学问他更喜欢和紫华学修真之术。那句歌词,他也不知怎么就记得了,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他没在任何一本书上见过。
御玄第一次这么相信前世今生。
                       立冬
冬天的西北干冷干冷的。风卷起戈壁上的黄土,弄得天也灰蒙蒙的。草场上只剩下片片枯草,牛羊什么的都在各家的圈里过冬。牧期已过,所有人都很闲。
御玄带着紫华出城巡视,两人都骑马而行。
看样子今年冬天不太冷。御玄侧过身对紫华说。紫华嗯了一声。
前面就是昆仑山吧。望着远处绵延不绝的巍峨山脉,御玄眼中迷茫了一瞬。
对。紫华手里握紧了缰绳,暗暗观察御玄的神色。
慕容,我以前一定进过昆仑。御玄直直看向紫华,说,并且我还觉得,我在昆仑的时候,你也在。那个时候的冬天,和现在很像。
你想起来了……紫华这次的反应很是平淡。
这就是所谓前世的记忆吧。御玄的语气也很平淡,像是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可惜想起来的都是些片段,支离破碎的。不过,再过一阵,也许就是我生辰那天,估计就都会想起来吧。
紫华不语。御玄笑了,策马走近紫华,以一种很凉薄的语调说,我还有种预感,你真的做过非常对不起我的事儿。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用身子慢慢填还的。哈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2

帖子

1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4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00: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
每年到了小雪这个节气的时候,西羌城就会张灯结彩,庆祝城主御玄的生日。
生辰宴上,20岁的城主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极为吃惊的决定,传位于堂兄御音,并称自己身体不适,不能再掌权。御玄的任性是出了名的,西羌人苦劝无果,只能接受这个结局。
喝完大家敬的酒后,御玄离席,让位给堂兄,并带走了紫华。
灯火辉煌的城主卧室内,御玄紫华一坐一站。相对无言。
慕容……御玄终于开口,紫华下意识地抬头看他。御玄露出个极愉悦的笑,慢悠悠地又吐出二字,紫英。
紫华如遭雷击,踉跄地后退两步。不想碰到桌子,几乎狼狈的摔倒。御玄上前拉住他,嘴角依旧挂着笑。这不像你呀紫英,慌什么,师叔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紫华身体开始发抖。御玄却似更开心,手摸上紫华的头,轻佻地说,还要我叫你夫子——明明我才是你师叔。占我的便宜,你这胆子可不小。还有你自称紫华,你这是纪念昆仑琼华派么?
紫华抬起头看御玄,眼中似乎有水气弥漫开来。他低低地说,师叔慧眼如炬。
可惜啊可惜。御玄松手假装长叹,言语中却是深刻的恨意,我却最讨厌琼华派。活该它败落。所以你叫紫华,还真不对我心意——初见你我就叫你慕容,我真有先见之明。
紫华退后两步,单膝跪于地上,手中一阵光华闪烁后出现了一把红光缭绕的剑。
怎么,又想演这刀剑相向的戏码?御玄明知故问,好整以暇地坐下,讽刺地看着紫华手中的剑。
羲和原是师叔之物,紫……紫英今天,完璧归赵。
御玄额头上忽然现出火焰形状的印记,并愈发鲜艳。羲和剑如同呼应主人一样,剑鸣不止。随着御玄的动作,羲和落入了御玄手中。
紫华依旧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知道,从今日起,世上再无紫华,再无御玄,只有剑仙慕容紫英,和仙界罪人,玄霄。
                           冬至
紫英不明白,为什么玄霄已经恢复了记忆,却依旧恋着他的身体。并且变本加厉日日索求。玄霄选了昆仑山脉中一处灵气比较足的地方带着他隐居,看似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不过紫英心里很清楚,两人的相处方式已经不能回到以前了。那个围着他转的御玄已经死了。
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地方就是,玄霄没有想复仇什么的,一直都很安稳地修炼。他头上的火焰纹路愈发妖艳,隐隐透着诡异。但是这些紫英已经无力去管。
一日云雨之后,玄霄压在紫英身上,突然问道,望舒剑在哪里?
原本神智迷蒙的紫英顿时清醒了,他看着处于上方的玄霄,一字一句的说,已经毁了。
玄霄一怔,旋即放声大笑,边笑边起身,说,慕容,你够狠。毁了?看来你是想要我的命啊。可是你想错了,现在即使没有望舒,我也能活。笑了一阵,忽然又愤怒起来,一把抓住紫英衣襟将他提到自己面前,恨恨地问,那你这世又教我,图的什么!
紫英虽受制于人却毫不在乎,他也露出一个微笑,玄霄几乎被这笑容晃花了眼。只听紫英说,因为你这世,已经不是那极阳的命格。
玄霄脸色大变,猛地将紫英推倒。紫英的头重重地磕在了床头,发出一声闷响。但是他依旧在笑。恍惚中听到玄霄说,莫非我的转世也经你插手?!他张了张口,极低的说了声是。
这一世的玄霄,虽仍旧是羲和之主,但命格却是与当年望舒宿主韩菱纱一样,天水逆行的极阴之命。刑克父母家人,甚至身边亲近的人。玄霄修炼时发现羲和想努力配合自己,但是冥冥之中总像被什么东西所干扰。当他推算了一下被自己忽略了很长时间的生辰后才大吃一惊。但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算计他的居然是紫英。
紫英的确走了一步好棋:计算好时辰送玄霄魂魄转世,改了命格,这样玄霄与羲和就顺利地形成了相生相克的关系,又毁掉望舒,这样玄霄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修为也不会太高,也就不会如前世一样,一心飞升以致祸及他人。
换做旁人,紫英这种安排应该会受到感激。但是这是玄霄,睥睨天下目空一切,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玄霄。紫英触了玄霄的忌讳,虽然他的确是为了玄霄好。
玄霄心中也非常矛盾。一方面他恨紫英摆布他的命运,可是另一方面,今生十年都在紫英陪伴下度过,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紫英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无可替代了。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在床笫之事上变着花样的折磨紫英,想一次次地看他情不自禁无可自控的样子。他的目的达到了,但是他的心中依旧烦躁。因为下了床的紫英还是一副清冷疏远的样子,让他很是挫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1

帖子

12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0
发表于 2018-6-21 14: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玄霄师叔和紫英十篇有八篇在相爱相杀    大大还有后续吗  希望能甜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

帖子

13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0
发表于 2018-9-28 11: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短,但内容丰富,好看,不过真没后续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7-17 04:47 , Processed in 0.08543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