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purpl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清風明月

[其他] 【原创】【苏紫】少年游 (重修,屠苏x紫英)

[复制链接]

0

主题

56

帖子

63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39
发表于 2018-7-13 10: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常打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15

帖子

48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1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6: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35.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下一个朔月之夜,紫胤封禁了整个剑塔。使得剑塔浮岛看上去好似凭空消失一样。
入夜,屠苏从玄古居出来时,正看见师尊在悬空巨剑之下,手持秋水,舞一套缠绵翩迁的剑法。
他从来没见过自家师尊这般舞剑。
紫胤的剑气向来寒冷、凛冽、凌厉有若冰霜。而今他周身的剑意,却像是春水融冰,空山凝云。秋水剑光暖融融地在蓝衣白袍的身影周围盘旋跳跃,好似在舞动一场盛大的温柔。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屠苏分明能看出,紫胤这样的剑意中,是在深深切切地怀念一个人。他咬咬牙,迎着剑光走上去。紫胤却似浑然不觉,一剑往他面庞削来。屠苏本就气恼,加上感觉不到剑上凌厉之气,索性一伸手抓住了秋水剑身。
“……!”手上没有传来预期的疼痛。分水辟光的古剑上,有一层暖融融的光芒,将少年的手包裹住,令他碰不到锋锐的剑刃。
“……”紫胤望着他,低叹了一下。任凭屠苏好奇地拿秋水去细看。他手结法印,低声念道:“梦影雾花,尽是虚空。因心想念动,方万物有生,随之虚—实—乃—成。”
他挥出一团银芒,笼罩住小弟子。秋水剑在屠苏的手上,骤然响起了悦耳的剑鸣。
“师尊,”少年抬起头,咬着牙问:“你是在怀念一个人吗?弟子从未见师尊舞过这样的剑法。”
紫胤上前牵住了他的手。这个动作使得屠苏惊讶得微微睁眼,望着师尊一向冰冷严肃的面容上,此时浮现的几分柔软神色:“确是为了一个,命格凶煞、六亲缘薄之人。”
少年身躯激动得微微颤抖,看紧了紫胤,等他说下去。
紫胤缓缓道:“那个人,因缘巧合,得到上古凶剑的邪煞之力。他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却执意留在我身边,守护我一段青年时的岁月。”
“……”屠苏沉默半晌,盯着紫胤:“所以师尊为了怀念那个人,自创了这一套剑法?”
紫胤凝望着他:“他的剑术,是天下至为凶煞狠戾的剑术。脱离天道,亦违逆常规剑道。可是他的本心,却是守护自己珍惜之人。”
在屠苏惊讶的目光中,紫胤叹息:“我这一套剑意,不过悟自他与我互相守护的一寸本心。”
“我明白了。”屠苏冷冷道:“师尊是因为我与那人很像,才救了弟子,收我为徒的?”
紫胤平静地望着他片刻,转过身去低低道:“…那人出自女娲部族,在死去之后,求得娲皇施展一次回魂仙梦之术,将他的残魂送去三百年前,见到了青年时期的我。他活在我的过去,亦是你的未来。”
“屠苏,那个人就是你。只是你不记得了。”

屠苏心下震惊,抓住紫胤双肩将他转了过来。紫胤冰灰色眸子清清浅浅地望着他,唇角勾起一丝笑意。这一笑只看得屠苏魂都要被他勾去了。他咬牙道:“师尊,你也喜欢我。为什么现在才对我说?”
紫胤摇头:“我是你的师尊啊…”
“三百年前,”屠苏坚定地望着他,牵住仙人一只手,另一手大胆地抚摩着紫胤玉雕一样面庞,他问:“师尊三百年前,是什么样子的?也是跟弟子一样胡闹的年轻人吗?”
“嗯。”紫胤点头。他念动了一段上古咒文,那是他十九岁时,与天河菱纱在不周山听过衔烛之龙吟唱的咒语。衔烛之龙以此咒文,释放万年前牠得道飞升之前的幻影,与他三人一战。屠苏惊讶地看着自家师尊三千霜华尽换青丝,黑曜石般的眸子莹莹如凝秋水。一身宽袍大袖也换为形制相似,但较为年轻的剑服。袖子短了一大截,却恰好衬得眼前的青年剑侠越发诗骨玉神。
屠苏动情地将青年师尊揽入怀中。慕容紫英在他怀里轻轻笑了:“形貌可以幻化,心却再也回不到过去。屠苏啊…为师今日这么做,是爱你还是害你?”
“师、尊。”屠苏轻轻咬牙,一字一句唤他,彷佛没听见他方才的话:“师尊年轻时原来就这么好看,就是神仙一样的容貌呢。为什么以前从来不变给弟子看?”
紫英在他怀中微微摇头。那一瞬他有千言万语,却是因为害怕,一句话也说不出。屠苏这个孩子,太过聪明敏锐,守护的执念又太强烈。只要知道自己煞气会伤到他,可能就会再度离去。而他此时已然经不起他再一次离他而去。
你若再走,必定凶煞难抑,少年夭亡。三百年前你为了护我道体而走,现在却只有我能够护你周全。
“青年时的我…亦是孤独带煞之命。”紫英艰难地开口:“你更是朱砂守心,命主凶煞,六亲缘薄。谁若与你我结缡,必定会被生克至死。但我不信命。抑或是当时,年少的我根本不畏惧所谓天意。直至成仙,得窥天道…我宁可改换容貌,成为你的师尊,也不想用这副样子,与你相见。”
“师尊,什么是天意?”
“天意渺茫,往复循环,不曾更改…”紫英低声道:“你曾经守护过我,但我当年却太过脆弱,无法承受你强大的力量。我坚守着与你的承诺,修行不断。而今我终于成仙,有能力守护你了。可是你却忘记了一切。”
“师尊,你在胡说什么。”屠苏把脸埋在紫英如瀑青丝里,恣意地闻着仙体所散发的醉人冷香。然后开始吻他耳垂与面颊,手也在腰上越发不规矩起来。紫英眉头一蹙,一瞬间又变回白发冰眸的模样,按着小徒弟的手:“胡闹。”
“怎么变回来了,弟子还没看够呢。”屠苏抱怨道。他仍紧紧将紫胤按在怀里:“什么生克至死的,我才不信。我当年是怎样生克师尊的?师尊又怎样克的我?”
紫胤想了想,忽尔微笑:“为师当年…差点被你吸干精血而死。”
他一句不经意的调笑,一下子就让屠苏红了眼:“弟子上辈子是吸人精血的妖怪吗?”他开始胡乱撕扯紫胤身上衣衫。发现扯不动,才恍然抓住他腰间玉扣用力一抖。玉扣解开,被随手扔在青石地上。玉石相击,匡当一声脆响在静夜中格外刺耳,直可以从剑塔传到对面的经阁去。惊得紫胤倒抽一口冷气。
“…这是在外面,怎可如此胡闹!”
“师尊才是胡闹。”屠苏一面发疯似地扯他衣襟,连续拉开好几层衣衫绳结:“我今夜若不在此吸干师尊的精血…”
他正说着,眼前剑光一闪,分水辟光。紫胤手持秋水,骤退一丈,冷冷瞧着他。可惜那双美丽冰灰眸子中光芒虽冷,却隐隐还有一层水雾罩着。而秋水剑暖融融光芒照耀下,就算刻意绷着的脸也给照得柔软了几分。
屠苏漫不经心地四处一望:“师尊今晚已经封禁了剑塔,还怕谁看去吗?分明是早有准备…”
紫胤听他说到此,脸上微微一红。就见那逆徒唇角微微勾起:“师尊面皮还是这样薄啊。”
“还是?”紫胤警觉地问:“你想起什么了?”
“没什么。”屠苏一指师尊手上秋水:“它告诉我的。这剑好奇怪,它会说话。它还说,我今晚想对师尊怎么样都可以呢。”他说着,望望天上:“朔夜无月,星辰格外明亮。师尊要辜负大好良宵美景吗?”
“屠苏,”紫胤低喝:“休得胡闹。回房再说。”
屠苏却是反手摘下背上焚寂,通红着双眼,手腕一抖,凶剑上燃起的邪火顿时焚尽了缠裹着剑身的布料。紫胤暗叫不好。是他自己教屠苏每个朔月一定要背着焚寂,好起吸煞之功。这小徒弟剑术是自己所授,天资颖悟又有过于其师,如今已是接近剑道大成之境。再加上朔月封印松动,那凶狠煞力若是贯注于焚寂剑身…
紫胤觉得他简直就是自己挖了个坑往里跳。不但跳进去还把自己给埋上了…
屠苏手握焚寂,笑着看他:“师尊也把古钧与其它宝剑一起封禁在祭剑阁中了。只凭手中这把柔脆的秋水,敢撄焚寂之威吗?若是不忍秋水摧折,就乖乖在这里躺下?”
看着小弟子如此悖逆大胆,紫胤心底却是极为欢欣。有如此胆气向师尊挥剑,屠苏的心性应当已经与握剑的手一样坚定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重点偏得离谱—这与心性有什么关系?此时的屠苏只不过是邪煞侵心,一时色胆滔天罢了。
眼见紫胤持剑端凝不动,大有挑战之势。屠苏极为兴奋,焚寂倏然响起愉悦剑鸣,腾起赤焰邪火,往秋水袭卷而去。紫胤一听焚寂的剑鸣,心下稍安,随手招架,当当当三声金铁相击清脆声响过,紫胤往后退了三步,抱剑站定。屠苏讶然地看着师尊手中完好无缺的秋水,心想怎会这样呢?焚寂的锋锐与邪煞本是上古之威,任何宝剑都是触之即折。也就只有古钧在师尊全力激发剑气时能够招架,不致伤损罢了。
眼见屠苏面露惊奇之色,紫胤解释道:“上古名剑,多半自有灵性。焚寂是你之本体,而秋水剑中融入了为师的本心。你若心中存有情念,就挫伤不了秋水。这就是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他一挽剑花,点头示意:“屠苏,再来。”
“请师尊,赐教。”
屠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应战。然而他从玄真剑、血戾、毁殇一步步使来,血红与淡金剑光交错四溢,流光焕发。在漆黑夜色下有如赤龙与金龙吐焰飞舞,交颈盘旋。紫胤手持秋水招架,每接一招就退一步。屠苏全力激发煞力,甚至不惜以血祭剑,弄得左手流血不断,仍是伤不了秋水分毫。他不服气道:“师尊,你作弊!”
紫胤哭笑不得:“为师哪里作弊?你心底根本没想伤我。这样是挫伤不了秋水的。不要割自己手指…”
屠苏不理会他,挥剑打得越发兴奋了。他家的美人师尊刚才衣衫本就被他扯得凌乱,此时衣襟半敞,微微喘息,绷着脸勉强举剑招架不还手的模样,只教他看得越发红了眼:“—焚焰血戮!!”
漫天煞气与血红烈焰袭来。紫胤举秋水一挡,那滔天烈焰就被压了下去,倾刻恢复夜凉如水。他又是连退数步,发冠掉落,一头霜丝披散下来,背靠在松树树干上,喘息道:“够了,屠苏。过来我给你治伤。”
屠苏丢开焚寂,欺上去一面吻紫胤面颊,手一面在下边不规矩起来,继续往层层衣衫里探去,遇着衣带便用力一扯:“师尊穿得真多—刚刚为什么一直不还手?这么舍不得弟子?”
…才不是舍不得你这逆徒!紫胤气愤地想。秋水剑灵气主防御与重生,禀赋柔脆。若要秋水主动去攻击焚寂,那这上古名剑还真有立刻断折的可能。他又羞又恼,心想断不能由这逆徒在外面如此胡闹,怎地也要回房再说。眼看屠苏把焚寂弃在地上,他咬牙一狠心,横起秋水刷刷刷连挥三剑。玄真剑气四散激荡开来,屠苏给剑气逼退了一步,而后讶然低头看着自身被割得七零八落的弟子服,以及裸露出来的大片大片肌肤。
紫白色的衣衫碎片掉落满地,还有数十片细小碎布随着剑气飘在半空,又纷纷扬扬落下。好像那松树瞬间变成梨树,乘夜盛开绽放,落了满地琼苞堆雪。
屠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身上也无血迹。明明连里衣里裤都被割破了,皮肤却没伤着半点。他不禁一愣: 师尊这是做什么呢?
紫胤瞥了一眼小徒弟下面露出的挺立昂扬东西,痛苦地扶住额头。老天,他怎么忘了焚寂固然伤不了秋水,秋水自然也伤不到焚寂。而焚寂剑灵就在屠苏体内…
秋水剑从他手中滑落到松树边上,发出叮的一声轻响,彷佛在埋怨主人把它随地乱扔。紫胤方提步要走回屋内,便被逆徒再一次推在松树上,笑道:“师尊,你就这样急不可耐吗?竟帮弟子宽衣解带?”
“你胡—屠苏!”紫胤才喊了一半,便觉下半身一凉。他上半身衣衫都还好好地,下裤却已经被扯了去。屠苏提起他双腿将他抵在树干上:“如此,也不必等到回屋了。”
“啊—!”坚硬勃发的柱身一下子直接闯进体内。紫胤一个哆嗦,被钉在树干上动弹不得。他被这一下插得浑身都软了,冰灰色眼中立刻给激出莹莹泪光,双手不由环抱住徒弟项颈。屠苏便兴奋地挺动起来。
“你这…逆徒…啊…!莫要在此…回屋再…由你…唔!”紫胤说到最后,咬住下唇硬将一声忍耐不住的喊叫吞进去。这几声斥责夹杂在克制不住的喘息与呻吟中,毫无威摄力。但那好徒弟仍是从善如流答道:“等一下再回屋。现在师尊先好好享受一下。反正又没人瞧见。”
什么…什么享受?简直胡闹!
身下抽插的啧啧水声越发频繁,在静夜中听来格外清晰响亮,极为羞耻淫乱。紫胤竭力忍耐,呻吟声仍不由自主由唇齿边不断溢出。从下腹阵阵窜升的快感抑制不住,在越发敏感的仙体内堆叠累积—他甚至在屠苏吻他下颔时仰起脖颈任他恣意啃咬。漫天星辰在他冰灰色弥漫着水雾的眼底碎成一池波澜,有白羽从上翱翔而过…
阿翔大约是被他们的动静惊醒了。牠飞到松树上,尖锐的鹰爪紧抓枝桠,好奇地探头往下看,然后嘎地叫了一声。
“没错,阿翔,我在忙,不要下来。乖乖在上面待着。”屠苏回应道,一面挺动,用发红的双目兴奋地看着紫胤:“师尊,阿翔在看你呢。”
紫胤羞耻难当,徒劳地扭动挣扎起来。以他之力若要用剑气伤屠苏,或者直接放出五灵剑光将人弹开,自然是能够。可是屠苏现下这般煞性大发,双目通红的样子,又正与他双修到了紧要关头。若是骤然中断受伤,怕是会受煞气反噬,变得更加狂躁凶狠…
阿翔歪头望着他无助的模样,痛苦与快感交织的表情,又嘎地叫了一声,似是担忧。
“师尊没事。阿翔你别叫。看着就好。”屠苏随口道。
“呼…你…不…不要…再弄了…啊!”紫胤羞愤欲死,在屠苏一个猛然顶入时射了出来,他惊叫出声,泪水随之涌出眼眶,克制不住地顺着面颊滑下来,随即被屠苏吻去。他一面乱亲紫胤面颊,一面将他双腿拉得更开,在他体内加快速度进出,疼惜地唤:“师尊,师尊!”
“……”紫胤全身已没了力,一声也骂不出来了,偏了头只是喘息,任屠苏又大开大阖抽插了百十来下。阿翔站在枝桠上,继续困惑地歪头瞧着他二人。
紫胤但觉腰被撞得快要断掉。快感在泻过身的体内窜升得太过强烈,好似凶猛的恶龙在乱窜乱舞,不时喷出侵吞神智的烈焰,要把他的道心都焚烧殆尽。他浑身发烫,清冷仙体被生生激出一层薄薄细汗,生理性的泪水也止不住地往下掉。
这孽徒…是要…作死…啊…
紫胤被徒弟泻进体内的一股热液烫得失神时,屠苏血色双瞳终于又恢复漆黑。

静夜沉沉,青蓝法阵浮光霭霭。剑塔忽然安静下来,连夜风吹响松针的声响都听得到。远方传来海东青隐隐的鸣叫。阿翔终于飞走,盘旋在天墉城上方,不时发出一两声长长鹰唳,彷佛在昭告沉睡中的长老与弟子们,剑塔这里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紫胤霜丝凌乱,被冷汗与泪水浸湿,黏在鬓角与脸颊上。层层宽袍大袖都还好好地挂在肩头,下面修长光滑双腿却被徒弟握在手上。而在层层衣衫掩盖之下,屠苏那东西深深埋在他秘穴中。高潮之后身体的感觉越发清晰,他能感到自己那处软肉还兀自紧紧吸着那物事,羞耻难当。
屠苏盯着自家师尊凌乱的模样良久,才凑过去与他交换了一个湿润且饱含情欲意味的吻。仙人柔软的唇品尝起来好似荔枝的果肉,甘美,滑顺而甜腻。他忘情地吸吮,亲得紫胤恍恍惚惚,意乱神迷,最后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发出一声响亮的水声。而后啵地一声,从紫胤后穴中抽出半软不硬的性器。
紫胤的模样看起来像是要哭了。他委屈得拼命咬住嘴唇,忍着泪水。身体因为煞气入侵,又受夜风吹袭,加上羞愤难当,气得不住颤抖。屠苏恍然一悟,满脸歉意,弯身抱起紫胤,往长老房走去。

紫胤甫一被放在床上,就坐了起来。屠苏回身去关门,刚回过身,就见师尊拉紧自己衣襟,怒喝:“孽徒,给我跪下!”
屠苏一怔,乖顺地半跪在地。少年发育得早,方才要满十七岁,肌肉的线条已是有力而刚劲,跪下的动作也是流畅自然,丝毫不费力的样子。只是他身上衣衫大半被剑气割得破碎,裸露着半边臂膀,大片胸膛,再加上腿间物事—那东西,因为主人半跪的姿势完全裸露出来,挂在那儿摇晃晃地,格外刺眼。
紫胤但觉体内煞气上涌,气得一阵阵发晕。又望见徒弟跨下那明晃晃亮眼凶器,觉得自己简直要瞎掉了。师徒两个,一个赤身露体跪在地下俯首认罪,一个衣冠不整坐在床上喘息未定。这都是什么模样?天墉城的执剑长老把徒弟吼跪下了,到此却愣是一句话也骂不出来。他能怎么骂?是他自己入夜之后拖得太久,没能及时帮徒弟除煞,才导致屠苏煞气失控,举止荒唐。好好的没事在外面舞什么剑?教什么剑法?还有那该死的松树,为什么哪儿不好落地生根,偏偏长在了剑塔?!还有专门坏事的秋水…
罢了。骂天骂地骂徒弟,也不好骂他最爱的灵剑。
他不说话,屠苏倒也识趣地不发一言。最后两人沉默得实在太久,他才轻声说:“弟子造次了。师尊好生歇息。我…我回屋去。”
“去把秋水剑拿来。”紫胤冷冷道。他气得再胡涂,倒也没忘记要消去屠苏这一段记忆。
屠苏沉默地点点头,去外面捡了秋水回来,入屋后小心掩上门,这才半跪在榻前高举宝剑捧给紫胤—他刻意模仿古钧的。只希望自家师尊能够消消气。
紫胤咬牙把秋水拿来放在榻边。屠苏正要收手,却发现左手腕一紧,被紫胤握住了。他愣愣抬头,却见师尊双手包裹住他用焚寂自己割伤的手指,施展雨润之术,细心为他治伤。
屠苏心底禁不住便是一疼,鼻中微微一酸。他这一情动,秋水便在紫胤脚边隐隐发光,剑鸣不已。他忍不住轻声道:“师尊,你还好么?方才弟子莽撞,没轻没重。师尊要不要让弟子看看…”
“住口。”紫胤冷声喝道,脸上一红。他抓起秋水,双手微微颤抖:“梦影雾花,尽是虚空。因心想杂乱,方随逐诸尘,不如万—般—皆—散—!”
“师尊!”屠苏双眼愕然瞪大。他不明白师尊在对他做什么,只隐约在一阵晕眩中看见自己太阳穴中似乎有什么淡金色光芒被抽取出来。秋水龙吟越来越响亮,竭力吸取他的神思…

在少年终于不支倒地后,紫胤才冒着冷汗,放下秋水。他衣衫凌乱地下榻,往旁边的静室走去,在衣箱中翻出一套天墉弟子服,又蹒跚着回来,跪在屠苏身边一片一片揭去小徒弟身上的残破碎布。玄真剑的剑气本来就是四散流逸,范围极广,杀伤力却不强。他一下手,把屠苏身上弟子服割得七零八落,碎成了百来片。本以为至多就让屠苏受点儿皮肉之伤,却没想到这个逆徒毫发无伤,还以为师尊帮他宽衣解带,一个兴奋把人顶在松树上…
紫胤想不下去。他颤抖着手揭了半天,才把屠苏剥光。然后动作粗鲁地开始帮少年穿衣服。系好最后一层紫色衣带的绳结之后,紫胤才想起,哪一个天墉弟子是穿得整整齐齐睡觉的?他费那么大劲给这逆徒穿衣服做什么?
他咬咬牙,一弯腰抱起少年,却险些腰酸腿软地坐倒在地。仙身极是敏感,情事后余韵悠长,持续到现在还没完全退去…煞气在丹田内翻滚,他正在用自身清气勉强压制,以免煞气上窜,不慎结胎。
他气得想把屠苏扔在地上,却终是忍住了,默默抱着小弟子出门往玄古居走去。
+++++++++++++++++++++++++++++++++

松树下来一发,真是够羞耻了…咳咳。

超速驾驶。我这么努力开车,看文的尼萌也要记得出来冒个泡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6

帖子

63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39
发表于 2018-7-15 16: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车速一次比一次快(这是要起飞
少侠不在房间里再来一次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15

帖子

48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1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8: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xueran 发表于 2018-7-15 16:53
车速一次比一次快(这是要起飞
少侠不在房间里再来一次吗

师尊要气坏了,少侠不敢再上啦(好吧其实是作者精尽人亡XD

点评

233333333  发表于 2018-7-16 08:4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

帖子

5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4
发表于 2018-7-17 21: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我来了~~下次更新还是朔月的时候么?再继续开车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15

帖子

48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1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21: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茫茫 发表于 2018-7-17 21:18
清风,我来了~~下次更新还是朔月的时候么?再继续开车吗?

哈哈哈那样要变成纯肉文了,大概会写一下少侠出走的原因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4

帖子

34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0
发表于 2018-8-14 09: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我是从lofter滚来的,楼主写的文色香味俱全啊楼主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9

帖子

25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0
发表于 2018-8-15 11: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塞!冷圈产粮的大大简直就是人间瑰宝!么么哒,比心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4

帖子

34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0
发表于 2018-8-23 14: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更文啊。。。?˙?˙??(??? ? ???)??˙?˙?给你么么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

帖子

33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38
发表于 2018-8-31 12: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清,偏心,把玄紫的肉都关灯了,苏紫的还有,强烈呼吁清清把玄紫的肉补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生  

GMT+8, 2019-6-16 15:27 , Processed in 0.08146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